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堂奖2019全球启动|中国工业设计之父柳冠中西安首次分享

icon 2019-08-23 22:10:57
icon 0

摘要: 9月3日下午13:30,金堂奖2019全球启动盛典暨金堂奖全国联盟&居然之家西北公司联合启动礼将在居然之家高新至尊广场隆重举行!中国工业设计之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首批文科资深教授、广东工业大学和南京艺术学院的兼职教授与...

导语: 9月3日下午13:30,金堂奖2019全球启动盛典暨金堂奖全国联盟&居然之家西北公司联合启动礼将在居然之家高新至尊广场隆重举行!中国工业设计之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首批文科资深教授、广东工业大学和南京艺术学院的兼职教授与博士生导师柳冠中先生受邀参与此次全球启动盛典,现场进行主题演讲!

中国工业设计第一人

清华大学等多所高校博士生导师

首批清华大学文科资深教授

第一个登上世界设计界最高讲坛的中国人

早于共享单车20年提出“最后一公里”—城市短途交通系统

早于“设计创客”20年提出“商港”

早于“廉租房”15年提出建设“城市弱势群体的移动住宅”

创办个人学说对世界产生了非凡的影响

多次荣获国家级及世界级奖项

注重教育为国家培养设计人才

学生遍布世界多所著名企业设计骨干

承担多项国家级课题研究

柳冠中教授多次演讲宣传设计
其演讲主题更是影响着学生及各界设计师的深思

敢于直面说出设计的弊端

为中国设计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视频|柳冠中教授“造就”演讲部分精彩回放

“设计是第三种智慧”,(第一智慧是科学,第二智慧是艺术),这是我五六年前提出来的,这是一个客气的说法,其实设计才是第一智慧。

设计,是最靠近人类社会核心的东西,是为人类社会而生的。科学可以造福人类,也可以毁灭人类;艺术追求的都是极致,都是自我的表现,设计和艺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最大的区别在于:

艺术关注的是浪花掀起的彩虹,而设计关注的是海平面是不是提升了。


▲视频|柳冠中教授“人文清华”讲坛部分精彩回放

「 通过认识什么是灯,明白什么是设计 」

改革开放前期,当时我工作的北京建筑设计院要为23号使馆设计灯,我的设计方案是把吊顶的材料掏空,把灯的反光罩挝到里面,下面只露灯罩或者灯板,保证了照明需求。当时设计完了,拿着图纸跑到给当时的十大建筑专门做灯具的一个工厂,把图纸一放,他的总工程师黄耀昌,看了半天不说话,把老师傅叫来又看,最后说了一句:你设计的是灯吗?我出了一身冷汗,心想,“我怎么不是灯”,后来想明白了,我设计的不是灯,我设计的是“照明”装置!

 

▲柳冠中为纪念堂设计的灯

紧接着一个工程是纪念堂。我设计的是除了瞻仰厅以外的所有其他厅的灯,几百个零件都要开模具,根本不可能完成。我走了另一条路,解决通用的零件标准化,设计能组合成任意形式、大小的灯。5、6公分的小零件组合成千变万化的灯,可以做光带,也可以做几层的灯。这个灯还在用,即便有一点坏了,一个小零件拧下来,整个灯仍可以保持完整。我把这个屋子照亮了,把气氛做出来了,我的光效达到了,照度达到了,就形成了照明。当时明白一个道理,我设计的结果是灯,但是我思考的出发点是解决照明问题。灯具是一个名词,照明不是一个名词,是动词,这时候我明白了到底什么是灯,这对设计师非常重要。

工业设计的内涵就是要适应环境,同时必须要解决问题。设计是什么?不仅仅是考虑我们表面看到的东西,还要考虑安装问题、生产问题、维修问题等等。

我在七十年代自发进入到一个设计的时代,通过了解工业设计的本质,走上了这条路。

企业在不断转型升级,扩充产能、提升效率而制造出大量产品,却不一定卖得出去。老百姓的真实需求是什么?这也是必须思考的问题。今年是包豪斯100周年,但它仍然流行;可现在大家看得见的都是风格、产品,都是“实”的东西,但深究根源是什么?未来又是什么?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当我们讨论家居行业未来的发展时,难道仅仅是制造设备的转型与升级吗?像是流行至今的包豪斯,最核心的不是为后代创造了大批量的设计风格和产品,而应透过现象实体看到本质精神。 

包豪斯的精神,是为大众;其创始人格罗佩斯,也是“现代设计先驱”,他提出的思想是基于德意志制造联盟这片土壤,继而出现了世界横向联盟以及我们现在所说的“品牌”。“为大众服务”,应是企业和社会追求的信念,否则将呈现两极分化的局面。而落实到中国,“中国方案”也应着眼于用户的长期使用,而非消费者的短期购买,将设计思维与用户关怀相结合,不能将企业的服务止步于消费行为的完成,而应该理解:用户可能要使用这件商品长达10年之久。可以说,“消费者”是相对于制造加工的概念,而“用户”才是相对于未来服务经济发展的概念。

谈及“服务”、“体验”,发现用户在使用过程中发现问题,就去埋怨、甚至骂娘,说是设计的问题。但实际上,可能更多是造型的问题,而非真正意义上的设计。国内工业设计发展至今,并未真正理解设计的含义、艺术和设计之间的关系以及设计与造型的区别。因而,会将功能与形式区别对待,会以为跨界就是满足真正的需求,而对未来家居的形态毫无准备。

所以,无论是企业家或是行业学者、媒体从业者都必须清醒,将制造系统、需求研究、创新模式、专业素养进行再格式化。创新不是换造型、换材料、换花纹,也不是将最先进的技术引进到家居环境,而应该去理解“家”的真正存在价值——家庭成员在其中不是各自为营而应是聚在一起的,这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庭形态。

所以,在国内家居领域的定位应是“相夫教子、天伦之乐”,这也才算得上是“中国方案”。然而很多企业并没有关注到这一点,还是跟着西方技术再走。但历史规律也昭示:工业革命的“大生产”是基于系统标准、以分工合作的方式为大众服务,提供实用经济产品和服务,是完全区别于手工业作坊的。工业革命带来了“大生产”的方式,也带来了“设计”——能制造、能流通、能使用、能回收,这也带来了“四品”——产品、商品、用品和废品。而国内的企业目前仍处于“设计=美工”、“设计=工程师的算法”的阶段,然而设计还是要从服务出发,为满足人民大众美好生活的愿望。

为此,可以参看下“德国制造”。德国一开始也是模仿,利用便宜的劳动力来生产,其受到压制后,抓住了标准的打造, 而如今我们可以看到“德国制造标准”虎行天下,抓住了标准这一非实体的层面,这也是国内企业家要关注的问题。未来生产标准的制定,才是今后核心竞争力的最根本保证。包豪斯就是德意志制造联盟所奠定的工业设计观念与机制的产物,当年德国官员考察英国工业革命现状后展开大辩论后,组织了一个跨行业的横向机构平台,以推进工业设计理念的全方位渗透。

而工业设计中最终的能力在于,协调各个利益集团的整体思考能力,而非从造型、色彩、质地的思考,因而在做工业设计时必须要跳出来,正确认识到思想理论、方法程序、技术及工艺设计。例如,常说的科技是生产力,科技可以造福人类但也会毁灭人类,像是无人飞机、无人驾驶、无人商店等,但人的主体性在技术中是缺失的。而设计是以人为本的,是一种可以制衡科技的思想。人在享受、也会去霸占,但最终还是要和自然和谐共存。

 

▲视频|柳冠中教授“人文清华”采访部分精彩回放

柳冠中教授认为,红点奖、IF奖等设计大奖中有中国的获奖产品并不能证明中国设计正在崛起,“红点奖、IF奖纯粹是商业机构来骗中国人钱。”他指出,红点奖在被承包给商业机构之后就成了一种商业炒作,在德国失去市场便来到中国开设,尽管一年中在中国的获奖作品有上千件,但从报名到参加评审,再到复审和展览,这些过程中都要支付费用,目的就显而易见。


- END -

备注:本文为综合整理编辑,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2019年9月3日下午

居然之家 | 高新至尊广场

诚邀您共同见证金堂奖2019全球启动盛典!

▲金堂奖2019全球启动盛典!

现场其他特邀嘉宾:金堂奖全国联盟创始人谢海涛、居然之家集团副总裁解涛、国际著名品牌设计师.艺术家刘华智、金堂奖全国联盟秘书长黄艳红、西部设计名片余平、西安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蕾、金堂奖人文美学研究院执行总监朱谦知等设计嘉宾将莅临参与本次活动盛典!

活动及参赛咨询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