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读 | 赖声川说设计——想象一个剧场

icon 2017-03-20 15:35:09
icon 0

 

这是“长夜读书计划”的第七篇

此篇文章阅读时间约十五分钟



“长夜读书计划”内容涵盖美学、哲学、音乐、艺术、戏剧、电影、舞蹈等美学范畴。点击“阅读原文”参与文章互动,每次回答正确将修得两分学分,总分八十分以上,将会获得ADCC给你的一次“长夜”毕业惊喜。



「师者妙语」—— 赖声川


我一直在思考什么是台上跟台下的关系,什么是戏剧与社会的关系?在当代的社会印象里,莎士比亚就是非常高尚和经典的艺术,但是在英国文艺复兴年代,莎士比亚的戏剧与最基层的社会打成一片,代表着最通俗的社会文化。所以你想,如果最通俗的文化娱乐是莎士比亚,那它会是一个怎样的社会?



本文节选自【ADCC生活艺术学院】「在场」主题演讲

师者:赖声川

主题:《想象一个剧场--空间、仪式、转化、乌镇》

时间:2016年6月16日下午

地点:乌镇大剧院


剧场是什么?这个问题很多朋友都会觉得很简单,但是读完文章以后你就会发现,其实很复杂。形式是跟着功能来的,功能是什么就表示你去定位的剧场是什么,它不只是你脑中存在的一种认知的形式,它有更多的可能性。


剧场的起源来自仪式

━━━━━━━━━━━━━━━━


图 | 赖声川老师讲课中


有学者说,希腊悲剧就是人类记载里面最早或者接近最早的一个戏剧活动。它从群体的歌颂变成一个对话,从独白变成一个对话,之后变成一个多元的对话,变成有剧情,然后就有了今天这样子的演出。

 

图 | 希腊伊必陶罗斯露天剧场


剧场的起源对很多人来说是来自仪式,什么叫仪式?其中比较贴切的解释是:它是一系列的活动,包括举动、言语和物件,在一个独立的空间里面进行,过程已被固定的排列。那么看这样的定义是否合乎剧场,剧场就是有一系列的活动,有举动、有言语、有物件、有道具,然后在一个固定的空间,这个空间是被保护的,人家不能随便冲进来。如果你觉得这个很像的话,那么就看到了仪式和戏剧之间的关系。可是这个关系很妙。如果我们今天只是进剧场,买个票然后哈哈大笑走了,第二天已经忘记我看过什么的话,这个也合乎定义,但是这个定义里面所做的事情确实是不同的。


建筑反映一个社会的价值

━━━━━━━━━━━━━━━━


图 |  厄庇道鲁斯剧场


古希腊剧场,现今流传下来最完整的,诞生于公元前第四世纪。它的剧场中间是个圆,观众包围着这个圆观看,它很清楚的表现出了社会关系,观众包围着剧场,演出在观众的中间,这就意味着他们是一体的。现在的剧场台上台下是分割的,但是古希腊的剧场完全没有分割,打成一片,于是他们是一体。然后他们演些什么?都是演他们共同命运里面他们社会最关心的一些事情,讲的全部都是人类的命运,族群的命运,一些有关他们存亡的一些议题出现在舞台上。这里面含有非常多的内涵是属于他们社会的价值观的,从此可以看出古希腊是一个人人关怀社会跟族群命运的社会。


可以想像一个感觉

全体市民都在看一个戏

一个看完,看下一个

然后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

哪一个最好


图 | 剧场


如果我们看的都是一些很轻,很浮的东西,我们的社会就是很轻很浮的社会,如果我们看的很重的一些东西,很有社会意识,所有人都关怀这个社会,就表示这个社会是人人关怀社会跟族群命运的社会,古希腊就是这样的社会。


西方的中世纪,一般人称之为黑暗世纪,但其实它一点也不黑暗。中世纪教会本身里面,教堂就非常有趣,它的戏是有仪式的。比如说最著名的《圣墓》,其中观众要跟着演员走,跟着演员去发现墓已经空了,耶稣再生了的这么一个简单的过程。其实对学者来讲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圣墓》是一种戏剧的重新诞生。这是在希腊悲剧没落1000年之后,戏剧的重新开始。


图 |  古代剧场


在瑞士的卢瑟恩,城市文献里有这样的演出记载,在城市的中心广场,这些戏同时演,东南角可能是布料工会的,西边是做铁工的,这边是珠宝行做的,他们没有连贯性,可以随便挑着看,可以从1看到到20,你也可以随便高兴,你今天看9,然后再看2,然后看20,然后回家,或者逛过去一圈就走掉,这就是中世纪他们对空间的概念,跟我们现在非常不同。但是对我来讲,这是一种很过瘾的做法。

 

图 |  乌镇戏剧节


我们在乌镇用嘉年华的方式在试图比造这样一种,就是有一种随机的感觉。乌镇戏剧节的时候你在乌镇逛,你这边看一个戏,街头上不要钱,然后巧遇另外一个街头上的,累了去酒店休息一下,再起来吃个饭,又经过一个什么戏,然后又计划去大剧院看了一场戏,大概是这种感觉,就是有一种生命的随机感。但是周围发生的事都很重要,有这样子的感觉。


莎士比亚时代剧场,它的建筑物都是木头的,可以随意烧掉,所以现在这些剧场都不存在了。人们根据仅留的一张图,通过各种揣测,盖出了莎士比亚的环球剧场。其中有一点很重要,舞台前面的空间是站着的站票,那个位置其实应该最好,看得最清楚,它是流动性的,而且可以有很强的互动,但是站票是最便宜的。贵的票在哪?在包房。因为过去大家对这个行业的尊重度并不高,一般是社会地位很低的人才来看戏,所以喜欢看戏的贵族还是躲起来比较好。所以我们就会发现,每个时代的价值观都是不同的,它在台上的价值就骗不了人。


图 | 莎士比亚环球剧场


台上的价值

反映得出那个时代的价值观

 

莎士比亚他的戏,涵盖的世界的深度,人类各式各样的角色,全部众生在他的戏里都可以看得到。很多人对莎士比亚的概念就是非常高尚的、经典的。但是,他是跟社会打成一片的,是跟最基层的社会打成一片。他的戏在当时就是一部连续剧,是最通俗的东西。不必惊讶,你想,如果通俗娱乐是莎士比亚,它是什么样一个社会。其实这么去想,就了解剧场在这个社会里面重要性是什么,标杆性是什么。


图 |  镜框式舞台


世界上的许多剧场都是镜框式舞台,是十九世纪的美学,是布幕和艺幕造成的美感,跟里面所看的戏无关,完全无关,它就是一个镜框,有点像你去看百货公司的橱窗里面,这样的东西,你是有距离的。这样戏是假的,但是它也有它真实的震撼力。但是那个震撼力本身是假的,承认它就是做出来的,因为它在镜框里面。


图 | 《蝴蝶夫人》剧照


比如说《蝴蝶夫人》这样的歌剧,很写实的布景,让你去想象那样一个镜框里面真实的生活,通过灯光、布景、舞美,让你进入一种幻觉,这个幻觉是产生在那个镜框内。这是一个十九世纪的美学。



剧场今天的价值

━━━━━━━━━━━━━━━━


图 | 国家大剧院


我们的剧场今天是什么样的价值?我们其实根本没有当代剧场,只能想象做一个空间可以让国外著名的表演来讲,至于本地的表演长什么样子,需要什么样的空间不管,也管不了,我也无奈,但我必须要接受。我做了很多思考,但是为什么会盖出这样一个东西,我不知道,我也没有特别不喜欢它,我只是在揣摩它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们中国人的美学跟西方十九世纪的美相比,我们更摆明是假的,但是确定它是假的之后一切的可能性都来了,而且那些可行是更真实的。


图 | 剧院的乐池


我现在对这些目前国内拼命在盖,而继续在盖的这些空间最大的意见,就是乐池。乐池是用来演歌剧的,请问多少年能用一次?可是如果是演话剧,为什么要乐池。我们现在被卡一个概念,就是我们所有的剧场必须多功能,歌剧、芭蕾舞、现代舞、话剧、小剧场都能演,所以结论就很清楚,它就是四不像,它就什么都不太适合。

 

许多第一排的观众它离钢琴都很远,要有20公尺,24公尺以后眼睛是看不到面部表情的。所以换句话说,第三排开始就看不到面部表情了,我是很痛心经常要在这样的剧场里面演出。但是怎么办?所以我就自己弄了一个剧场,叫上剧场,在上海。


图 | 上剧场


第一个突破我做的是我把它放在一个商场里面,这就是我的社会实验,剧场多年来是殿堂、上海大剧院、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就是标志性的建筑物,必须爬很高的楼梯才能上去。那个楼梯的必要性是什么?没有,但是在象征性上它要往上走,因为是殿堂,要朝圣,艺术是要朝圣的?抱歉,我不这么认为,认为艺术是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我把它放在商场里面。

 

我完全没有乐池,然后我的舞台比一般的舞台低。所以它离观众很近,这一种美学就完全不一样了。你如果到上剧场看戏,我保证你看不到前面人的头,你就是看到舞台,这是全国没有几个剧场这样。我们观众看的戏很舒服,我不敢说100%,99%真的是这样。这么一个剧场在上海里面能起什么样的作用,我们需要慢慢看。时至今日很多人都想在商场里面看剧场。


图 | 乌镇大剧院


故事不是一两天就可以看完

影响力需要时间


设计乌镇剧院是在上剧场之前。很多人说是乌镇剧院是全中国最美丽的剧场,我心里是默认的。2013年乌镇戏剧节第一届,短短的三年多,我们从完全没有人知道的东西,变成一个在全国来讲最知名的戏剧节之一,在世界上也走到它一个一定的位置了。戏剧节在第一届的时候都是拜托人家才来的,到现在全世界没有一个团队是不想来乌镇的,每一个都抢着要来参加我们的戏剧节,我们这点觉得蛮骄傲的。


图 | 乌镇戏剧节组委会成员 (由左及右:赖声川、黄磊、孟京辉)


在戏剧节上我们可以集合国际上著名的戏剧家,然后我们在一起谈戏剧,谈人生,谈艺术,这些都是免费提供给所有的观众来听的一些对话。戏剧节第二年来了一个印度的团队,就在国乐做了一个莎士比亚的戏,非常受欢迎的一个很草根性的演出。然后举办了青年竞赛,我们就是希望每一年从乌镇能够出几个新的好的作品,一年有三个好作品,十年就是三十个,这是我的理想。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什么是台上台下的关系,什么是戏跟社会的关系。


图 | 《梦游》


我在乌镇做了一个戏叫《梦游》,这个戏大家可能没听说过,而且找不到资料,因为我跟黄磊做了一个戏,没有宣传,没有卖票,知道的人就会想办法去看,做的很神秘。就是在乌镇戏剧节第二届的时候,我找到一群废掉的房子,我们就把它变成一个秘密的演出。


观众在街上,他不知道房子里面是什么,但是知道的人被告知几月几号几点钟要到那去,然后一个木头门就打开,他们进去。观众被带到整个房子的空间里面,有一个昆曲演员,右边是一个明朝的作家,然后被带到后面的花园去。观众是游动的,他们一站一站的看这个戏的展开。之后又到后面的房子,围绕着两个演员,距离非常的近。这个打破了空间的概念,就是什么叫剧场?剧场不是一个固定的位置坐在那边看戏看两个小时接受,它是游动式的,我们带着你一站一站的看完这个演出。这是演到最后的感觉,很神秘的感觉。


图 |  《如梦之梦》


最后我讲一下另外一种突破,可能是我最大的突破,是《如梦之梦》的演出。我想如果神圣的物体变成观众,你们是神圣的,我就把你们放在中间,然后我们的戏就绕着你走,观众的椅子是可以转的,这就是《如梦之梦》突破性的概念。这个戏是八个小时长的作品,中间有三次休息。

 

图 |  《如梦之梦》舞台


它很难演,非常难演。因为它的演员几乎要比观众多,这是第一点。第二,他需要的舞台是非常特别的,这样的做法是必须到一些大的剧院,本身的舞台可以下陷。整个舞台地面可以下去100公分,我主要的演出就在100公分,我们做正负零演出,我几乎要拆掉剧场,搭另外一个新的观众席才能够有足够的位置。

 

目前为止一切都很好,很多人很想看这个戏,票价很高,这都不是我喜欢的,但是也无奈。今天说了很多无奈,其实做艺术就是这样,有很多的无奈,不可能一切都圆满,太多事情都不是我们要的,也不是我们喜欢的,但是他就变成这样。


艺术总是不圆满的


图 | 台北艺术表演中心


在台北新的表演艺术中心,我做评委,其他都是世界顶级的建筑师,只有我一个导演。后来就觉得以后必须有剧场人在这里面才对。因为我问的问题都是他们想不到的问题,因为我是真的在使用这个空间的人。


我们要想到底剧场跟社会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如果我们认为只是一个空间来让国外的一些好的演员出来,好,就变成那样。如果我们在想怎么培养我们自己的创意,你就会开始思考不同一些空间的可能性。


  

「长夜读书计划」

联合有力量有理想的媒体与设计人

推荐48本设计师必读书目清单

于官方微信平台每周推出一本书

并附一篇'设计师访谈'文章辅助阅读

 

【ADCC生活艺术学院】

以“人文复兴设计·让设计再现人文”为宗旨

邀请海内外重量级师者

打造“在场”的人文美学体验

当代人文、艺术、设计智库

 🖋

主编:汪莎

执行主编:张小提

文案统筹:刘智、刘洋

策划编辑:张璐璐

美术编辑:李一楠

责任编辑:魏丹丹、韩虹

文中视频、音频、图片版权皆由【ADCC生活艺术学院】所有

法律顾问:李鹏程

中国陈设艺术专业委员会

ADCC生活艺术学院

出品

【本文特邀董梅老师参与编辑】


用人文复兴设计 · 让设计再现人文

1阅读原文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品牌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