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令坚似乎与空气净化领域有不解之缘。他 2005 年起住在广州芳村,距离广州钢铁厂直线距离不足两千米,空气污染程度可想而知。“在谷歌卫星地图看能看到广钢上空方圆一两公里是油污的五彩斑斓颜色,家里一天不打扫就沾上一层灰,这灰还是黑色的。” 2008年,他接触到暖通行业“洁净室”这一产品,从而了解到“净化”这一概念。联系到自身生活体验,梁令坚开始思考:“老百姓的家里是否也需要空气净化?”

抱着这个疑问,梁令坚开始了琢磨这个行业。2009年,他成了某品牌的广东总代理。2010年,其代理销售额已过千万,在广州有四五个专卖店,在珠三角有较为完整的销售渠道布局。

在这个几乎空白的市场, “垦荒者”梁令坚发现,真正购买空气净化器的人群都是经济金字塔顶端“非富则贵”的企业或个人。对于普通老百姓,“如果你问1000个广州人,可能有999个不知道空气净化器是什么玩意。老百姓到专卖店会疑惑:这是风扇?空调?音响?”当得知这是可以去除甲醛、颗粒物的空净器,他们大都很不屑:“广州两千万人都这么呼吸,我还怕这个?!”这个就是当年真实的市场认知。

新颐年轻化的创业团队

新颐年轻化的创业团队

代理做得风生水起,但“从2009年到2011年,我们作为代理基本是厂商的‘复读机’,厂家说什么我们就跟消费者说什么。”梁令坚透露,空气净化器最常用测量法是对比进风口和出风口的PM2.5数值。但某天在距离出风口两米处检测时,发现优化数据并不明显,接下来对整个空间的测试更是论证了这个事实。

由此,梁令坚对自己所代理的品牌乃至市场上所有空净产品的净化效果都产生了怀疑。这个怀疑持续到了2012年,随着北京的灰霾,PM2.5和空气净化一跃成为大众关注的热点。许多传统品牌和不知名的品牌纷纷也瞄准了这个市场推出空气净化产品。但拿着各种检测数据的梁令坚和他的团队反而多了很多困惑:

一是行业混乱,某些品牌商对消费者随意误导,功能吹嘘,实际使用效果偏弱。二是价格虚高,外资品牌和新进入行业的品牌抱着暴利心态,产品价值与价格严重不符。拒绝了无数品牌对他的团队抛的橄榄枝,梁令坚下定决心自己做一台真正有效果的国民级空气净化器。因此,对性能效果的质疑是梁令坚创业的起点,也是方向。

2012年,梁令坚团队一心投入技术研发,经历两年多摸索,首款产品新颐空气净化器小白1.0于2014年11月正式登陆京东众筹,价格仅1999元。同时作为京东众筹明星项目参加京东联合北京财经频道打造的《众筹梦想》电视节目。

随后,新颐小白1.0参与了科技媒体“中关村在线”2014年度空气净化器年度横评,横评23款产品单价最高14980元,均价6362元,小白1.0作为唯一一款2000元以下、最受欢迎外观投票第一位、综合横评排名第六、推荐指数最高四星半的产品。因亲自评测,2015年4月 “中关村在线”新办公室把新颐空气净化器作为首选净化器。

一直以来,抨击空气净化器价格虚高人士常说“空气净化器就是风扇加滤网,再加外壳”。事实如此,珠三角地区很多做小家电的工厂,摇身一变就做空气净化器,珠三角集中了空气净化器大部分的生产企业,然而甚少知名品牌。

事实上,做空气净化器不难,但做一台好的空气净化器有着严格的技术要求。梁令坚本人从事暖通行业多年,对空气动力学原理有着丰富的经验,并且是广东省内进入空气净化器领域较早的一批人,在行业内有足够的沉淀和资源。在新颐空气净化器的研发过程,梁令坚坦言得到相关领域的许多专家、老师给予了许多的专业建议,“比如说当年还没多少品牌关注CADR,专家建议你一定要做CRDA值,这才是性能核心;要控制噪音,这是最重要的用户体验;甚至专家老师会亲自指导如何进行滤网、风道设计优化。”

2014年10月22日,由新颐联合广州市微生物研究所(空气净化器新国标起草单位)等共同成立了“高性能空气净化滤材联合研究院”,这也应该行业内极少的跨界研究院。

梁令坚参与《众筹梦想》电视节目拍摄

梁令坚参与《众筹梦想》电视节目拍摄

“为自己争口气”,这是新颐小白1.0的广告语,它不仅意味着产品为使用者争取新鲜的空气,更是国产草根品牌要在外资品牌占据大半江山的空气净化器市场占据一席之地的宣言。在国内,无论你在哪一个电商平台搜索“空气净化器”,出来的结果无非是夏普、松下、飞利浦、Blueair等一些外资品牌,大多来自美国或日本。2015年市场份额前十名的品牌,大部分都是外资品牌,前三名就差不多占了市场60、70%的市场份额。然而这些外资品牌产品价格高昂,让普通老百姓难以接受。

新颐空气净化器小白1.0价格1999元,滤网价格200元,从整个品牌定位于“国民空气净化器”。这意味着新颐的产品不单性能过硬,且价格不能高。“空气净化器在现在的中国环境应该是必需品,不应该是享受型产品。我希望真正有效果的产品能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

2015年9月,新版空气净化器国家标准发布,并于2016年3月1日实施。作为一直参与新国标修订的品牌,梁令坚指出,消费者在购买空气净化器时可以参考四个标准。一是看CADR(洁净空气量),CADR值×(0.07~0.12)= 适用面积。其中0.07~0.12取决于居住环境的空气质量和使用环境的密封性。二是CCM(累计净化量),即滤网一共可以处理多少毫克的污染物,数值越大滤网寿命越长。还有两个体验相关的指标,一是噪音,新颐小白1.0采用CFD模拟风道系统,最低噪音21db,最高风量也仅51db。二是能耗,小白1.0常规运行3.5W—45W,24小时运行仅需电费8分钱。

梁令坚认为,随着新国标推出和执行,将加速行业的洗牌,靠吹嘘的劣质企业将被淘汰。不再停留在玩概念,而是踏踏实实地做产品的企业才有未来。

Q1:您如何看待目前的空气净化器市场?

梁令坚:2015年中国空气净化器行业很热,但市场偏冷,数据显示今年1-10月空气净化器销售额同比下降了10.3%。总体而言,国外空气净化器的家庭普及率普遍都在20、30%以上,最高的甚至70%,中国家庭只有1%,空气净化器在中国的普及,还任重道远。

Q2:创业这几年,有没有印象比较深刻的事?

梁令坚:创业这几年,为了做好一台空气净化器,我把市场上的大部分空气净化器都买了回来研究,你看到这里办公室都这么多,这个学习研究的过程对于曾经的我来说是很艰难的事,这个过程痛并快乐着。

Q3、从文艺青年都技术宅,您的生活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梁令坚:我以前算是半个文艺青年吧,喜欢文字,比如唐诗宋词,对数据一看就晕,对技术不关注。现在经常琢磨数据,研究技术。哈哈,现在已经退出文青江湖很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