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临门家具总裁张克勤专访

icon 2013-05-29 15:53:40
icon 0

摘要:新京报记者采访喜临门家具总裁张克勤先生,陈伟鸿先生和苏进先生作为嘉宾接受了访问。讲述爱的背包活动中的种种感动,号召人们关注留守儿童项目,把爱带到边远地区去。

    主持人:这是陈伟鸿先生,这是苏进先生,这是喜临门家具总裁张克勤先生,媒体专访时间现在开始,谢谢大家。

    记者:你好我是新京报的记者,我想问一下两为企业老总,就是企业做公益的方式有很多选择,是什么让你们关注留守儿童,关注到鸿基金,以这样的方式去做一个捐赠,你们对这个项目执行的过程中有一些什么样的要求和期望?谢谢。

    张克勤:我们一直比较关注社会责任方面的东西,无论是农村、雅安等等,我们都做过一些活动,我们从网上了解到,我们觉得鸿基金的理念、操作模式都很好,对人奉献社会责任的宗旨,还有陈伟鸿先生,本身我们在媒体上也经常看到他,所以我们选择鸿基金,选择成为主体基金来做,我们觉得是更加信任,还和网上联系起来做,投票率也很高,出现一些负面的东西,是现在存在的,我们就选择鸿基金这样一个渠道,来做一些社会公议事业。我们这个选择是对的,至于留守儿童问题,我们本身企业本身员工有很大一部分是外地来了,关注留守儿童的父母就是在我们的城市做出风险,我们作为一个企业,我们有责任关注他们,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里面来做一些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记者:这次爱的背包活动,选择做留守儿童项目的初衷是什么?

    陈伟鸿:其实以往在工作过程当中,我也接触到非常多的留守儿童,可能原本留守儿童对我而言仅仅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但当你跟他们相处的时候,他们所面对的考验并不仅仅是社会条件的艰辛,求学条件的艰苦,更多是亲情的流失,他们非常少跟他们的父母进行联系,所以我一直在想说,到底用什么方式才能够让我们的这份关爱切切实实的进入到他们的生活里,所以这次在爱的背包的当中,有一个是我们特别用心原则的,就是贴好邮票的信封,我们专门设计成24封,我们希望孩子和父母之间每个月能够彼此通信一封,所以我们准备了24封帮他们进行情感的联络,这些孩子和城市里的孩子都是我们的未来,关爱他们,也是关注我们共同的未来。 

    记者:一定有什么触动,给我们讲讲。

    陈伟鸿:我记得有一次采访留守儿童,今天是我们住的比较近的孩子请到学校来,我就在想这些孩子究竟住的有多远,他出的数字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那些手电希望他们能照亮他们未来的发展前程,可能我们对他们能做的很少,但是我们希望这些即便是很少的帮助,也能够成为他们成才的动力。

    记者:捐助青海,你能确保这些爱的背包发到孩子手里吗?

    陈伟鸿:今天在现场和两家爱心企业有一个授旗,我们目的在于说,请这两家作为鸿基金的志愿者,走进青海,走进雅安,这些孩子分布在哪里等等这些一手信息,然后我们爱的背包就会在两家爱心企业跟我们共同的调研之后,来点对点的进行排放,而且透明,所以这些可以保证所有爱心人士的爱心准确无误的到达。

     记者:我有三个问题,前两个问题是问陈伟鸿先生,最近来说关于基金会的负面消息很多,您作为名人参与基金会的运作,您怎么回应这些质疑,关于爱的背包,里面有很多很丰富的一些东西,会随着我们两个调研项目的深入,里面的东西增加,增加的同时,就是现在我们是99元,价格会再往上浮动吗?如果浮动的话,您心里有没有预期,达到多少钱会对企业有压力。第二是问喜临门的老总,很多孩子对家庭情感缺失会很失落,您是跟家联系很密切的企业,您如何从企业出发跟活动联系起来,第二和孩子情感方面如何推进?

    陈伟鸿:谢谢你很好的问题,其实一段时间以来,慈善受到很多质疑,我愿意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理解这个问题,说明慈善已经越来越被大家所关注了,在若干年前,可能只有少部分人,他们愿意把自己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投在慈善闪和公益这个领域,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他是初始阶段,因而会有很缺失的做法,有很多的环境可以兼顾,他可以让这些偏离了主航道的做法迅速的回到主航道,我想作为鸿基金的发起人,作为他的理事长,我愿意强调的就是你自身的透明、公开、公正来让更多的人对慈善有更多的理解,尤其是正面的理解,因为我们希望在越来越推进慈善的过程当中,还夹杂着很多的情绪,其实每个人的情绪都一个善的东西,如果说我们给予了阳光营养的话,这是我们做慈善的原因。他应该是让你的行为,你的爱心,和你的所作所为带动和引领更多的人投入到这个行业里,这才是我们鸿基金一个最大的愿景。

    第二个问题说爱的背包,说实话,其实有一个小插曲,我们最初在设计爱的背包的时候,大家七嘴八舌,大家希望放各种各样的,一东西,我说如果放这些多东西下去,这个包的成本五百块钱打不住,而且对于很多边远地区的孩子来说,我觉得最实用的就是我们给他照夜路的手电筒,相册和信。我们主要有两类,一个是从他的稀缺性和紧迫感来考量的,另外是从成本考量,因为对于我们这个项目来说,我不希望这个包是特别豪华的,希望能在大家的范围之内,都能捐一个小包,我们在小范围做了一个调查,99块钱是工薪阶层可以捐赠的,以后在酷派和喜临门做了调研之后,我们会在爱的背包的做一些微调,但是首批的背包不会做太大调整,这个调整会针对某个特定区域做一个调整,唯独不希望给企业、公众也好,太大的负担和压力,很小的帮助对这些孩子来说都是很有用的,所以暂时应该在一段时间当中,可能爱的背包的价格应该不会涨很多,但是价值我觉得一定会涨很多,因此我们在私底下跟很多企业聊的时候,他说你的背包内容有点少,我愿意再往里面捐,那你的能力,你可以加到199299,我们都特别感谢你的爱心,但是一个普通的公众,我们还是定在99元。谢谢。

    张克勤:刚才说的很好,家就是把我们的产品和这件事情联系起来,喜临门公司原来有一个广告词叫一张床一份爱,至喜至爱喜临门,倾注了爱的精神在里面,希望做出更好的床和床垫,最近3月份做了一个调查,我们发现中国人睡眠状态不太好,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做出适合老百姓睡更好的床,这就是爱的表达。但是企业不光做产品,也应该有社会责任,应该说把企业办好,本身也是社会责任,不要假冒伪劣,企业应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在这点上,我们说对人类的爱,对社会的爱,这方面我们很自觉,然后是相通的,我们做这些鸿基金的支持也好,其他以后要做的事情也好,有一点就是用我们的企业,自己的能力为社会做事情,这就是我们的想法。鸿基金的事情就是我们参与以后,我们会参加调研,也会参加夏令营的活动等等,我们还会持续关注这方面的活动,把这件事情做下去,做的更好。六千多万人,相当于澳大利亚两个国家的人口,这个生活状态看了以后,很震憾,在城市里面的人是看不到的,我多数都是在电视里面看到的,他们生存状态比我们现在看到的生活状态完全是不一样的,我们应该去关注他们,这是我们责任,我们每个人的责任,也是每一家企业的责任。谢谢。

    记者:谢谢你们。

    记者:我来提问一下,我是中国新闻周刊的记者,我提问陈伟鸿老师,现在大家对慈善比较关注,对公益有所质疑,鸿基金在提高这方面要做哪些工作?

    陈伟鸿:之前有朋友开玩笑说,当别的公益组织受到影时,你们会不会得到机会,我不是机会主义,我们希望把每份爱真真正正的落到实处,我们公开每一笔钱的来源和去处,从小时严格的做,这个过程需要很大的工作量,但是我们愿意从点点滴滴开始,这是我们走向公开和透明的一个起点。这就是我们要做的努力,其实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也就是把每一笔钱花好,这就是切切实实的公开和透明。

    记者:谢谢。

    陈伟鸿:大家的问题都差不多了,我最后代表鸿基金特别谢谢喜临门张总,他们从第一时间开始,一直跟我们保持联系,派了周总和其他的人员,彻夜不停的在各个细节上进行沟通,酷派我们从一开始就解了战略友谊,我们感受到了他们对鸿基金的这份爱,我在电商上销售一款手机,有一些捐赠,这些都让我感受到有这些朋友真好,因为我们在公益的路上志同道合,我们希望未来继续合作,常委一个长效机制,共同关注带到边远地区去。谢谢两位。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