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享无界|专访谢英凯:设计需要把思维框打开,看到大趋势

icon 2018-08-03 00:21:44
icon 0

摘要:7月26日,2018中国优秀青年室内设计师提名“诺贝尔大板瓷抛砖”竞讲广州站活动成功举办。在本次竞讲活动中,6名南部提名设计师——蔡敏希、陈绍良、高斌、李超、谢培河、郑熙,在竞讲现场展开激烈角逐。经过激烈的竞讲和精彩的点评,最后综合评委打分...

  7月26日,2018中国优秀青年室内设计师提名“诺贝尔大板瓷抛砖”竞讲广州站活动成功举办。在本次竞讲活动中,6名南部提名设计师——蔡敏希、陈绍良、高斌、李超、谢培河、郑熙,在竞讲现场展开激烈角逐。

  经过激烈的竞讲和精彩的点评,最后综合评委打分与网络投票计分,广州维川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蔡敏希,WE Design中熙设计创始人、董事郑熙以总分排名前2,直接获得“2018中国优秀青年室内设计师”称号,排名后4位的竞讲设计师福州无印良品空间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艺术创意总监陈绍良,雷恩(北京)建筑设计有限公司董事高斌,圣易文设计-SEPD创始人李超,汕头市艾克建筑设计有限公司总设计师谢培河将以待定的身份,综合十站竞讲活动的情况,进入二次评选。

  活动开场前,新浪家居采访到了谢英凯先生。

—采访视频—

—采访实录—

  新浪家居:现在有很多年轻的设计师想尽可能表现自己,想要尽早的成名,您觉得现在这种时代,对于青年设计师跟过去相比有哪些机遇?

  谢英凯:我觉得现在的机遇太大了,在十年、二十年前,你不敢想象资讯的地域化、屏障化。但现在完全没有隔阂,哪怕你躲到哪一个小山区里面,你收到资讯跟大城市里面的资讯几乎是一样的。我觉得现在有这个机遇了,但挑战是同样的,因为你有了,别人也有了。所以我觉得现在是一个机遇跟挑战并存的一个时代。我觉得他们年轻就是好的,现在各行各业都需要跟设计有关系,他不是传统意义上只是说我就要一个装修,我只是做一个材料的拼贴或者收口。我们坐下来一起聊天的时候,这些设计师是从品牌入手的,就是做什么样的设计。一些设计师朝建筑方向走了以后,或者有一些是从商业的定位开始去做,所以我觉得现在的出发点和切入点是多了很多的。

  新浪家居:那对于设计师来说,因为现在所有的东西都是共通的,有时候你在机遇方面并没有任何的优势。在这个时代,更重要的能力会是什么?

  谢英凯:我觉得在这个时代,一把刀除了很厉害,还要有不同的技术强项,我觉得是必须要建立的。因为如果没有这一把刀,其他的都是零了。但是如果有了这把刀,现在我觉得很多的东西你都不需要很全面,你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纯设计师解决设计的问题,或者解决我们自己本专业类的一些问题。因为我们很清楚,其实一个商业的设计也好,或者是一个工件也好,它的出发点还有很多,比如是社会性的、经营性质的,甚至包括你的一些前瞻性的定位。人家虽然是一个设计师,他还是想让这个商业成功,他不只是你给我拼贴一个空间出来。所以我觉得现在他要的东西是需要全面的,包括我们演讲大赛一样,因为我见过很多设计师很有才,但是他的表达不一定能很清楚,我觉得这个对于设计表达是很大的一个缺陷。

  新浪家居:其实说这个时代更多需要去整合除了专业的技能之外,有跨界的能力。但是这个其实对于设计师是一个蛮大的挑战,因为从室内设计教育的角度,室内设计师基础架构可能并不会特别的开放,反而是工业设计、品牌设计,甚至是艺术他们的思维可能对这个时代更适合。

  谢英凯:坦白地说,我们现在设计教育本来就要提升。以前就是教你一些套路或者教你一些设计思维逻辑,但是我觉得其实设计应该朝着大设计的角度去想,就是说人家到底需要,而不只是你在自己的材料学里面或者是空间、灯光本学科里面去想。我在广东有代课,我帮他们上课的时候不是直接进入设计的领域,可能是会讨论当下需要什么,然后讨论市场需要什么,包括网络上面或者是未来的科技会在什么角度,可能还会有一些发展。我们会从更大的角度先探讨,然后再回归到这个项目可能还有什么方式可以做。

  新浪家居:基于现在时代的环境,我们做项目的方式和方法可能会发生了很多的变化。那在你们的公司内部,从项目或者是去做这个项目的方式有没有在发生一些变化?

  谢英凯:其实还是蛮不一样的,哪怕我们现在带的一些学生,我也会带到公司去做一些头脑风暴的事情。开始的时候,他们很容易就变成一个设计师或者变成一个艺术家,我觉得怎么怎么怎么样。但是往往我们团队里面还有别的,对于市场的分析、调研,包括一些消费心理学,不同的人去研究同样话题的时候,你往往觉得好的东西,别人不一定会觉得好,甚至人家会站在你的对立面去思考一个问题。所以我觉得在设计的时候,我们会先把这个框框打开,我们不仅是要做这个事情。

  现在在实际项目里面,往往业主一开始委托的可能是一个室内的项目,慢慢他会觉得这个建筑不太适合这种业态,往往他一开始提出的想法,可能到最后他自己也不会坚持一定要做成这样子。因为大家一起讨论的时候,好像这个不一定是原来的状态,不一定会适合未来的发展,所以他可能会连建筑一起委托,慢慢可能连带室内的招商部分,我们也会跟他聊这样适不适合。因为我们不会直接给个答案,而是要共同去探讨,因为不同的地方可能整个商业发展不一样。所以他还要针对地域性的,还有招商的情况,我们会做一些可行性分析的报告,他就会觉得整个出来的结果就不只是一个纯粹传统意义上的室内设计的范畴。就是你和不同的人在一起待上一段时间,可能会互相激发到一些新的东西,然后他呈现的结果可能会比较特别,挺好玩的。

  新浪家居:这样是不是会觉得做设计会更好玩?因为以前可能做室内设计是处于偏装饰后端的,现在已经是涉及到前面的策划招商前端的位置了。

  谢英凯:因为我觉得现在空间构建,这些体量或者颜色,其实这些都已经很多。我认为很多学生毕业的时候,他已经掌握了很多的知识,他们也看过很多大师的东西。但是他们往往缺乏的是对这个大师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者是一种新的方式为什么会这样呈现,他们反而会想的很少,他们只关注到空间的结果。所以他们有些时候,我可以说在思路上面他们关注的少,但是在纯技术的构建上面,他们还是比较强的。所以在企业里面,我们会更多的是从思路上面的一些引导,而不只是纯技术上面,因为一些软件很多,不行我建个模来看一下都可以。所以我会觉得现在年轻的设计师更重要的是除了多方面发展以外,自己先不要把自己在一个框框里面。

  新浪家居:可否举一个你们公司的案例,就像刚刚项目操作的方式,从比较多层次的设计的介入案例。

  谢英凯:可以。最近有好几次去设计分享的时候,就分享到一个挺有趣的项目。那个业主我们认识了十年,但是我们有很长的时间没有见面。有一天他来找我们的时候,他就拿一个已经做好的建筑模型,但是那个项目还没有落地,那个项目在石家庄的核心地块。那个项目原来报建的时候是要做一个材料市场,然后他就来找我,然后新加坡的公司就帮他做了一栋楼,传统意义上的材料市场,就跟我们今天所在的马会家居是一样的,其实他就是盖了一个商场,只是商场不是卖设计品的,是卖家品和装修材料的这种东西。

  我们去到的时候,我们跟他到处调研了一下。那个地方建筑有2万6千多平米,我们一调查,5公里范围内有41个同样的卖场,就是类似的卖场,但是每一个卖场都比他大,总共算下来超过100万平。我说2万多平对100万平,你如果是做同类型产品,你是没有优势的。他一开始有担心,所以他才过来,他一开始不是想要委托这个项目,只是过来因为朋友聊聊天这样子。然后我们再细细地看,那41个材料市场里面光红星美凯龙有4个,就是一个地区有那么多,说明那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包括房地产市场是很猛烈的。我就跟他说你要做什么,他说我想做个地标,我说你要把材料市场做成地标,你的意义肯定是在于形式上面的地标。对于我来说,如果你只是形式上,坦白说女孩子逛街肯定不会去材料市场那么傻吧。因为你的性质就是决定了这个材料市场就是一个材料市场,它没有其他可能性。后来我们经过一段时间跟他聊,他就想委托我们把这个建筑也重新改了,我们除了视觉上是一个地标以外,我们是策划成为一个很交互的、很体验式的文化地标,我要把它做成一个像美术馆样子的存在。其他材料怎么办,我就告诉他你可以换一个思路,你是否要再做一个像仓库、像摆材料的地方,我说不是,我们不要选择这样的方式。我们来做展厅,他们都是我们的仓库。所以我们如果要做展厅是什么,不是走在每个店铺里面看多少个马桶,我觉得这种没有意义。因为对于消费者来说,买一个马桶跟买十个马桶是一样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不要去做成一个摆满马桶的地方。我们的家居放在空间里面,然后清仓完了,包括厨房,甚至我可以在一楼大堂每个星期五晚上,我们都有不同的策划。他为了这个项目还成立了一个娱乐文化公司,我说你星期五晚上可以在这里路演,我们可以找一些艺术家去分享他们的艺术作品,我希望整个河北省这些艺术文化的东西都跟咱们这里有关系,我们特制的一些东西艺术大卡车可以直接开进去。

  整个建筑呢,我后来减掉他几千平米,他也愿意。我们做的整个就是一个绿岛,就是造成了这样的感受,让人慢慢地可以走进去。我觉得你要让人待在这里面,他一开始可能不一定是要有消费的意识,但是他来了他绝对会有消费。他一开始还不相信,我就带他去一些文创的地方。因为他一进去发现这里的环境挺好的,但是我也不知道今天要买什么,就逛逛,结果我们出来的时候每个人都拿几包东西。我觉得人现在需要的不是生存,是生活了。我们要的不是必需品,我们要的很多叫必欲品,这就是我们调查出来的一个结果。必需品现在太多了,网购很容易一箱纸巾就拿回家,要什么必需的都可以。但人现在慢慢需要的是他想要的东西,必欲品。所以我们现在做了很多的商店都是比较有意思的,可能我们也进行了商业的一些调查,我们把他们的共性拿出来,可能是体验性很强的,第二个是要跨界的,第三是线上和线下能够互动的,第四是我们一定是环保的。因为石家庄是中国十大污染城市,我们在新风系统里面,在整个循环系统做的,我们号称是石家庄空气最好的地方,所有的人都会进去,然后里面有各种的轻餐,你可以在这里办公、建材,包括家品,会变成了这样一个集散地。我们包括还跟艺术家合作,就是找了一个艺术顾问我推荐给他。我们的艺术品不像kiss me这种一个东西固定在那,我们有意义的,我们是互动的,每一个艺术品的背后我们都互动。所以现在建筑已经盖到6楼了,它除了建筑是一个超限的建筑,我们做得比较特别一些。里面的一些业态,我们也帮他重新整合了所有的业态,现在正在推进。我觉得算是挺好玩的一个项目。

  然后慢慢做完这个项目以后,我们今年多了好多类似的项目,就是很多做商业开发的甲方他就纳闷现在商业应该可以怎么做。我觉得我的这种方向叫新的商业活化,我定义就是这块未来是我们公司集中的一块。我们的报告有很多,其实有一半都不是室内设计报告,他们一看完还是有意思的,那我们就往这些方面去延伸。我觉得提供一个好玩的,对未来生活方式有提升,不要说改变吧,就是有提升的,融入大众关系的才有意思。

 新浪家居:这种颠覆就是我们对家居卖场的认知是一个生活馆,不能叫一个材料城,这个蛮有意思,什么时候开业?

  谢英凯:应该是明年。现在我们类型的项目还有在西安有一个兰博基尼公寓和酒店,他们一开始只是想要做几百平米,做一个showroom,然后做两个样板间,结果给我们做整栋楼,就是生活方式的整理,这样他们觉得很好玩的。如果现在不朝着这些方向去走,其实很难有人去买单的。

  新浪家居:听你这么聊完之后,其实会发现室内设计在发生一些很有趣的变化,你自己觉得最深刻、最有意思的事情是什么呢?

  谢英凯:其实像刚才说的那种类型业态,我现在看了很多。我们一两年前已经做了这种方式,而且包括像谷德他们也登了很多,也获了很多奖。我觉得这里面要区别一下,因为我觉得现在大部分的体验式什么什么销售中心,其实它只是做样子货,他只是把销售中心做成这样的形式,只是更像生活馆。但是他们没有从经营或者没有从后面的整个体系去走,而且房地产商只是做了一个样子,就是说找更多人来,你看我的生活怎么怎么样子。但是我们做这个东西不是的,我们是真的会有活动在里面,包括我们会在里面搞音乐会,搞一些生活拍卖,甚至是这个体量的东西当房子卖完,他真的是可以拿出来用的。因为现在很多的这些样板间或者售楼处,他做完做的差不多要拆掉,然后还要盖房子。我觉得这样还是没有能够达到言表统一的感觉,还是一个样子货,我觉得没有意义。

  新浪家居:现在很多行业厂商他们想找设计公司一起做研发出来新的产品,我们做到特殊的有没有成功的模式?

  谢英凯:他们现在都有在做,万科他们在广州也做了万科的永庆坊,他们都在探索这样的方式,而且万科现在慢慢变成了“服务+”的方式,他们有很多社区的商业构建,他们也有自己的儿童品牌,他们有很多早教品牌都是他们自己的,然后以各种不同的名字去活化。他觉得每个社区都需要把这个加进去,也不存在太多招商的问题,我觉得现在商业招商很难的,他自己就可以活化自己的一些产品,我觉得还是挺好的。

 新浪家居:现在说到空间商业模式,再回到材料,之前会觉得材料创新性会有点慢,现在这两年一直在推诺贝尔大板瓷抛砖发展很快,你怎么看类似于像贝尔大板瓷抛砖的产品,为什么它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这个产品在应用上有什么样的优势?

  谢英凯:纯说大板,肯定它和小板去对比,我觉得本身的材料都不会比人大,都是肚脐眼以下的尺寸比较多,一米二乘六百一是最大的了。可能这两年开始就疯涨了,他们都吃了激素的感觉,因为现在老外的材料展里面有很多是有大板的。这两年开始慢慢地材料的尺度开始放的很大,开始比人大了。我觉得其实大小来说,大的尺度还是有它的优势。因为很多的空间其实它的问题就出现在缝隙里面,因为老是填缝隙或者是拼贴就会出现问题。如果一张板的完整性会让这个空间显得更加简约一些。我觉得材料如果只是在大和小之间徘徊,没有一些更加具有代表性的一些功能,我觉得还是有问题的。

  打比方,如果瓷片它不能更好地防滑,它能不能更防滑呢,那些缝隙能不能做得更好呢。而且我们也知道我们的瓷片很多的问题就是,我知道以前的瓷片100%都不是通体的,所以切口的时候就露馅了,你还要找东西去收它。通体的砖又是单色的,所以它有很多的矛盾。现在就没有了这种问题。陶瓷为什么要像陶瓷或者是为什么要像木头,为什么要像石头什么的,有没有别的可能性,我觉得陶瓷还有很多的可塑性可以发展的。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品牌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