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神偷, 一次有去无回的旅行

icon 2017-04-17 16:45:09
icon 0

摘要: 我是不是太执着了,与时间争了一辈子,争了这么这久,终究还是争不过时间,现在能够握紧的东西都不想再放了,看滚滚洪流,就好像是我的生活,正在被时间着急的冲刷着,却不知道到最后会剩下什么。

c

  我是不是太执着了,与时间争了一辈子,争了这么这久,终究还是争不过时间,现在能够握紧的东西都不想再放了,看滚滚洪流,就好像是我的生活,正在被时间着急的冲刷着,却不知道到最后会剩下什么。

  年轻的时候天天想着去旅行,想要怎么疯狂,反而忘了岁月才是一场人生最重要的有去无回的旅行。时间真是让人猝不及防,匆匆已经几十年,其实我早就明白人生在世好的坏的都会是风景,我固执,只是不想失去想争朝夕,但是别怪我贪心啊,我只是不愿醒。

d

  过去的老弄堂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妇人们家长里短,嘻嘻哈哈到处奔跑的少年郎,好怀念以前的时光,感觉只是一转眼,它们就已经离我那么远。

  现在的弄堂依旧是老墙斑驳的样子,但是现在的老房子已经没人青睐了,我经常走的那条被磨的润滑的青石板路,经常都遇不到一个人,很多时候都是我和狗在走。这条石板路走过了多少来来往往的行人,见证了多少人将年轻变成了过去,小弄堂的市井热闹生活已经没有了,每一个曾经在这奔跑过的小孩都在慢慢老去。现在一个人与狗相伴,有谁会想起,我曾经在这个石板路上也是健步如飞。

v

  窗外层层叠叠的树枝,被风吹过沙沙的响。

  还记那个知了鸣叫了一整天的夏天,记得那个挥汗如雨的午后,耳边是母亲踩着缝纫机踢踢踏踏的声音,我拿着大葵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燥热却睡眼惺忪,偶尔睁开眼,看到的都是母亲低着头踩着缝纫机的样子,母亲额头细碎的头发散落在双颊边,被风吹起,一漾一漾的。

  树叶的声音、风的声音、脚踏声,全都被刻在了记忆里的那个午后,我记得,那时还年轻的岁月 ,旧时光里的母亲还是老样子。

d

  老家的房子里有一面照片墙,墙上挂着一张张的老照片,上面的照片看上去依然还是很清晰,但是我知道里面的很多人都已经去世,现在留下的只是一张张照片而已。照片里的人和物早已经成为了过去,这只是在记录着,告诉我们以前发生了什么,告诉我们这些人这些事曾经存在过。

  还记得老房子的墙上每天都挂着书包生了锈的铁钉;门边那隔段时间就会量一次身高的刻度线;斑驳的墙上,我每次无聊都会拉着灯绳滴滴答答的将灯开了又关的老电灯;还有那些堆积在角落里的旧物件,看着这些东西,你会发现时光真的是贼,悄悄的偷光了你的所有。

 w

  一梦越千年,小苗已参天,

  寸心破万卷,躬身再耕田。

  那些鸡飞狗跳的过去,那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小年轻,那群叽叽喳喳想要上树的小伙伴,那个捉鱼打虾嘻嘻哈哈好不欢乐的少年,已经长大了。

  树过一年,年轮就会增加一圈,人过一年就会老一年,对于这样的变化,成熟的人学会了一笑而过。我遇见过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光怪陆离,一切都那么有趣,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想回过头去看看,却发现之前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v

  老街里面有间老房子,老房子里面有个老匠人,老匠人有个老手艺。老匠人平凡的日子,是日日重复着的消磨,他们忍过了寒冬和酷暑,受过了很多人的质疑,甚至还怀疑过自己,几十年如一日,就这样慢慢的白了头。 

  你要问他为什么这样坚持,也许,你应该看看他走过的时光剪影,然后再倒上一杯酒,慢慢的品一下他那些不再回来的时光,心如止水,你应该就能看清他为什么会这样坚持。你觉得他是匠人,但在匠人心里,可能他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老百姓,这也是为什么,值得赞美的事情大多都平凡,值得歌颂的大多都是生活中的小事。

v

  精华在笔端,咫尺匠心难,千工易遇,巧匠难求。

  我们在时间渐渐消逝的快餐时代,发现岁月可以赋予器物新的含义与价值。我们的每一个吊顶,都是由原材料开始,再经过一道一道工序,然后才慢慢变成成品,每一个吊顶成品都会因制作的工艺和制作时间的不同而变得独一无二。巴迪斯25年的坚持,不敢自称巧匠,也应该是老匠。

  岁月,25年,为了纪念这样的时刻,由时间这个老伙伴和巴迪斯这个老匠联手推出的新一期吊顶新品‘岁月’,用岁月的漫长和时间的眼睛来看清巴迪斯精于技忠于心的匠人之心,巴迪斯这杯佳酿,需要你细细的品。

s

s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