专家谈景德镇陶瓷市场 特色品牌有待挖掘

icon 2013-04-25 09:43:46
icon 0

摘要:湖北省收藏家协会次前来参观交流的7人中,有两位是专业从事艺术品机构运作的。陈世东是广州宝珍堂艺术馆董事长,谢波是武汉融缘舍艺术机构主持人。对他们两位来说,这次瓷都之行是带着考察目的来的。

  湖北省收藏家协会次前来参观交流的7人中,有两位是专业从事艺术品机构运作的。陈世东是广州宝珍堂艺术馆董事长,谢波是武汉融缘舍艺术机构主持人。对他们两位来说,这次瓷都之行是带着考察目的来的。

  那么,通过这两天的参观接触,他们对景德镇目前的陶瓷市场有何看法?对以后的市场发展与定位又有何见解?4月17日,记者就此问题对两位专业人士进行了采访。

  特色品牌有待进一步挖掘

  谈起景德镇目前的陶瓷市场,谢波认为,景德镇的瓷器确实有很高层次,汇聚各地陶瓷工艺,但现在的问题是缺少特色效应,独特品牌不多。他介绍说,很多地方专攻一项,反而走出了一条特色之路。比如德化做礼品瓷,把瓷烧制得跟羽毛一样,特点鲜明;河南钧瓷做釉下窑变的礼器,这些摆设瓷虽然不实用,但是稀奇古怪的造型也让人印象深刻。

  “现在景德镇是什么都做,陶瓷艺术家职称也是市级到国家级遍布,而且几乎每个名号后面都有很长一串的后缀。但是真正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就一个称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面对这样的市场与各种称号我们真是不知如何是好。”陈世东说,大师要让藏家有选择,现在的情况是不好选择。来这里一看,个个都是大师,十个人可能有八个是大师。不说那些不懂陶瓷的,就是他们来看都转晕了,而且也很难看出什么重点。

  针对这个问题,谢波建议,政府要进行控制与引导,有计划有步骤地向市场推出特色,“景德镇陶瓷似乎有很多特色,但是现在的市场让我觉得,它的现当代性没有凸显,传统工艺的成熟性也没凸显,材质的宝贵性与唯一性还是没凸显。其实这些特色都值得推,政府可以一段时间集中去推一种特色。”

  工艺发展受限于家族式传承

  “景德镇到处都是作坊,操作方法还是现代的。填色就是填色的,勾线就是勾线的。做设计、定图样都有固定的人。但现在很多名家还是家族式的传承。”谢波表示,名家拥有好的技艺并不愿意传给徒弟,只想传给子女。但大师子女是不是就是技艺最好的呢?这个不一定。“这样怎么能做好工艺呢?”谢波疑惑。

  他表示,刺绣业就存在这个问题。现在,全国各地都到苏州采购刺绣,很多大师就请绣娘来把底子绣出来,出图样。最后他在关键点、几个出彩的地方动下手。还有的干脆就最后盖个章。“这样的情况就是因为家族有名气,供不应求,但大师又不愿自己的品牌资源被别人享受造成的。这使得市场上有些名家作品也让人找不出亮点。”“艺术家要愿意合作。”谢波提出这个观点,“景德镇相互之间做高端整合的少。什么是高端整合?就是把好的瓷土、器型、画工、烧制技术结合。这些一流的东西结合在一起就是超一流、顶级的东西。但是几个二流的东西结合在一起,那就不是二流了,可能是更低级别的了。现在,景德镇存在大量由二、三流层次结合在一起的作品。这就让收藏爱好者无从下手。”

  定位应准确,走高端路线

  通过这两天的接触,陈世东直言,他觉得目前景德镇的定位不够清晰,但其实对于外面来说,景德镇陶瓷地位一直是很高端的。他认为景德镇作为千年瓷都,是中国瓷器的引领地,定位上应该走高端路线,面向收藏群体,形成以收藏为主体的市场,“如果现在景德镇的瓷器不去走高端路线,而去走量,就很难跟别的地方竞争。

  因为很多批量生产的东西,其他地方已经做得很成熟了。”收藏市场针对高端人士,谢波表示,高端人士的选择是非常严的,而且选择的人数也是非常少的,他们只要顶尖的东西,“我这次到景德镇来就是探索书画作品和瓷器的结合。这些宝贵的艺术思想和作品,我们希望更多人看到。”走高端路线,陶瓷作品的运作方式就非常重要。谢波举了一个反面例子。“在宜兴很多紫砂壶大师都自己卖东西,因为这些大师的东西以前都很便宜,也就三五万,有钱人都直接跑到宜兴去购买。现在涨到十几二十万,有钱人坐飞机到大师家去,大师说,‘这作品20万,你不远千里到我这来,我跟你泡个茶、合个影吧,就15万给你。’这些人掏钱都掏不及,大师尝到甜头,既不要机构运作,也不要经纪人运作。”但这其实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对于市场的长久发展来说是不利的。

  谢波与陈世东表示,要做好收藏市场,景德镇一定要引进专业的艺术机构。

  有机构思想,规范运作

  “我了解到景德镇一些陶瓷艺术大师也是靠自己运作,没有规范、专业的机构介入帮忙。

  比如他每年做个生肖雕塑,原作卖几万、十几万,但复制品就卖百千块。而且复制品也怕做多了,就做几百个。这样的思想与经济规模都是没发展的。”谢波说,对于市场来说,大师的作品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如果一件作品卖20万,他一年做50件,很多人会咋舌,一个大师一年创造了1000万的产值。但这样的艺术生命是积攒了70年才换来的。这样的产值他能坚持多少年?如果坚持十年,也就是一个亿的产值。一个亿的产值在文化市场来说不算什么,而且这样的大师资源也是非常少的。

  所以,他们认为一定要有规范的机构用正确的方式去推广大师、进行运作。“首先要有成熟的机构,同时画家要愿意让利出来,用这笔钱去推广。如果你预期有1000万营业额,起码要愿意拿300万到500万来做市场推广。而且不是做一次,要坚持做下去,得到市场认可。”谢波说,这样别人就会觉得景德镇的瓷器确实与别处不一样,连运作方式都不一样。而这些需要各界的共同努力,政府要有这种机构思想,市场也要有机构商业理念。

  艺术家愿留出空间达到制高点

  在这两天的考察中,陈世东说,他发现景德镇目前还没有正规的艺术机构出来代理艺术家。对于这项工作,他坦言有难度。因为瓷器本身做出来难度很大,每一件作品出来,作为艺术家来说,都认为是很好的作品。你去跟他谈合作,要从这个作品价格中产生空间,很多大师肯定不愿意。

  “大师是已经成名了的,你去跟他谈市场他并不是很在意。对他个人来说,他的技艺传给子女,自己不愁吃穿就行。但是对市场来说,对整个景德镇艺术陶瓷发展来说,这样就缺少一个高度。”陈世东介绍,就画家的画作来说,西方高的,卖出几个亿的都有,国内齐白石的一张画拍到了四个亿,徐悲鸿的作品卖到几千万的也比比皆是。这是因为有人在做这块市场。但是陶瓷制高点相比画来说,就低很多了,价格与它本身的价值是不匹配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没有机构在做,失去市场推广。怎么让价值更高?就要让机构去做。”他介绍,机构不同于艺术家,艺术家收到多少钱就用于改善生活了,不会投入市场。但是机构会把让利出来的钱用在市场上,做展览、推广、学术宣传、全国巡展。机构本身的品牌建立了信誉,很多人相信专业机构,通过机构筛选的东西就能得到市场承认,这样可以避免市场乱了。而且通过机构能把艺术家的作品放大到全国,甚至全世界。

  而要推广这项工作,怎么来产生空间是急需解决的问题。“艺术机构想做做不了,有些艺术家想做,但是不愿留这个空间出来,这就有了矛盾点。”陈世东说,艺术家本身要有好的态度来合作,他的投入应该与机构的投入是同行的关系。

  规范前,提高自身素养是关键

  两位外地艺术机构专业人士都提出了对景德镇陶瓷市场的发展建议,那么在我市的陶瓷艺术家自身是如何认为的呢?记者就此采访了真如堂堂主伍一洵。伍一洵表示,在规范之前,提高自身是关键。首先艺术家要提高自身素养,其次收藏家也要懂得分辨艺术。“现在很多收藏者是根本不懂艺术的,在选择上非常盲目。”他表示,现在各个行业都很浮躁,他们只能做好自己的工作。只有自己做好了,自然会有市场认可你。而对于艺术机构的介入,他表示不懂的收藏家可以让机构做自己的艺术顾问,他也能接受让机构来帮自己运作。但前提是,这个机构自己的品牌必须过硬。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