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士照明经销商另立山头 吴长江面临进退抉择

icon 2012-07-27 09:27:02
icon 0

摘要: 雷士照明(02222.HK)可能会陷进更复杂的利益关系。7月25日上午关于前董事长吴长江回归董事会,辞退战略投资者施耐德背景的管理人员等问题,董事会成员通过电话进行了讨论,直到午间才结束。会议没有达成需要董事签字认可的决议。

  雷士照明(02222.HK)可能会陷进更复杂的利益关系。7月25日上午关于前董事长吴长江回归董事会,辞退战略投资者施耐德背景的管理人员等问题,董事会成员通过电话进行了讨论,直到午间才结束。会议没有达成需要董事签字认可的决议。

  上周末,部分雷士照明销售渠道的控制人和公司高管,已放出模糊的消息,称将注册新的照明品牌和公司。多个消息源说,新品牌计划支持者宣称的底线是,吴长江重任董事长,董事会重新选任首席执行官。

  一旦新品牌真正进入运作,会将吴长江推向最后的抉择。在雷士上市前,吴长江本人即与董事会有《不竞争承诺》,他如果进入新品牌的运作中,将长期被排除在雷士照明以外,甚至可能受到证监机构调查后,被股东们强制减持或出让股权。如果他不参与新品牌运作,将出乎许多支持者的意料。

  新品牌计划的组织者称此事没有吴的授意。但他们对外透露,25日的董事间会议是吴回归的“最后机会”。一位董事对本报透露,董事长阎焱主持了25日的会议,执行董事穆宇以搭乘飞机为由先行离会。“情况不太好。”会议结束后,吴长江方面的人士说。

  截至发稿前,雷士照明董事长阎焱没有接听电话。亲近吴的执行董事穆宇对本报记者说,相关情况以阎焱的口径为准。阎上周接受第一财经(微博)采访的电话录音,被传激怒了一部分新品牌计划支持者。

  25日下午传出的消息称,董事间讨论将在26日继续进行。27日一批经销商和供应商将在广州商量新品牌公司的融资和注册。

  运营中心态度不一

  雷士销售渠道由36个大区域运营中心分控,它们各自是独立的公司实体。此前,互联网上曾出现一封以全体运营中心和部分经销商口吻发给阎焱的公开信。陕西雷士运营中心总经理伍晓林对外说,新品牌的支持者已包括全部36家运营中心和40家供应商。

  但在7月24日,青海、海南、重庆等地运营中心的总经理均对本报记者说,未曾参与到新品牌计划中。在25日下午,上述运营中心确认收到消息,将在27日会商就新品牌初步运作进行沟通。他们说,吴长江不会参会。

  也有多个与吴长江交厚的运营中心明确称不会参与会议。“外部贸易环境非常差,我不会出资参与,已经不关心(纷争)这件事了。”一位掌控雷士多个区域运营中心的实际控制人对本报记者说。尽管雷士品牌占他所有公司销售额的25%左右,但专卖排他协议只有一年期限,今年过后,它们可以选择代理其他同类品牌。

  雷士各地运营中心控制人的公司实体,多以灯具实体门店、器材贸易为主营业务。在这个应付应收账款规模较大的领域,对于积极推动新品牌的运营中心老板,除了与吴长江的情感外,资金链余额,出资回报期,都是必须考虑的条件。

  需要产品竞标工程也是一个原因。7月14日,吉林运营中心总经理黄慧曾表示,全国雷士运营商积有10亿库存,停工后各地互相支援,能够满足正常经营。但一位要求匿名的西南部运营中心老板说,照明行业库存周转很快,即使各地互相协调货物也跟不上市场需求。

  订做业务受影响明显。雷士海南运营中心总经理王回海说,目前所有订做产品都已叫停。“目前工厂还是不开工,我们也无法接受订单。”沈阳运营中心总经理杨伟和青海运营中心总经理叶明亮也对本报记者承认业务受到影响。二级经销商也受到冲击。上海的工程代理商永然照明有限公司一位经理说,从本月13日雷士罢工以来,已经有20%-30%的的客户选择更换其他照明品牌。“雷士的质量和价格并没有绝对优势。”

  吴长江面临两难抉择

  一位参与新品牌计划的雷士工厂高层透露,参与方已经初步拟定过预算,如要在一年时间达到目前的产能规模,需要募集3-5亿的现金。募集资金用于购买生产线,制造新的模具,和寻找符合标准的代工厂商。

  即便资金和渠道不是问题,新品牌计划也少不了吴长江。即便雷士员工迅速离开属于雷士上市公司生产线,最合适的生产代替产品的仍是吴实际参股的三个制造基地,包括山东雷士照明发展有限公司、中山圣地爱司照明有限责任公司和重庆恩纬西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三家公司本就与雷士照明上市公司存在代工生产、分销合作和品牌授权的关联交易,在雷士上市前,根据非竞争性的上市规则,董事会同意圣地爱司、山东雷士部分产品贴雷士标签,并借用雷士渠道销售。重庆恩纬西则为LED等两种产品的代工厂商。

  一位重庆恩纬西的高管对本报记者说,近期没有听说有经销商或雷士管理层前去探讨新品牌的事宜。圣地爱司和山东雷士主要设有家居灯饰生产线,上市公司并不涉及这类产品。而现有运营中心的公司实体,有可能与其他照明品牌签订有这类产品的长年排他性协议。

  “运营中心的头都是经验丰富的销售商,他们经过慎重考虑,才敢提出公开信上的要求,并且敢运作新的品牌。”上述参与此事的雷士高层说。但外界仍然认为,部分经销商的举动主要是给董事会施压,促成吴长江的回归。

  也有另一种内部声音称,另立新品牌的计划,使此前吴长江、施耐德、赛富等三方局面趋于复杂。目前传言主导新品牌计划的是雷士在西南部的一家运营中心老板,他与吴有长期的合作关系。因此,许多雷士技术管理人员已口头允诺愿意集资支持新品牌。

  公开信息显示,吴长江本人的资金状况并不乐观。但本报记者未能求证到准确数据。这意味着,即便雷士照明的管理团队尽数投奔,在多出资方的新品牌公司中,他可能难以重现在雷士的掌控力。

  依照他与董事会在上市前的约定,吴长江只能在雷士和新品牌中二者择一。他并不绝对控股的上述三家工厂,据内部人士说目前占雷士主要产品产能约30%,扩大产能吸纳现有的雷士客户,则要仰仗其他代工厂商支持。

  过去支持吴的运营中心老板,将成为他新的投资人。之后的隐忧是,新品牌到底是施压策略?还是也埋伏着运营商的野心?

  多个消息源说,行动的影响已不尽在吴长江掌控。吴本人倾向于先平稳复工,但雷士生产线上的休假罢工在继续。一位参与其中的雷士工厂高管说,“如果吴回归雷士,带头者就算立功。如果他最终离开,带头者可能就是错。”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