缔造卓达新生产力之城

icon 2013-10-31 11:38:14
icon 0

  ——杨卓舒总裁接受《经济日报》记者专访实录

  前言 9月28日,“中国城镇化建设与绿色材料发展高峰论坛”在广东佛山隆重召开,国家住建部、工信部及行业优秀企业和科研机构共300余名代表齐聚一堂,共商城镇化建设与绿色建材发展大计。

  就在本次高峰论坛上,卓达集团“三产联动”城镇化运营模式和卓达新材广阔的市场前景再次吸引了业界精英的广泛关注和热议。为此,《经济日报》财经版主编王璐就卓达新型城镇化发展及绿色新材产业等话题专访了杨卓舒总裁,再次对卓达“一二三产联动、新生产力造城”进行全面深刻的阐述、解读。

  传统产业严重过剩的产能既不能满足人们更高层面的需求,也无力再给城市成长注入活力,产业衰亡、城市萎缩;新时代呼唤新生产力,新生产力带来新兴产业,新兴产业造就新城市

  记 者:感谢杨总百忙之中能接受我们《经济日报》的采访。

  杨 总:谢谢,我也感到很荣幸。

  记 者:据我们了解,潍坊卓达新材生产基地已经在9月29日正式奠基启动,这也是目前卓达新材第三个开工建设的现代化大型新型材料生产基地。可以说,卓达新材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首先向您表示祝贺!

  杨 总:非常感谢。

  记 者:这其实也引出了我们这次采访的第一个话题,因为我们发现,卓达的每一新型城镇化项目都会有许多产业融入其中,除了新型材料产业,还有创意产业、文化产业等,而卓达似乎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了“产城联动”的发展探索,这也成就了卓达最为独特和与众不同的开发和运作模式。卓达为何选择了这样一条发展模式,又为何如此坚持?

  杨 总:因为这是卓达在20年项目运作和开发过程中,通过不断探索所得出的宝贵经验和智慧总结。我告诫我们的团队,在项目运作中要时刻牢牢把握一个核心,这个核心就是产业造城、新生产力造城。不论这个区位有什么样的优势,不论地方政府有多么大的决心和多么强的支持力度,不论我们有多么大的干劲,如果离开产业造城、新生产力造城(注意我一再强调产业造城的时候是新生产力下的新兴产业),这个城市是无论如何造不起来的。

  过去20年,特别是过去10年,中国很多地方政府(一、二、三、四线城市)都充分享受到了扩大城市、改造城市、升级城市,或者说在城市边郊再造新城区的成果,尝到了这样的甜头。但是一个新的10年开始了,这个时代已经永远的结束了。如果我们仍然受一些原有成功模式(所谓模式)的诱导,或者我们仍然局限于传统的一些感性认识、经验积累,或者仍然受困于我们所到一些地区已有的规划,这个城市可以断言是一定造不起来的。因为随着国际经济格局的改变,加上中国长久产业结构不合理,中国经济已经处在加速萎缩期。中国不仅开始了“死企业期”,城市也开始进入衰亡期,很多城市将不可抗拒的走向衰亡。

  记 者:在刚刚举办的“中国城镇化建设与绿色材料发展高峰论坛”上,很多专家也谈到了这个问题,很让人担忧。

  杨 总:是的,举个国外的列子。美国的底特律是汽车之城,第一个名牌汽车福特就在这里诞生。底特律人口最多的时候是190万,现在萎缩到40万,而且还在继续萎缩,因为产业已经过时了。在当代社会,没有产业支撑的城市是造不出来的,原来靠产业发展起来的城市,随着产业的萎缩,这个城市就一定要萎缩。我为什么特别强调这一点?这主要是为了告诫、警醒我们自己,我们应该把主要的功夫下在培植新兴产业上。因为不论是房地产,还是把无数房地产以及泛房地产扩大结合起来,我们称之为城市,它只是产业的副产品,没有产业,妄言造城就是在胡吹,就是自欺欺人,结果就是大失败。

  再说国内的现实情况。在我们接触的很多地方政府规划中,至少有10个以上的项目,土地做了充分准备(基本农田都摘了帽子)。100平方公里至少能拿出20平方公里是预建设用地,其中整理好的不小于4000亩,而里边有一个显著特色就是产业园区,历时五年,有的七年,没有一个搞成的。

  是地方政府不努力吗?地方政府非常努力,一年365天有一半的时间党政一把手都在全国和世界范围内招商,但是就是成不了,原因很简单,时过境迁。

  我反复讲,如果滨海新区今天创办,办不起来;苏州工业园今天创办,也办不起来。世界经济已经开始了第三代,而我们国家70%—80%的产业还处于第二代工业的早期,只有20%勉强能进入中期,二代后期基本没有。在这样一个特殊历史条件下,按传统方式,不论是企业还是政府,如果中央给100平方公里,给1000亿资金,也造不成这个城,产业园也搞不起来,因为生产什么都是多余的,没有不过剩的,生产也卖不动,你造的城也是死城。因为没有产业支撑就没有安身立命的基础;没有安身立命的基础,最底层的市民就不存在,所以它只能是个鬼城、空城。 记 者:您说的这个很有现实意义,产业对人的吸附力,之于城镇化建设很重要,起码解决人口来源问题。

  杨 总:产业决定卓达的命运,产业也决定国家的命运。造一个新城市,有一些人,包括我们内部的人、包括所谓的专家学者、也包括地方政府,太习惯依托一个大城市,然后通过这个大城市来拉动造一个卫星城。

  以北京为例,如果在北京五环、六环整上一块地,每年增值30%,房价上涨幅度也是30%,一两千亩地一定是成功的。但是如果守着北京重新造一个200万人的城市,像我们现在在京东南要造一个百万人口的城市,特别是在京南,我看今天涿州和固安的协议件已经到了我这里,要在这里造东西20公里,南北20公里,400平方公里这样规模的一个新城,如果你靠北京人口来填充、拉动这个城市,这是万万不可能的。靠什么?必须靠我们独立自主的发展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各类产业。

  记 者:怎么界定是否属于先进产业呢?

  杨 总:我认为有一个最简单也最重要的评判标准,这个标准就是最底层这些产业工人的基本工资加养老保险加福利,月收入能否达到5000元。因为经过我们统计调研发现,如果月收入只有3000元,一,这个产出利润太低,也不代表先进生产力,也没有未来。第二,人也聚拢不起来;第三,所有社会问题都解决不了,拆村子都拆不了。只有月薪平均到了5000元的时候,老百姓才自愿到我们这里来。这是发达区和欠发达区、东部和西部的一个平均值。可能有的地方3000元工资加1000元的福利和养老就够了,在珠三角、长三角可能就需要6000—7000元,但是这是个基本数。

  更重要的是如果一个新城(哈尔滨)要有30万最基础的产业工人,产业工人的月薪收入从3000元提升为4000元的时候,不要小看就这1000元,一个月高1000元,一年就是1.2万元,一家有两个人就是2.4万元。这意味着我们给提供商品房,买70平方米的两室一厅,如果房价6000元/平方米,42万元,两口子收入一个月8000—9000元,一年10万—11万之间,银行给按揭贷款,这个市场就启动起来了。

  不仅如此,由于有了这些人多收入1000元到2000元,这些人的消费就开始推动这个城市发展。城市是一个生态水系,我们把各种人群分为五类,这30万工人以及为他们服务的相关人员好比是浮游生物,一个穷城市就是矿泉水、纯净水,没有浮游生物。所以我们的努力目标就是要养得住30万月平均收入是5000元的产业工人。有了这个基础,城市就能发展,城市发展中遇到的各种问题都能解决,它也是稳定的。

  卓达新材顺应建筑、建材、房地产业低碳转型历史使命,巨额经济效益为城市发展奠定产业基础,同时带动城市教育、医疗、娱乐、交通等配套形成和完善,实现新生产力造城宏伟战略目标。

  记 者:您的见解非常独到,直戳要害。新生产力可以说是卓达“三产联动”模式和产城一体化开发的核心和灵魂。您可否以卓达目前正在进行的城镇化,具体阐释一下新生产力产业在城镇化中的作用?

  杨 总:以我们黑龙江哈西乐安新城项目为例。哈西项目二产中的一块就是新型材料(绿色模块化建筑产业),在这里初定的是5000万平方米,2000万供黑龙江,3000万供俄罗斯。

  随着俄罗斯市场的展开,我们在俄罗斯(横跨欧亚两大洲)的远东地区(乌拉尔山以东地区)有两个通道,一个通道是由哈尔滨出满洲里,第二个通道就在我们威海文登自己造的海港,经朝鲜海峡到海参崴,供远东的共青城,那个航运大约是7天。

  新材总一期5000万平方米可以直接安排6万人就业,5000万平方米的产值,完整的房体每平方米按2500元算,当然出口俄罗斯,加上关税,加上远东运输,加上管理费用,那就变成5000元了,在俄罗斯施工我们再加上1000元就是6000元,在那边的保障房大约是9000元到1万元之间,还能有3000—4000元的毛利润,现在我们都用国内生产总值(GDP)来计。这5000万平方米是1250亿,用6万人,人均创造GDP的产值是200万,为什么说它是新生产力?为什么说它是第三代工业?这是条件之一。现在很多传统工业人年均产值连10万元都到不了,我们这1万人是200亿,6万人是1200亿,这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罕见的。如果交税是十分之一,1250亿就交125亿,一人交多少税?一人交20万。在一些高端服务行业里,如果按人头算也达不到20万人均交税,但是我们新材农民转型成为产业工人就可以交20万/人,凭借的是先进技术、先进生产力,这才是它真正强大的原因。

  按照一些数据计算可以得出,如果造的房屋是2500元,强电、弱电、制冷、取暖所有这些都加上,大约需要它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还有800—900元。因此和这6万人的5000万平方米产业基地配套的还要有2万人的相应生产基地。

  记 者:这应该只是产业的直接带动,关联带动效应应该也很明显。

  杨 总:没错,和这个产业直接关联的是我们的建工基地。过去我们把别墅的生产效率提高了11—17倍,也就是说15天能造一栋别墅,前提是正负零都做完了。现在一栋三层别墅,我们可以两天一层,这是最保守的数字,连装修6天就可以完成,于是我们把劳动生产率提高到了15倍以上。如果按照在黑龙江建2000万平方米,加上出口俄罗斯3000万平方米,我们做一个5000万平方米的建设基地,有个初步的匡算,如果传统材料5000万平方米都是百米以下(30层),如果做100个社区(每个社区50万平方米)需要干3年,每个社区的建筑工人最少是7000—1万之间,也就是说需要100万工人干三年。

  我们的劳动生产率提高了10倍,100万人的话就只需要10万人,我们提高了15倍,那就需要7万人,那就是说在这里还要有一个7万人的大劳务基地(建筑基地),就是黑龙江建筑总公司。

  加上刚才8万人,一共是15万人,这是产业链拉伸之后形成的。如果在5年后15万人成家,成为15万户。以每户有3个人,那就是45万人,这就带来了45万人,我们减掉一些算40万人。这40万人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城市(中等城市)了,按照我们国家的标准百万以上的是大城市。为这40万人看病、上学、商业、交通、管理、服务等所有一切和生活相关的,大约是多少人?大约是4比1的关系,要有10万人。这是50万人口。也就是说,3年之内我们必须完成500万平方米的产能,3年之内,我们必须组织起400余个绿色建筑材料基地,这和我们的新型材料是一个大的范畴,是两个具体内容。然后必须组建起来7万人的以海外(俄罗斯)施工为主,以本地为辅的建筑总公司。

  创意产业应在中国迅速兴起。卓达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和高科技创意产业园区合力推动国内创意产业大发展,为国家第三代工业和世界领先科技打造蝶变、腾飞的一流平台。

  记 者:只是新型材料一个产业,我似乎就已经看到了一个蓬勃发展的卓达产业新城,更不用说卓达还将引进创意产业等其他产业板块了。

  杨 总:您刚刚提到了创意产业,这同样是卓达非常重视的板块之一。在全世界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中,创意已经是一大产业了。自从14年前在世界上提出知识经济时代,布莱尔当时提出了英国在衰退,要靠什么复兴呢?要靠创意。而且英国经过这十几年的发展,创意确实在全世界仅次于美国,已经远远超过了日本。

  以文化创意领域里的《猫和老鼠》,还有美国经典动漫大片为例,这种作品只有美国人能生产出来,因为这里边还涉及到价值观的问题。一部《美食总动员》,最脏的东西出现在灶台上,最不应该到达灶台的东西到了灶台上,什么?老鼠!还有《冰河世纪》,人类几乎灭绝了巨齿象,但是巨齿象驮着人类的幼崽,在千辛万苦、九死一生地寻找他父母的过程当中,回到了它自己生活的山中。人类灭绝了它的全家,屠宰它同类的幼崽,然后在墙上做出了壁画,那巨齿象心都碎了,流下了两滴眼泪,但是依然驮着人类的孩子往前走,我们做不出来。还有《海底总动员》那个鲨鱼,说我要做好鲨鱼,我不能吃人,但是不能流血,一旦流血我就受不了,它说的是人性,这是不可企及的,因为我们的价值观、审美取向不具备这个高度,也没有这个土壤。但是除了这个因素以外,那种生机勃勃的、天马行空式的无比浪漫、没有边际的想象力,它还有不受意识形态约束的一面。

  创意产业在中国应该迅速兴起,就在我们现有的第二代工业早期和中期,特别是已经进入中期的部分,如果我把创意的价值加进去,我们就可以在现在的基础上不增加任何投入,不增加任何环境压力和资源消耗,我们国家的GDP产值和税收都可以大幅提高。

  记 者:创意需要进行市场化。

  杨 总:没有创意市场就不会有创意,要靠利益驱动,通过拍卖,让创意不断的释放、提升价值。我们在哈西项目规划一个属于文化产业范畴的创意产业园区,还要规划一个高科技创意产业园区。我们国家每年发明创造、科研成果,特别是已经到了专利阶段,90%都不能转化成生产力。这中间一个特别重要的环节就是市场的作用,因此,创意拍卖市场是驱动器、引擎、发动机、螺旋桨,做好这个拍卖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当然,并不是所有成果都要安置在我们的产业园。我们拍卖的是思维成果,包括创意,包括已经完成终试的,包括已经小规模生产的,包括因为缺少土地、资金和市场的,我们择其优而落地。

  凡是属于工业类的,不具备第三代工业本质特征的园区一概不能做。要使第三代工业(高科技产业)进入我们的园区,我们就必须制定相关的优惠政策,我们有拍卖做龙头,这个事情就能做起来,因为我们可以使这种创意、科研成果、早期工业生产迅速扩大,使它十倍、百倍的增加价值。

  卓达一产现代农业、高科技农业、深加工农业及未来的景观旅游农业,百倍提升农业、农产品附加值,以高科技打造现代农业产业化生产流程,实现全新的超高效农业梦想。

  记 者:按照您提出的卓达“三产联动”模式,刚才我们谈到了卓达的二产新型材料,又说到了三产的创意产业,对于一产的农业,卓达又是如何谋划的?

  杨 总:美国2%的人口养着全美好几亿人,而且是世界第一大农业出口国。以色列没有水、没有土,它是世界第三大农业出口国,靠什么?靠现代农业,靠高技术。我们有多少?我们用接近一半的农业人口养着另外一半。

  中国社会最大的问题就是农业问题,中国最大的经济增长极是农业。如果中国现在就剩下10%的农民,你知道农业劳动力价格得涨到多少?得涨到1.5万元一个月。所以一些人讲中国的人口红利已经结束了,远远没有结束,你到俄罗斯雇点老毛子干活,你就知道中国人口红利结束了没有。如果付不起中国农民5000—7000元工资,这就说明你的产业不应该存在,你雇个外工试一试?得好几倍。

  农业没有规模化就没有现代化,没有工业化、没有产业化!卓达的特点,一,通过合并村镇,实现大规模的机械化、工业化、产业化。第二,卓达用资本信誉、产业信誉重新恢复中国农业信誉。在我们这买一斤东西,如果经过我们的人鉴定,有问题一斤赔你10万都行,品牌立刻就出现了。但是别的企业就不敢,你只要分散精力你管不住,如果真找出1万斤来,那这个企业就赔死了。我们全都上个铁丝网封闭,上摄像头24小时监控,让人看到我们喂的鱼,种的瓜果蔬菜用的都是生物农药、生物化肥。

  记 者:这点特别好,这就保证了食品安全!

  杨 总:现代农业还有一个标准,就是农产品在多大程度上能直接成为工业品,只要没有大量的进入工业品状态,这个农业就一定非常脆弱、非常落后。

  我们当年在天津要改造一个地方,曾经做了一个完备的设计,2万元初加工能够安排一个人,当到了3万人的时候有1.5亿,这是产品初加工,加工之后进冷链。

  初加工能安排多少人呢?100万亩能安排20万人初加工。我们一开始先搞一个5万人的初加工。有了初加工,农产品价值就高了一倍,到了中加工阶段价值再翻一番,卖一元的东西就可以卖到5元。现在世界上有的大联合收割机和捕鱼的船,捕鱼船在公海上捕完鱼(鱼属于大农业范畴),船在航行中捕完鱼,鱼肝油包括深海鱼油以及其他水产品都已经加工完了,到岸卸的是成品。大机器过去了,麦子割完了,后边出来的就直接是面粉,甚至有的已经研发成功直接出来就是饼干,三套机器一路走过去就完成了。你想想一小包饼干卖多少钱,只有二三两面,相当于小麦的10倍,相当于面粉的至少5倍。因此要做中加工,初加工和中加工的人口比大约是3比1,因为它要机械化了,这还不够,要上高端加工。

  记 者:对,中国农业的这种产业化、工业化水平还是很弱,农业附加值太低,只是农业大国,但远不是农业强国。

  杨 总:我们正在海南做硒谷,中国是一个贫硒的国家,硒作为一种微量元素,也作为重金属之一,它两个功能已经被全世界认可了,一是防癌,凡是高度富硒地,人合理摄取了硒,没有得癌症的,从而保证了长寿。第二个,在这个基础上对健康有特殊的作用,进一步长寿。中国是一个贫硒国,富硒的地方很少,所以我们在硒谷做富硒产品。如果没有农业的高端产品或者做不出高端产品,农业的价值还不能发挥到最大。

  海南岛遍地都长芦荟(野生和人工种植),这个芦荟100块钱能拉一汽车,遍地都是,过去就叫野生仙人掌。你知道芦荟现在做成芦荟胶囊值多少钱?是芦荟120倍的价值。这就是农产品达到了峰值,达到了高端,这就是我们做现代农业要达到的目标,这个目标和1.5万人相比,它只是它的十分之一。虽然只是十分之一,你看5万人的、1.5万人和1500人(包括物流、包装),这1500人比前两者加在一起创造的价值还要高20倍,我们现在正在做充分的准备。(完)

图1
图1

图2
图2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