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物游心·明式家具收藏与品鉴艺术”研讨会在京召开

icon 2018-11-26 10:27:06
icon 0

摘要:11月18日,“乘物游心·明式家具收藏与品鉴艺术”研讨会在京召开。

  11月18日,中国嘉德在北京国际饭店进行嘉德25周年拍卖的预展。其中以“清隽明朗”命名的明清古典家具专场,集中了当今古典家具收藏的巅峰之作,引发众多业内人士的关注,人气十足。在明清经典家具之外,嘉德公司还向海外藏家征集了当代新制古典家具上拍,更让本次拍卖显得别具意义。预展当日下午,举行了一场名为“乘物游心·明式家具收藏与品鉴艺术”的研讨会。

  著名作家、明清家具研究者、锦江国际集团副董事长、锦江北方公司董事长海岩,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任兼主席团常务主席、中国宋庄艺术区新联会会长、“元亨利”品牌创始人杨波、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副会长、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常务主席、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伍氏兴隆明式家具艺术有限公司董事长伍炳亮作为主讲嘉宾出席研讨会,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主席兼新闻发言人、中央电视台大型高清纪录片、《家具里的中国》学术顾问、《中国古典家具》杂志总编邓雪松担任主讲嘉宾兼主持人。

  这场研讨会与会嘉宾都是中国传统家具收藏界具有代表性的重量级人物,分别是杨波、海岩、伍炳亮和邓雪松,由邓雪松兼任研讨会的主持人。目前,传统家具收藏圈分为两种,即玩老家具的人和新家具的人。那么,玩新家具的人应该怎么玩?是新家具有投资价值?还是老家具有升值的空间?新老家具的价值点又在什么地方?如何对家具的价值去进行品鉴和判断?如何去进行理性的收藏?四位嘉宾从自身的经验出发,分享了自己收藏、鉴赏家具的心得体会。现将这次研讨会的内容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第一部分:研讨环节

  邓雪松:海岩老师是大家熟知的著名作家,同时,他也是一位明清通吃、新老通杀的家具收藏大家,收藏门类复杂,海阔渊深。作为一个真心喜爱家具的发烧友,海岩老师是一路真金白银的玩过来的资深玩家,对刚入门的新家具收藏爱好者,您有什么忠告和建议?

主讲嘉宾 海岩主讲嘉宾 海岩

  海岩:我把玩收藏的人分为五家:

  第一,是行家。

  第二,是藏家,藏家就是专门经营某一类艺术品的人。

  第三,是专家,就是专门研究某一类艺术门类学问的人。

  第四,是投资家,就是专门买艺术品来进行投资的人。

  第五,是玩家。玩家不同于藏家,藏家买家具是有系列的,计划地进行某一门类的收藏,尽量做到门类清晰齐全。玩家是兴之所至,想到什么买什么,看到哪个顺眼就买哪个。

  我觉得今天到场的其他三位嘉宾是行家、藏家、专家的合体。在业内也确实有不少这样的人,他们懂得怎样去经营藏品,自己又有丰厚的、很讲究的收藏,同时又一直在专研这方面的学问。而我只是一个玩家,玩家没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我买的那些家具是挣了钱呢?还是没挣钱呢?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呢?因为不卖!我刚开始买家具的时候,是到先杨波那里去买的。他当时建议我不要买黄花梨的,让我先买一点小叶紫檀和红酸枝的家具。我说为什么呢?他说黄花梨太贵了,价格已经很高了。当初,别人给我介绍杨波的时候,说他是黄花梨大王。我心里说,我找你不就是买黄花梨吗?他当时不赞成我买黄花梨,说当时黄花梨的价格已经太高了。但是,我就是喜欢黄花梨,所以我还是坚持买了很多黄花梨家具。那是20年前的事情了,到现在黄花梨又涨了两百倍,算起来我应该是赚钱了。但是,我自己的感受却不是这样的,因为我的现金没了。感觉家里一堆东西,但是人却是很穷的样子。如果我愿意转让的话,哪怕是折价转让,现在也涨了100倍了吧?

  当然,对于刚入门的新家具收藏爱好者而言,怎么买,买什么,才能够更保值升值,这确实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我收藏的黄花梨家具虽然不卖,但是如果别人跟我说,你买的那些东西降价了,我心里还是会不高兴。如果别人跟我说,你买的那些东西升值了,我心里还是会有成就感。所以,不管是藏家也好,玩家也好,不管他的藏品卖不卖,都会把藏品的价值作为衡量他收藏成功与否的一个标准。

  今年嘉德秋拍的这个拍卖场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拍场。

  首先,它是一个混合场,有紫、有黄,还有榉,还有红。这种情况以前是不太多的,嘉德拍卖一般都是以紫黄为主。同时有红木,又有榉木的拍卖场,不是太多。

  第二,这次的拍卖场上有老有新,这也是不太常见的。过去,嘉德拍过新家具,也拍过榉木家具,比如江南文人专场,那是专门做专场的。但是,把新老家具不同材质的家具放在同一个拍场上,让大家有更多的选择。在展品风格的丰富性上,满足不同人群的喜好上,展览的规格上,这次的嘉德拍卖都是做得比较成功的。刚才,我大致看了一下,这次拍卖的家具无论是新家具还是老家具,只紫黄家具还是榉红家具,都是精品,今年的水平还是很高的。

  老家具和新家具我都收藏,紫、黄、榉、红、柴、漆家具我都喜欢。但我知道收藏圈里,喜欢黄的,不喜欢紫的;喜欢明式的;不喜欢清式的;喜欢柴的,不喜欢紫黄;喜欢老的,不喜欢新的;喜欢新的,不喜欢老的,这样的人非常多。我是什么都喜欢,往往是兴之所至,看见好的都想据为己有。

  邓雪松:非常感谢海岩老师关于家具收藏方面对我们的提醒和建议,正如我们前面说过的,海岩老师收藏的家具,既有新家具也有老家具,既有明式也有清式,既有硬木也有漆木。我想问海岩老师,在购买和收藏家具时,您所遵循的价值判断标准是什么?

  海岩:老家具有老家具的评判标准,新家具有新家具的评判标准;紫黄家具有紫黄家具的评判标准,漆柴家具有漆柴家具的评判标准,它们是不一样的。比如,我们应该怎样去评判一件新家具的价值呢?伍炳亮先生曾经提出过型、艺、材、韵四个家具的评价标准。首先,他把造型放在了第一位。艺,是指工艺,包括雕工、线角、打磨、榫卯等等?材,是指材料。韵,是指形而上的东西,是家具给予你的一种只可意味不可言传的欢喜感,以及和你的历史文化知识的贴合感。新家具,尤其是黄花梨家具,料钱占了整个家具价格的90%以上,所以料一定不能错。收藏者要学会区分海南料和越南料,红料黄料、老料新料。是一木一器的?还是一板对开的?这些都会影响到家具的价格。

  当然,如果一件家具的型错了,那就什么料都不值钱了,工艺不好就差了一口气。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品牌的影响。我当时买黄花梨家具为什么要找元亨利呢?就是冲着元亨利是大品牌,品质有保障。伍氏兴隆的东西,也是伍炳亮个人的品牌,他的黄花梨作品价值一直是比较稳定的。

  而老家具就完全是另一种评判标准了,没有材大材小的概念。比如,一个小马扎就那么几十根棍子,但它的价格可能会高过一张餐桌,甚至高过一张大顶箱柜。

  老家具的评判标准:

  一是年分,就是年代;

  二是路份,是指宫廷的,还是普通老百姓的;

  三是修配的程度,老家具一般多多少少都有修配,如果有一件老家具,从来没有动过手,那就贵了;

  四是品相,老家具一般比较破旧,同样的东西,同样的年份、路份,品相完好的价格就高;五是传承,主要是看一件家具是从谁的手里出来的。比如,从王世襄先生玩过的家具,或者某个大的拍卖公司拍卖过的家具,它的质量保证和故事性,就会使它增值。所以,新老家具审美的内容和价值的判断标准是不太一样的,不同的家具,就要有不同的参考方向。

  我觉得,如果斤斤计较,患得患失,玩收藏就会变成一个痛苦的过程,因为总会有更好的东西或更便宜的价格。过于在乎这些,心里就会变得煎熬。所以,我建议怀着快乐的心情,怀着文化的目的介入收藏,让过程的完美和过程的愉悦取代赢利的目的。这就是我给大家的建议。

  邓雪松:谢谢海岩老师,刚才海岩老师讲得非常的清晰,对于收藏的要点、材质风格的选择、个人角色定位等问题的分析都很重要。杨波在我们行业里也是新老通杀的代表人物,被业界誉为海南黄花梨的教父。在这里,我想请杨波先生谈谈他对家具收藏的感想和体悟。

主讲嘉宾 杨波主讲嘉宾 杨波

  杨波:几十年前,我进入家具收藏领域,首先选择的就是黄花梨家具,一直以来对紫檀就兴趣不大,而是吃足了黄花梨。元亨利这个品牌可以说,也是得益于我的老家具收藏。随着收藏的老家具越来越多,我们在制作新家具的过程中,会逐渐的发现很多不足。和老家具尤其是顶级的老家具相比起来,我们制作的很多新家具从工艺到韵味,差别还是很大的。我们先辈人工艺制作上的精良程度上,在某些方面,我们现在还真的是没有办法去超越。比如,这次参加拍卖会的“明晚期黄花梨高束腰三弯腿榻”,假如我们没有那个制式,我想现在我们的工匠和设计师也无法设计出这么完美的一件器物出来。

明晚期  黄花梨高束腰三弯腿榻明晚期  黄花梨高束腰三弯腿榻

  这些年来,在老家具收藏的过程中,我们对老家具中制式、工艺好的都进行了复制。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很多全国各地的业内人士把我们这些复制的家具买回去,又进行再复制。每当我看到这些复制的家具,尤其是那些工艺做得好的复制家具,我感觉还是很欣慰的。因为我们自己进行复制,生意上赚了钱之外,还能看到这种文化上的传承。

  我没有想到这次嘉德秋拍,能有这么好的东西给我们大家呈现出来,嘉德真是费了一番心血。这也是这十几年来,为什么一有家具拍卖我们都想去看一看的原因。对我们的设计理念,文化符号,都是一种学习的机会。2013年,我在嘉德拍卖看过一个带马蹄、霸王枨、碗口线的小翘头案,当时我一看就走不动,太漂亮了!我把这个案拿下来了之后,很多圈内朋友看了都很兴奋。我在喜欢老家具收藏之后,对新家具的制作工艺也提升了很多。同时,因为我比较喜欢书画,我的企业也在宋庄这个文化聚集地,文化是相通的,我画画的过程,也给予了我在家具制作上很多灵感和启发。

明中期  黄花梨高束腰霸王枨翘头条桌(杨波 收藏)明中期  黄花梨高束腰霸王枨翘头条桌(杨波 收藏)

  邓雪松:谢谢杨波先生,他讲的比较谦虚。老家具直接传承了整个明式家具的体系和传统家具制器的精华,如果你不喜欢老家具、不懂老家具、不去研究老家具,想要做好新家具基本上不大可能。因为你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去对抗明清数百年的精华。因此,对老家具的经典器物了解非常重要。

主讲嘉宾  伍炳亮主讲嘉宾  伍炳亮

  伍炳亮也是一个老家具制器的身体力行者,他既在收藏老家具,也在制作新家具;既在仿老家具,也在研究老家具。我想问伍炳亮先生,对于新老家具收藏,您认为从现在的收藏体系上来看,存在哪些误区?

  伍炳亮:我从八十年代开始收购老家具和海南黄花梨老料,可以说是黄花梨改写了我的人生和命运。当我在投资收藏老家具的时候,也在不断学习、研究,不断地把自己的心得体会和经验应用到传统家具的设计之中。我觉得做家具,定位非常重要,我们要传承、要学习中国传统家具的精华,吸收传统家具中的营养,对美中不足的地方进行改良与创新设计。

  我们应该如何保证投资收藏的家具,有保值和升值的空间呢?首先,我建议大家要多看、多比较,只有多看、多比较,才能提升自己的审美与鉴赏能力,要不断学习、研究,提升自己的眼光。

  其次,定位非常重要,我一直提倡好家具应该符合型、艺、材、韵的标准。第一,型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造型的优美,款型的经典;第二,是艺,远看看造型,近看看工艺;第三,材料一定要有美感。第四,是神韵美。我相信,只有创作了美,才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只有创作了美,才有市场,家具才能拥有附加值。

  我给大家的第二个建议是,投资与收藏选择比努力更重要。只有好的名贵的木材,只有精品的家具,才有收藏价值,贵东西有贵东西的原因和价值。不要因为今天买贵了,而烦恼重重,也不要总是去想要明天就能赚多少钱,不要想这个,我们要用时间去体现投资的价值。

  2007年,我卖过一张黄花梨圆包圆霸王枨画桌,一木一器,两米二长,九十多公分宽,我很喜欢,本来不舍得卖。但因为当时资金比较紧张,于是就割爱给了一位藏家。这位藏家想上个保险,就跟我打了一个赌,他说:伍先生你敢不敢明年再加价把这张画桌买回去?我说,没问题。第二年,恰逢金融海啸,但我的资金压力已经缓过来了。这位藏家此时再找到我说:伍先生,一年过去了,那张画桌现在有没有20%的升值空间?我说有啊。我明白他的意思。于是我加价20%收了回来。2010年的时候,有位客人又看上了这件作品,他的开价已是当年价格的四倍,但我没有卖。因为当时这件家具仅材料成本,就已经与他的出价一样多了!

主讲嘉宾兼主持人 邓雪松主讲嘉宾兼主持人 邓雪松

  邓雪松:海岩老师刚才也提过,黄花梨从他开始收藏到现在涨了200多倍,但是黄花梨今后再涨200多倍吗?不太可能!现在,黄花梨的材料价格在涨,但是中低端的或者普通的黄花梨家具在跌。也就是说,你以前买了中低端的黄花梨家具,现在想卖出去,还卖不到材料钱。与此同时,黄花梨精品家具的价格却一直在持续上涨。现在处于一个价值分化的阶段,买什么都能赚钱的时代过去了。

  再看来老家具,如果我们注意看老家具的拍卖,会发现这几年拍到标王,往往不是以前我们熟悉的标王类家具,而是我们没有想到的家具类型,这些新的标王类型家具主导了全球拍卖市场对明式家具价值的认定。比如,前一两年,有一只花几拍出了4千多万,这是所有的人都没想到的。由此,我们可以想到,一个由文化价值和造型艺术美感主导的新的时代到来了。所以我觉得,现在还有很多机会可以捡漏。捡什么漏呢?不是捡材料的漏,而是捡文化的漏。如果我们以文化的根基,来区分和判断家具的价值,那么还将会有丰厚的回报。

  第二部分:观众提问环节


现场观众互动提问现场观众互动提问

  观众提问:我问一下海岩先生,您收的第一件家具还在吗?这件家具是什么类型的,品质是如何?

  海岩:第一件当时是马未都先生他带我一个店里买的,就是伍炳亮先生在北京的那家店。店里是有个四面平的条桌,那时我还不太懂黄花梨,马未都过去就跟我数条桌上面的小节子,跟我说那个小节子叫鬼脸。他数了共有28个鬼脸,然后告诉我这叫银河系28星座!(笑)这是我的第一件家具,我现在还保存着。我在那个条桌上面放了块很重的灵璧石,将近20年过去了,这个家具没有一点打弯,它是独板的。

  为什么到了明代的晚期,中晚期才出现明式家具?明式家具得到改进和完善,这其中和人们开始使用硬木来做明式家具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一般的软木家具很难做得出这样大横跨度的结构,就四条腿,中间什么都没有,软木家具必须要有支撑,否则时间久了它会弯、会散,但是硬木家具很好地解决这种问题。我们今天在下面看到的家具,很多都已经几百年了,上面有可能都放过重物啊,做什么用途的都有,但严重变形的很少。我那块灵璧石,两个人才抬得动,放在我张案子上至少有十五、六年了,竟然没有一点变形。

  硬木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第一, 硬木家具的榫卯会更精密,柴木的榫卯就会粗一点。

  第二, 硬木为家具造型的空灵提供了条件。

  第三,明式家具讲线脚,用柴木就不太容易出线脚,因为它的纹理相对粗糙。但是硬木,特别是紫檀、黄花梨,就可以在线脚上做得非常的精细。并且经过了几百年岁月的磨练,它仍然还能保持这种锋利的线脚。软木家具是另外一种审美,它的沧桑感、它的大款型,但软木家具的线脚不如硬木家具那么精细。

  观众提问:我想请教杨波先生对于我们这些普通的家具爱好者有什么建议,或者推荐我们可以购买哪些材质上比较有潜力的家具?谢谢!

  杨波:我们先说老的黄花梨,我认为黄花梨现在还是在底端、在低潮,真正收藏的空间在将来还是很大的。前年嘉德家私季拍卖的黄花梨家具总和,在艺术品投资这块,还不如一张字画,一件瓷器,所以我觉得还是在低潮。

  关于其他材质的家具,在从2014年左右开始,我越来越看好白酸枝。第一点,历史传承的比较早。明代晚期就有了白酸枝的影子,比红酸枝还早;第二,资源量比较少,白酸枝只有红酸枝资源量的五、六十分之一;第三,白酸枝的纹理、色泽跟黄花梨很像,所以这种材料做出的明式家具韵味很足。

  很多人问白酸枝这么多好处,为什么这么年的白酸价格没起来啊?这是因为:第一,其实,白酸枝过去的价位比红酸枝高得多。第二,白酸枝的设计制作的工艺要求要高于其它材质的设计制作工艺。比如花纹,如果板面的花纹不一样,色泽不一样,产品就很难卖。这也是很多企业,特别是大型企业做白酸枝家具时遇到的很头痛的事。

  我自己用白酸枝仿制了很多明式家具,用白酸枝仿做出来的家具韵味要比用红酸枝好很多。如果喜欢明式家具,鉴于黄花梨家具价格很昂贵,对普通的家具爱好者,我推荐白酸枝。

  观众提问:我想请教一下,刺猬紫檀,非洲红檀,非洲黑檀等等,这些材质的家具是否有收藏价值?

  邓雪松:杨波说过一句话:正确的选择,比盲目的努力更重要。如果他以前做的是刺猬紫檀,我们今天肯定不会请他来当嘉宾,他也不可能到得了今天的位置。实际上,绝大部分红木材料,除了海南黄花梨都不产在中国,材料本身挣不了钱,材料的背后一定要对应到家具的形式和文化。我们可以看到,只要是和家具的形式和文化脱离的材料,无论怎么炒作都会被打回原形。

  其实,要判断什么材料能挣钱,我们可以总结出几个规律:

  第一,这个材料必须是在历史上得到了广泛的沿用。就是看它在历史上是否用来做过家具用材,得到了历史的检验。

  第二,这种材料的价值得到了最大范围人群的公认。比如,黄花梨不是在中国才值钱,在国外也值钱,是全世界都认可的硬通货,不是小范围的。

  第三,要看这个材料有没有形成对应的风格和流派。明式家具对应的是黄花梨,清式家具对应的是小叶紫檀,广式家具对应的是大红酸枝。是因为这些家具流派风格的成熟,带动了某种材料价值的增长,而不是反过来。

  所以,我觉得对新兴材料的投资方面要特别谨慎,我不认为把黄花梨或其它的材料囤在家里,就一定能挣钱。

  观众提问:我买了几套越南的广式家具,特别大,雕满了狮子还有龙,工艺流程都没有我们的那么到位。对于这种料是对的,但款型和工艺都比较差的东西,是一文不值,或者还是能够保值?谢谢!

  伍炳亮:购买收藏家具时,我们一定要提升自己的眼光和鉴赏力,去区分一件家具的好与差。中国传统家具有千万种款型,既有经典款式,又有普通大路货;既有宫廷风格,又有民间风格。但有的企业在家具制作时,对传统家具好的东西不去学习、不去传承,却去传承一些普通类的款式、大路货风格。如果这样,就算你的工艺再好,材料再名贵,做出来的东西始终不会有贵气,因为这种家具首先出生就不好。

  不同级别的家具,市场行情会有很大的差异。古董家具和明清老家具也是一样,里面有非常经典器型的家具,又有普通类别的家具,甚至很土做的家具。刚才你提到越南货,越南人往往要花费五、六吨材料去做一套沙发,假如按照三、四十万人民币一吨的成本价,一套沙发的材料钱都要达到200多万人民币。但是,为什么这样的一套沙发在越南只能卖出20来万元人民币,还不到材料成本十分之一的价钱?因为这是一件普通实用型的家具,没有艺术含金量。

  观众提问:我知道海岩老师是一个收藏家,你也收藏了很多伍炳亮先生的作品。我想听听您对伍炳亮先生作品的评价,以及您自己的收藏体会,谢谢!

  海岩:我是新老家具都收。我认识很多老家具的收藏家,有个别的老家具收藏家跟我说不敢看新家具,说怕把眼睛看脏了。后来,看了我收藏的新家具后,98%以上的老家具藏家都说改变了对新家具的观念。说没想到新家具也能做的这么好,不让古人。我就问他们,之前你为什么不喜欢新家具呢?他们说:第一,是因为原来看到的新家具做得太差了,一直是这个印象,现在才发现新家具也能做这么好;第二,我们一直认为新家具有贼光,不像老家具那样有皮壳包浆。我说对明清家具的审美,是从古人那里继承下来的,并不是从我们这一代人才开始的。在明代,当时的黄花梨家具并没有皮壳包浆,它是新的!那你能说喜爱黄花梨家具的明代文人就没有水平吗?再比如,你看现代的瓷器有贼光,你就又说,雍正、乾隆的官窑瓷器光泽多好啊!我说,这些官窑瓷器在雍正、乾隆的时候都是新的呀,都有贼光、没包浆!那你能说雍正、乾隆都是傻吗?没水平吗?

  另外,我觉得价格对人的审美是有一定导向作用的。比如玉石,是水头越高越便宜,越油润的越贵。相反,翡翠水头越高的越值钱。所以这种审美标准是存在差异的,价格对审美是有引导作用的。20年前,新的黄花梨家具很便宜,老的很贵。当现在新的黄花梨家具越来越贵的时候,大家都开始对新家具肃然起敬了。为什么明代文人把黄花梨作为明式家具的首选材质?为什么现在世界上各大国博物馆,只要是收藏了中国家具的,基本上都是以紫黄为主,特别是以黄花梨家具为主?世界三大拍卖公司拍卖的中国传统家具,80%都是黄花梨家具。我认识的中国国内的大藏家,买回来的家具80%以上都是黄花梨家具。国内的各大拍卖公司,每年拍出去的家具,也是以黄花梨家具为主。这是因为黄花梨的材料之美是我们无法漠视的,虽然我们一直在强调家具主要是看工艺,但其实家具的材质之美本身也是很有价值的。

  我买过元亨利的家具,也买过伍先生的家具,他们俩的家具还是有一个缺点的,就是比较贵。我以前就说过,我曾经是个有钱人,认识他们之后就没钱了。我记得嘉德有一本杂志叫《嘉德通讯》曾经采访过我,他们问我说,海岩老师你原来是收藏新家具的,什么时候升级了,开始收藏老家具了呢?我说,自从新家具买不起了之后,我就开始收藏老家具了!因为这些年来,新家具的价格,无论是海黄还是越黄,都比老家具上涨得要快。

  编者后记:

  回顾历史,中国古典家具经历了“墙里开花墙外香”的尴尬,经历了低价外流与高价回流的反复过程,为此我们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总结现在,经过近十年的发展,以黄花梨明式家具为代表的新仿家具无论是从材料的稀缺性,还是从价格的昂贵度来看,都已经开始赶超老家具。与此同时,当代古典家具行业也已经进入了一个转型阶段,如何挖掘家具背后隐藏的传统文化和艺术审美价值,成为行业转型升级、健康发展的关键。前鉴不远,我们只有清醒地认识到古典家具的文化与艺术价值,进而发现其中隐而不显的中国精神,才能避免重蹈历史的覆辙。本次“乘物游心•明式家具收藏与品鉴艺术”研讨会对新老家具收藏、家具价值判断等问题的探讨,让我们看到了业界有识之士对中国古典家具未来的深刻思考和积极探索。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