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尚访谈 | 苏昊臣: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做设计

icon 2018-09-19 16:53:51
icon 0

摘要:设计不是简单的堆砌,而是内心的感悟与传达,达到“人与自然最大限度的结合。”

 设计不是简单的堆砌,而是内心的感悟与传达,达到“人与自然最大限度的结合。”

  ——苏昊臣

苏昊臣上海申远一生一宅主任设计师

  【采访时间】  8月29日

 【采访地点】上海真北CasaItaliana店

【访谈实录】

  记者:请问您从事室内设计行业多少年了?当初进入这一行业的契机是什么?

  苏昊臣:十余年。进入室内设计行业完全是出于热爱,我痴迷通过在绘画的构图与色彩表现的过程中来传达心境。所以很多时候,设计作品能使我们看到一种精神物化的光彩,从而俯仰之间,载道于器。

  记者:那您觉得做了室内设计是不是一种妥协,没有成为艺术家?

  苏昊臣:于我而言,做室内设计并不是一种妥协,艺术是大自然投印在世界的影子,而室内设计则是美学在生活中的一种延伸和表现,因其本身就是一种精湛的艺术,更为我们的生活呈现更完美的姿态。

 记者:有人说,设计是一个很苦逼的职业?

  苏昊臣:与其说是一份很苦逼的职业,不如说是一份可以苦中作乐的职业。设计存在于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我们生活的空间,几无一物不由设计而得。可见,设计是即兴的产物:为了解决发现的问题,为了使生活更加便利、轻松、舒适、愉悦。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过程虽苦,但当真正设计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时,亦能感受到甘甜,所有的“苦累”其实都是一种沉淀

  记者:作为设计师,现在您目前处于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苏昊臣:现在更多是在吸收和沉淀的阶段,接下来将慢慢释放自己的设计符号,并会在作品中展现出自己特有的符号。

  我们这一代设计师,其实都是站在前辈或巨人的肩膀上提升的。能站在如此丰富的设计堡垒上表达无疑是我们当代设计师的幸运。然而设计师并不是一味的空想与现实世界脱轨的东西,他们需要构造概念、设计出原型、并不断精进。人生也是如此,只有在自己尝试了足够多的可能性之后,才会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才会发现什么才是最让你身心产生愉快和喜爱的那一种“审美”。所以,我们何不把人生的经历当做一场对“终极人生审美学”的把玩体验。这样的话,我们的人生体验也会变得更快乐、更有趣、更自我满足。

  记者:您是比较欣赏哪位设计大师?

 苏昊臣:已故的印尼设计师Jaya,深受前辈的影响,我比较喜欢做新中式风格。印尼设计师Jaya在融合了中式东南亚风格中形成了一套独有的新亚洲主义设计风格。“明月如霜,好风如水,四面云山无遮碍”是对作品富春山居的最好诠释。在以其澄净、空灵、深渺的人文东方设计,谨呈一代名流雅士的精神印记,致意传统,这是Jaya崇尚中国文化的表现。在保留和坚持最原始的同时也不要忘了进步。

  记者:您说现在设计是没有国界的,比如流行的新中式风格,另外一种是极简风格,大家说极简才是国际化的设计?

 苏昊臣:美是自然生长的。“不为某个朝代或风格而设计,而为找出美丽和宁静。”这也是我一直以来学习和秉承的美学理念。新中式风格越发受欢迎与国家经济和国际地位提升有关,人们渐渐地开始追求返璞归真。新中式风格更需要的是文化底蕴去充实,中国有着五千年的文化渊源,这足以让人感受到东方传统文化的意境之美。而极简风格更多的是一种哲学思想,价值观以及生活方式。两者不能说哪种才是国际化的设计,这些都是因人而异的。我所认为的国际化的设计,设计理念至关重要,它赋予作品文化内涵和风格特点,不仅是设计的精髓所在,而且能令作品具有个性化、专业化和与众不同的效果。

  记者:现在很多的日本设计师来中国发展,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苏昊臣:古语有:“今滕绝长补短,将五十里也,犹可以为善国”日本影响中国,中国也在影响各个国家,社会是一个共生体。受各国实际条件约束,日本特大项目落地性很小。而在中国如扎哈等国际大师的一些项目,从概念到落地基本上都可实现。不管设计的延伸还是设计的发展,跟当下的环境是有影响有关联的。这也是给中日设计师相互学习和交流的机会。

 记者:平时您有哪些爱好生活当中?

  苏昊臣:旅行,在旅途中捕捉美。画画时有构图的技巧,摄影时也要发现事物最美的角度。其实设计师与摄影师都在生活中感悟美,而美丽无从衡量,自然之美只存在观察者之心。一切随心,用心感悟空间。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