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火”炖煮中国设计圈 身陷其中却不愿脱身

icon 2017-03-29 15:49:46
icon 0

我们可以设计空间

设计产品,设计一座伟大的城市

但我们无法『设计人性』

无法设计一个村庄的宁静

 

我可以竭尽所能

超越自己

深爱你们也为他人深爱

思考存在的意义感受身边的事物

 

人的成长是『超越欲念』之路

生而为人

是作为物质的存在?

作为生命之物?

还是作为生活之人

 

抚养孩子爱他们

使之自信、开放、学会爱

我愿告诉他们我的认同

并且分享我不苟同的

体验美食和旅行的乐趣

艺术和文学的美好

欣赏壮丽的黄昏之景

接受风雨的洗礼

探索宇宙的壮美

 

我们的历史

以自由与平等作为代价

『换取』人们向某种更『人道』的方向演进

总有一条道路会引导我们趋向光明

 

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活得有意义

我希望活得深刻『汲取』生命所有的『精髓』!

把非生命的一切全都击溃

以免在我生命终结时

『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活过』


...


炖煮中国设计圈


赖声川、肖全、西川、朱青生、林谷芳……,列阵当代中国最具人文高度的学者、文艺精英,凌宗湧、梁建国、陈耀光、琚宾……汇聚两岸三地最当红设计师菁英,齐聚最具人文积淀的乌镇,共话人文与设计。2016年6月仲夏,这场由【ADCC生活艺术学院】在乌镇举办的首届「ADCC人文设计周」把我惊着了!


这把人文设计之火,“文火”炖煮了喧闹的设计圈,原本的喧闹沸腾里又多了些与以往不同的味道。烧脑的课堂上,没有单一枯燥催人欲睡的讲课模式,没有沾沾自喜的霸王同学,即便是盛名远扬的大咖,也只是莘莘学子中的一位。任性的讲师规格集合多元素人文与美学角度,只为触动你某根深埋的神经。


❶ 什么课这么牛

 梁建国陈耀光琚宾都不想毕业!

喧闹的设计圈里圈外,以设计之名设立的学院课程多如牛毛,而让你自甘身陷其中的大概不多,而能聚集中国室内设计圈盛名远扬众多大咖的更是鲜见。梁建国、陈耀光、琚宾、陈林、孙建华、佘文涛、陈卫新、陈彬、金捷、梁知、单鸿斌、孙扩、吴滨……这份【ADCC生活艺术学院】学生名录表里,几乎覆盖了中国室内设计界精英和中坚。原本给三期学员开课的课堂里,还看到了“蹭课”的一期同学梁建国、琚宾、孙建华多位中国当红室内设计精英。他们说“留级”最好』,老师的课程都太棒!日日准时来抢座,日日关机手写笔记。

明星学员认真听课


乌镇昭明书院的傍晚,高大的女真树散发阵阵清香,一期学员经过抽题答辩,在花树下举办了毕业典礼。课程中人气最高,颜值与讲课水准具高的朱青生代表导师颁发毕业证书。之后码头边十几张桌子排起的长桌宴,成为了乌镇的一景和设计圈难忘的一夜。


... ... ✄ ... ... 


【ADCC生活艺术学院】成立之初,

我曾“故意”诘问发起者梁建国、陈耀光、琚宾、汪莎:

附庸风雅乎?他们是这样回答我的:


 @梁建国 


我是这个课程第一个报名的,很多人以为我在做秀,其实是我一直在关注。中国陈设委的这个课程出来之后,名单一报出来,看得我太惊讶了,全国设计精英全在里面。这也是我一直自己想补的课,现在感觉自己缺失的就是人文的东西,这是我心灵的第一反应。第一堂课,朱青生老师讲到五分钟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内心从来没有过的快乐,从来没有过的冲击。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听了什么,也不知道到底对我有多少用,但是我接受到了,是从我的内心,血液里面的,基因里面接收到的信息。反正我不是炒作,也不是作秀。人吃饱了,还需要其他的能量补充。

 

@陈耀光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黑匣子,但未必你可以打开。当环境、导师、精神、阅读经验以及前人对事物、财产、名利、功利的态度等等真诚智慧地总结可以帮助开启你的黑匣子。设计师要有情怀,我们要把自己的技能通过自己的真实的情怀确切的精准的表达出来,并且对别人有益,那才是有意义的事情。设计师手上的笔要仁慈和灵巧,仁慈是为了别人不是为了符号,仁慈要经得起几百年人的居住保彰安全和舒适,不要因为你的存在让他们膜拜你的眩目。灵巧是,环保、节能、技巧,不是简单问题复杂化。这些启蒙和感受都要从人文艺术里来。一个一个空间穿插,里面充满着伦理,谦卑、阶层和当时的人的生活价值观,这种东西是柚木、铝合金是描述不出来的。生活艺术学院关注“生活+艺术”,不要把艺术隔离在大都会,需要门票排队进去。要把艺术和生活平面化、接地气,这个课程将通过我们有限的积累传递给更多的人。


 @琚宾 


对我特别有用,我指的有用是我当时内心的反应,比如我听到朱老师讲传统美学和当代的关系,让我把感兴趣的领域有了一个清晰的系统梳理。听到这种讲座我很快就感动,但是很快的会从我的身体里面离开,这是演讲对人的启发。设计师最重要的不是解决技术上的问题,技术的问题最终都会解决掉,但养你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什么可以养着你,你的温床在哪,如果你的温床没有了,你的创意就干枯了。只有人文艺术才可以把这个温床建立起来,人文艺术对我来说它是用很真实、有温度的方式在滋养着自己,同时启发你寻找来源。


 @汪莎 


ADCC生活艺术学院,人文是整个学院的精神,首先我们学院出来的人要有情怀,第二我们输出的价值,对人类做的事情,不断的要让设计师强化。人文的精神会整个贯穿人文艺术学院的始终。


乌镇民国毕业照


在乌镇连续烧脑的几日课程里,你听到花艺设计师不讲技法,讲向自然借美之心法;知名设计师不讲大项目,分享如何用设计专业参与老街区保护,关注城市背面街区机理和人文环境;来自台湾的人文学者分享人文设计是如何帮助池上开启文化复兴的,还有人自问:我们,还相信谁?信任之花是人中最美的风景。

你是不是和我一样,也觉得,这些无用之用的“心经”在日日加持你那颗快要被吞没的心。


❷ 若不为附庸风雅

 设计可以从人文里学到什么 


如果开设设计人文艺术课程不为附庸风雅,那么设计可以从人文里学到什么?赖声川、肖全、西川、朱青生、林谷芳……人文设计课程的导师团涉及了著名人文学者、摄影师、文艺精英、室内设计师,来自各领域的跨界冲撞启发下,设计能吸收到什么营养?


学员认真听课


北大著名艺术史研究者学朱青生以《世界艺术境遇下的中国艺术》为视角,试图启发“设计能从当代艺术中学习到什么”的思考。

朱青生:狭隘的文化复兴与传统观


当下的中国的境遇是:明明我们在世界上,我们却认为在我们之外有一个世界,认为西方的文化世界在压迫着我们,遮蔽着我们自己的文化,想回到我们自己的文化中。出于民族的自尊心和要与世界上其他的民族,尤其是发达民族平起平坐的愿望,并且希望拉开差距,才决定要把自己的一些文化的特点强调出来。但是我们没有想到,如果我们想要民族复兴,最重要的并不是说告诉别人我们曾经有过什么。而在于我们是否可以引领人类未来的发展,因为我们的存在,世界就会因此被变化,文明就会得以推进。如果我们不能够引领世界,那么我们在世界上平等的地位是无法获得,更不要说民族复兴。

因为当代性的发展,有了现代化的成果,才使得西方成为一个强国。一切以为自己的传统很伟大,热泪盈眶的歌颂、沉迷于自己传统的民族和国家,无一例外都是现在世界上最落后的国家。


人文科学并不是在讲一些文化上的好看的事情和好玩的节目。人文科学根本上是对人的本性和世界的本质进行透彻的观察和穿透,这才是人文科学。

我们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是思想问题。人类文明发展的过程中,历史上的传统只是我们曾经遭遇的一部分。而今天我们每个人都有文明的责任,对人的权利、平等和公正的机会都有责任去推动它,而不能因为自己喜欢哪一样东西,就放弃了对于这种本质的追求。这个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人文科学的真正的意义之所在,而历史上的人文科学的成果,只不过是我们观察、阅读和思考的对象而已。


当代艺术,实际上是希望艺术,它能够突破一些限制,让人走向更为自由和开放的可能性。尤其是在不够自由和不够开放的地方,这样的艺术就显得必要。如果没有这样的艺术,人就会无意中间做了精神的奴隶而不自知,这个是最危险的。

在家里窝里横,称王称霸,这很危险,因为这就丧失了我们刚刚打开的一点局面。如果我们不能够和人类最优秀的文化一起来共同创造世界的未来的话,我们就会因为个人的权利和个人的光荣,而使得整体的人民失去接触和快速走向文明的机会。


我们研究古代的东西,不代表我们必须要这么做。把古代的东西变成了限制和枷锁,就是对人的自由的限制,也可能是在维护背后既得利益集团的权利和利益。

坚持传统和经典文化,表面是艺术家、是设计师,其实背后是驱动这些艺术家和设计师选择他们的作品和方向的甲方。那个甲方不是政治权威就是宗教权威,或者是利益权威。我们要非常警惕,不要振振有辞的被一些莫名其妙的说法所干扰。我们可以保护热爱我们自己的传统,但是我们不要因为拿自己的传统来作为限制别人探索和发展的理由。


著名作家西川以《从写作角度试探中国想象基本问题》为题,探讨以怎样的视角看当代中国和传统。

西川:好是被烂所塑造的


人类有两大类思维方式:一类是僧侣式的冥想思维方式,一类是科学家式的有实验有论证的思维方式。当今世界主流是科学式的思维方式。中国从鸦片战争后,逐步转入科学式思维,这也影响到大学的教育,比如建筑史设计的教育。

对象塑造我们的行为,我们的很多行为是被对象所塑造的。比如说你是一个好的建筑师,很有可能是被烂的建筑师所塑造的,因为不愿意朝那个方向走。你是一个好的设计师,有可能是被当下很俗气的时代所塑造,因为你想挣脱这个时代,所以你说话的对象,这是在每一个人的发展当中重要的因素了。

中国战国诸子百家,每一个人所面对的全是乱世,所以中国的学问是乱世的学问。所有被强调的东西,一定是当时缺少的东西。后来我们忘了,当时缺少什么东西一代一代传下来就成为我们信仰文化的核心。乱世的学问对今天来讲依然是有意义的,它不仅仅是思想的含义,更是一个人如何处理问题的方法。

西方人对中国的想象,是按照西方人对China的异国情调想象来塑造的当代中国。 我们东方人知道这是一个大游戏的部分。如果你只是追求成功,那么你就加入这样一个大游戏,如果除了成功之外,你还想追求一点思想,你就会看穿这个游戏,当你看穿了这个游戏以后,继续能够深入到中国自己的历史的脉络、逻辑关系里边来看中国。在当下,我们自己的很多人也在以一个古中国作为异国情调来想象的。 


台湾著名禅者、音乐家、文化评论人林谷芳以《禅艺术中的生命境界》来探索设计为了什么的思考。

林谷芳:时时回望设计初心,就不会为设计所迷

 

艺术就是我们生命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通过巧手变成琴棋书画诗酒花。艺术是对生命的共鸣。我们活在一个干扁、无味的世界里,日日为惯性所趋,艺术使得我们眼睛、耳朵各种感官的世界跳将出来,生命才有了色彩。

禅家有一句话叫“无一物中无尽藏,有花有月有楼台”,放下对生命中一切我知,呈现出来就是一片过去未有的风光,这是禅家给予一般生命的一点提醒。设计者能不为设计所限,就能回观到设计的目的,目的就能指向生命境界的完成,而不是只在形式上面得到结构的完成或者风格的凸现,当代极简最大的不同是有生命的轨迹。

如果能时时回望设计的初心:当年是什么样的触动使我会选择设计这一行,这样就不会为设计所迷,为设计所陷,为设计所害。


禅告诉我们,佛法不是为了让法相庄严而存在,是为了解脱你生死的烦恼。如果设计到一种无心的创作,既有自我,又跟万物无隔,这是最高境界。

生命不是往外追才能拥有世界,只有回到生命自身是镜体,以镜见物,反而在有限的人生里面可以应对无限的世界。设计与禅:我们谈的禅是生命的境界。设计如果只放在艺术手法上说不谈内容,可能就是城市的惯性而已,并非是自我的完成,是一种自恋、自我陶醉。


赖声川以《戏剧与空间的故事》为题试图解释兼谈剧场的设计及应用

赖声川:肆意撒野的秘密花园


有人说,当赖声川将“上剧场”公之于众之时,他的幸福感仅次于他结婚。拥有自己心仪的表演舞台,赖声川等了30年。任意发挥自己的想象,让作品完美呈现,而不受到舞台的限制,拥有一个持久运营的实体剧场,对于小成本运作的剧团而言是奢侈,就是戏剧大师也未必有自己固定的舞台。

首部作品《那一夜,我们说相声》让赖声川声名鹊起,随后的《暗恋桃花源》极具舞台感染力的笑点一火29年。除了戏剧赖声川也酷爱设计,据说他自己的房屋内部装修都是他用手工一一画出。每一部戏的创意是他导演工作中最在乎的环节。演出中所有舞美、灯光、音乐、道具……赖声川乐于给出具体意见和方案,并享受其中。

《圆环物语》赖声川首次使用一个土制的旋转舞台,随舞台的旋转,顺次讲述了百年间台北西区的圆环的世纪变迁,最终面临被拆迁的命运;《回头是彼岸》里,一个舞台又被他切成了海峡的两岸,导演利用单边的挑高形成视觉差,造成两岸相隔的效果。《如梦之梦》,他更是完全颠覆了以往剧场观众 “隔岸观火”的固有观剧模式,将观众座椅安在整个舞台的中央位置,表演区如“日”字围着矩形观众席而设,并横穿过观众席。演员360度围绕观众进行表演,剧情在舞台的各个方向展开,观众随着剧情旋转观看。

   终于在2015年乌镇,61岁的赖声川拥有了自己专属的剧场,他肆意撒野的秘密花园。而这十多年间,大陆戏剧市场发展飞速。为打造这个梦寐以求又姗姗来迟的专属秘密花园,赖声川说他从一年前就开始自学建筑设计软件,为的是能更清晰地呈现自己想要的设计。这里每一个空间配置的安排,每一阶观众席的高度、细到座位的颜色,以及舞台大小、灯光音响,甚至每一堵墙面的材质和颜色,他都一一设计,提出要求。站在舞台前沿,赖声川的那个神情,是成功地深度改造了心爱玩具后的得意和欢喜。 


❸ 人文设计课要怎么上才够美

 天天和美打交道的人,人文课要怎么上才够美 


一群天天和美打交道向别人传递审美的人,人文美学课要如何上?这是个有趣的又很挑战性的问题。除了脑洞大开启发思维的跨界人文课内容本身,人文生活学院本期在乌镇的课程还真是花尽了心思。民国范的毕业照、花树下的毕业礼、乌镇码头上的长桌宴,这些花尽心思的首期毕业班特别安排令人印象深刻。而课程如何上法他们也有自己的一套。

►花树下的毕业典礼

一早,凌宗湧的花课在昭明书院二楼,木格窗下书桌上摆好了毛笔宣纸,浅碗里温着一枝白色的八仙花。凌宗湧一开始就说:我不是来教你插花的,爱大过任何技法,我教你如何爱上自然。不要妄想他人标准,要爱上自己心中的美。信任是人性中最美的风景,和陌生人一起完成一件美好的事”。课堂里新采的竹子搭出了一个六面体框架,一旁还斜着一枝梨花树枝和一排绣球花。他让学生用毛笔宣纸记录下自己的想法,然后从中挑出几副组合了创作初稿。


►凌宗湧带领学员插花


一群互相陌生又毫无插花经验的学员在他的分工下开始忙碌,有人负责把梨树枝一头绑上竹架的一头高高挂起,一头顺势落在地上;有人负责整理绣球绑上梨花枝。“毫无章法”的一个小时后,大家都惊呆了,一树梨花正从竹框构成的空间里探出来。“毫无章法”,但却自然优雅,最后学员在指导下用剩余的花瓣在花树下散上,凌宗湧用一块纸板模仿风,“吹出”了一树落英的地面。“信任是最美的生命力量”“最美的自然毫无技法,只要爱就够了。”他用一堂特别的课用最美的方式告诉你这个道理。

    高艳津子的《三更雨.愿》

乌镇的夜晚,嘈杂的人声退去,桨声灯影里的整个乌镇更像一个水上的古剧场。弯月升起的高墙下,我们入了沈家戏院去看戏。高艳津子的《三更雨.愿》里喜娘四世轮回悲喜纠结爱与愁,起于黎明前的平静,伏于生之纠结与热烈。没有人告诉她,一朵春天的花开在了秋天里。一只飞翔的鸟失去的生命,它还想挣扎地刺向天空;一只仇怨的蚊子在秋天的树干上嘤嘤哭泣;一颗秋草此生之恋,哪知往世之缘?一只仅存此生记忆的鱼这一世遇见了谁又在下一个轮回里记不起来时的路。生之悲凉,还有力量再继续再往吗?挽起头发光着脚的高艳津子在舞台上,相邀看戏的人一起入戏。她说:“人生下来就有舞蹈的天赋,只是被外界蒙蔽”。被瞒上双眼的观众在音乐声中感受与专业演员的肢体呼应,翩翩起舞。没人在此前相信,自己可以跳舞。无法熬过去的此生之艰难纠葛,你哪知不是被眼睛所见打扰了内心。艺术的惊叫声,吓了你一顿。


  木心美术馆设计者演讲

在场专场论坛上,木心美术馆的设计者林兵、冈本博、法比安回忆当年和陈丹青、木心汇报设计方案时,精神已经迷离的木心叹了一句“风啊水啊一顶桥”。白日里也要在房间里拉上窗帘点上蜡烛的木心,写诗作画读书与自己对话,或清晨未喧闹时踱出门去在街上喝一碗馄饨。他的诗画笔墨都留在了幽暗的美术馆里。他在美术馆的墙上说:早晨走进画室,书儿们齐声高叫,先生画的真好。他说:先找个人爱爱吧,人是有的,马马虎虎不算数。他说:有时,人生真不如一行波特莱尔,有时波特莱尔真不如一碗馄饨。

    参观木心美术馆

 几日课程下来,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忘记了追问“意义”。在这个朦胧如梦的人文之美中,看不见的无用之用涤荡了每一个醒来的乌镇清晨。如当我们看到一件伟大的作品时,打动我们的不是外在的器形,而是跳出器物的说不清的东西,我们发现这些说不清楚的东西来自艺术、文学、哲学、美学等领域的思考。人文是复兴设计教育的终极钥匙,“文艺青年”是改变世界的最淳厚的力量。 “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汲取生命所有的精髓!把非生命的一切全都击溃,以免在我生命终结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活过。”


❹ 苏州人文美学课程

 主办:ADCC生活艺术学院,战略合作媒体:新浪家居 


用人文寻根溯源,以美济心

2017,让我们一起如梦姑苏

苏州人文设计周 · 如梦姑苏

设计师论坛 | 公开课系列演讲 | 跨界演出 | 公共艺术事件


4月19日-21日 | 人文美学论坛

4月22日 | 跨界演出

4月22日-23日 | 在场·公开课


近期将发布具体安排及行程

请联系课程秘书提前预报名


长按二维码

添加课程秘书微信预约报名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品牌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