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家居特约专栏 陈宝光:圣城瓦拉纳西

icon 2015-07-21 09:39:20
icon 0

摘要:喜马拉雅的冰雪从高原汇融而下,由西北向东南穿过印度北部。她以她的名字哺育了一个文明——恒河文明,也成就了河边一个不朽的城市——瓦拉纳西。古老的城堡及恒河上的游船,阳光下灯光下服装人影的斑斓错动,圣洁与肮脏的混合,这里的一切都足以令你晕眩恍...

新浪家居特约专栏《潮白新语——宝哥家具谈》

作者:中国家具协会副理事长 陈宝光

文章类别:窗外看家

点击查看更多:http://jiaju.sina.com.cn/chenbaoguang.html

>>>>>>>>>>>>>>>>>>>>>

  喜马拉雅的冰雪从高原汇融而下,由西北向东南穿过印度北部。她以她的名字哺育了一个文明——恒河文明,也成就了河边一个不朽的城市——瓦拉纳西。

  对于外人,瓦拉纳西有着永久的神秘。无论是狭窄街道上拥挤的人们还是河水里虔诚的人们,无论是上游的祭祀和沐浴还是下游的火葬,无论是祭司们晨曦中的低吟还是暮霭里的高歌,无论是那些苦行僧还是卖花的小姑娘以及到处游荡的牛和狗,还有古老的城堡及恒河上的游船,阳光下灯光下服装人影的斑斓错动,圣洁与肮脏的混合,这里的一切都足以令你晕眩恍惚,令人恍然回到了若干世纪以前,有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 

圣城瓦拉纳西圣城瓦拉纳西

  恒河在这里是由北向南流淌的。河对面一片空地,应该是丰水期的缓冲之地,人和牛在这里恬憩着。城市的每一条街道都可以通向河边。瓦拉纳西是天堂的入口,是天堂与人寰的衔接之处,甚至也连接着地狱。瓦拉纳西也是所有印度教徒向往的地方,因为他们的向往引得我们向往。这里挤满了信徒、游客和乞丐。这里是今天同时也是昨天,是千百年来每一天的重复。

  清晨,不知道什么时间开始,恒河里已经有了沐浴的人们。以印度一二月的天气,河水还是很凉的,但是这阻挡不住信仰的热情。据说,恒河来自天上,是从湿婆神的头上流下,饮恒河水并在恒河中沐浴有起死回生洗清罪孽之功效。太阳还没有出来的时候,一个年轻的祭司在河边的祭台上静静地开始了晨祭,一直到太阳初升。

  河岸的石阶沿着河边一直伸延,说明这里需要容纳下很多人。随着太阳升起,人渐渐多了起来。男人女人老人孩子一批一批走入水中。她们用虔诚洗涤心灵。看着这种仪式也让自己那颗麻木的心感到震动,心底似乎有一种东西在甦醒。阳光映照在古老多彩的建筑上,和女人们鲜艳的服装“纱丽”呼应,耀得你睁不开眼。这种色彩似乎来自一个民族精神的深处,反映了一种心灵的追求。绚丽直接涂抹在生活上,河水与城市也由此获得生命。

  恒河祭祀是从傍晚开始的,这期间恒河里的沐浴好像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只是下午男人会更多一些。当太阳西下,西边的天空被抹成一片玫瑰色的时候,沐浴的人们逐渐减少,另一个伟大的时刻即将来到。如果乘船从河上往岸上看,可以看到在恒河的岸边有两个祭祀的场所,像两个大的露天舞台。灯光逐渐亮起,人们围了过来。夜幕降临的时候祭祀在高亢的吟颂中拉开序幕。这是一天活动的高潮,也是瓦拉纳西这座城市的华彩乐章。印度文化有着相当的复杂性和多元因素。由于对印度教的陌生,我们不太大容易明白祭祀活动的细节内容,但是知道这些祭祀是关系到灵魂,关系到升入天堂的大事。在诵经师与信徒们的一唱一和中,祭台上烟雾腾起,祭司在一步一步的操作着,把整个活动推向高潮,也把众人的情绪带向高潮。在众人的和声与祭司手中火焰的烟雾中,你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天堂的确很近很近。

  由这里向下游约一公里就是一个火葬场。据说这里的火种也是精心保存了逾千年的。在瓦拉纳西火化基本上就可以一步到达天堂了。尸体被色彩鲜艳的尸布裹着抬到这里,有的也来自远方。与尼泊尔火葬不同,这里的已经没有了大块的木头可用,但并不影响把他们送入天堂。火化后七天骨灰就可以送入恒河。至此,一个人的这次轮回就彻底结束。这里的火化二十四小时从不间断。穷人富人一样, 只需三个小时都成了灰。看着缕缕青烟升空,我不知道随之而去的是亡者的灵魂还是躯体曾经的一部分。

  火葬是不允许拍摄的。出于对死亡的恐惧,我只在船上望去没有靠近。与尼泊尔相同的是,在生死离别的关头没有很多的悲伤,一切都显得平淡平静,似乎只是若干分别中的一次。生与死的分别也许真的不需要很多痛苦,也许应该相信,此后天上人间,相见的机缘还有。其实,轮回不过是一种看法。如果把生命看作一滴水,把死亡看作水滴对于大海的回归,轮回可能就容易理解一些了。

  距瓦拉纳西十公里的沙那,是释迦牟尼最初弘法的地方,称为“鹿野苑”。之前虽然也没有来过,但这里对于就好像熟悉了许多。两千五百多年前佛祖在菩提树下想明白后,来到这儿找到他最早的五个伙伴,并开始说法:“初转法轮”。之后有了若干追随者,佛教开始形成。我想,他们的模样应该与现在的苦行僧没有什么两样。一两千年以来,中国一批一批执著的追求者从中土来到天竺,取回真经。其中我们最为熟悉的就是一千三百多年前那位高僧——玄奘法师。他主要修行的地方“那烂陀”离这里不远。

  随着光线的暗去,远处,人们放在河里一盏盏的烛灯,一眨一眨地似来自天堂的眼睛,对生命还在发出亘古的追问。

  “嗨,罗摩!”我还是不能理解你——瓦拉纳西。

  注:“嗨,罗摩!”是甘地临终前最后一句话。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