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百川不拒细流,老龄福利事业人人有责

icon 2014-01-17 14:59:54
icon 0

  按照国际标准,一个国家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的10%,或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的7%,那么这个国家就达到“人口老龄化”。

  进入21世纪后,中国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2005年底,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近1.44亿,占总人口比例的11%。2009年末,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有1.67亿,占世界老年人口的五分之一。每年新增老龄人口将达到800万,到2020年不但老年人口将达到2.48亿,而且中国老龄化社会的家庭可能出现8421的结构特征。

  所谓8421结构特征,即四世同堂情况下的8个老人,4个准老人,一对年轻夫妇和1个小孩。无疑落在这对年轻夫妇肩上的担子可谓不轻呢!

  显然人口老龄化洪峰将至,家庭养老的压力要迫不及待成为社会问题。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指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快建立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和发展老年服务产业。

  纳好福利集团董事长王昳女士认真学习全会精神,认为建立养老服务体系是一个构建老龄福利事业的范畴,产业的主体是企业,而事业的主体是人人,老龄福利事业人人有责!

  老龄福利产业的本质是想通过市场行为来解决老龄化社会养老问题,但是单纯的产业思维会遭遇三个方面的困难,分别是老龄福利产业的特殊性、综合性和微利性。

  所谓特殊性是指,老龄福利产业不像时尚产业那样具有强烈的消费引力,也并非网上购物输出产品且通过物流配送就能完成那么简单,而是要依赖服务、依赖信息对称。服务的好坏又有两个方面的指标,分别是技术指标和责任心指标,只有当这两个指标都能达标,“老有所依”的依字才具备信任感和安全感。

  所谓综合性是指,老龄福利产业的结构是复杂且多元的,需求因人而异,不可能问题单一或情况聚焦,如果非要概括论,至少有三个方面的综合,分别是物品、医疗和心理。《论语为政篇》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就是说要照顾到老人的心理和情绪。

  所谓微利性是指,在8421这个结构里,8和4都不是十分富足的,我们国家的养老产业特征是基本养老而非富足养老,基本养老的消费力是有限的,对整个产业而言品牌溢价的情况几乎不可能有,这本身也是对产业的制约。

  所以单纯依赖产业思维是把社会养老问题推向一个三难境地。而“建立社会养老服务体系”首先是一个社会责任的问题。

  2013年12月21日,《中国改革发展暨社会责任论坛》在复旦管理学院李达三楼2楼报告厅隆重举行。此次论坛由复旦管院与中国经营报主办。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上海政协副主席周汉民、复旦管院企业管理系系主任苏勇教授、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中心主任何万篷作为分享嘉宾,围绕“改革发展”和“社会责任”进行主题演讲。

  此次论坛,利乐中国、朗诗绿色地产、伽蓝、上海万科、纳好福利、易传媒、够快科技、中穗实业、复地集团、海峡建设、雅诗阁等11家企业获得了社会责任奖。

  主题演讲之后,与会者对于“改革发展”和“社会责任”这两个关键词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中心主任何万篷、够快科技联合创始人陈翊、纳好福利董事长王昳、五合智库总经理蔡文涛共同进行了圆桌论坛,就演讲所涉及到的诸多问题进行了深入而热烈的探讨。

  王昳女士认为,社会责任的本质是一个法人的概念,既有企业法人的社会责任范畴,又有个人法人的社会责任概念,而个人的社会责任又是丰富的,例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就是一个传统属性的社会责任概念。

  王昳进一步演绎说,所谓“老吾老”,是家庭养老;所谓“以及人之老”,是社会养老,社会养老是义字当先的,因为“以及人之老”就是一种义举。

  上海有600多家养老院,长宁区社会福利院的王蔚青院长说,600这个数字远远不够用,我们目前只做到了对孤老、残老的赡养。

  2014年1月8日,也是农历腊八节,这一天对王昳而言特别有意义,王昳董事长率领公司高层来到长宁区社会福利院看望孤寡老人,并且陪老人们提前吃了一次年夜饭,王昳说:“给老人们准备些礼物,陪孤寡老人吃一次年夜饭,这是我愿意的,也是我乐意的”,王昳还说,她愿意担任呼吁者这个角色,呼吁更多的个人力所能及的担当起社会责任。

  无独有偶,腊八节这天不期而遇来长宁区社会福利院看望孤寡老人的还有上好佳的高管。

  自发的善举某种程度总是依靠觉悟的,从“自觉”到“觉他”大概就是呼吁的哲学内涵吧。

  作为高调慈善的集大成者陈光标先生,擅长用行为艺术的方式,欲唤醒社会慈善事业的共鸣,出发点很好,正面唤醒的结果却未必,毁誉且参半。

  要让一个普通人成为社会责任担当的代表,只让他(她)影响周围,而不是让一个人影响社会,如果非要影响社会,必是一群人共同来不可!

  前提是力所能及,出发点是自觉自愿,行为上要被系统管理,那么这一群人的善举就不会一曝十寒,而是乐此不疲、持续进行。

  我们如何称呼这一群人?大陆叫志愿者,港澳台叫义工,古代叫施主、善人,过去叫学雷锋、献爱心。

  其实我们更需要一个精准的概念,来加速搭建社会养老服务体系,王昳提出的概念叫“爱老团”。“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拟作为“爱老团”的宗旨,本质上“爱老团”是被系统管理的义工组织,爱老团成员在陪护和照顾老人方面是有专业常识和基本技能的,是经过训练且有经验的。

  让有爱心的人找到需求,让有需求的人找到爱心,而且要根据“就近原则”,只有做到就近原则,才能做到义务的持续,乃至人情熟悉、关爱有加。

  “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快建立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和发展老年服务产业”其实这句话就是任务和使命,纳百川不拒细流,虽然是星火之光,虽然是绵柔之力,只要通过社会化养老服务体系转化,就必成为永续经营的社会慈善力量。

  让我们共同呼吁!

王昳代表纳好福利集团去福利院探望老人
王昳代表纳好福利集团去福利院探望老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