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洲装饰 一座城池一段岁月之沧州

icon 2014-11-17 17:31:19
icon 0

摘要:匆匆那年,城市经历了变迁改变了容颜,元洲和生活在这座城的人们一起,见证着这座城日新月异的变化。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元洲也将陪着这座城一起慢慢“长大”,融入到它未来的记忆里。

时光不老 我们不散 我与元洲的匆匆那年
时光不老 我们不散 我与元洲的匆匆那年

  匆匆那年,

  趟过的河还在吗?

  那些年仰望过的高楼如今还是城市最高吗?

  时间的流逝,带走了一些,又留下了一些,

  城市在变、生活在继续,

  但总有一些事物深植于记忆,

  时间越久,与一座城市的联结越深刻,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沧州盐碱地转为“水旱码头”

  也许你曾多次乘坐京沪线的火车在这里经停三五分钟却毫无印象。今日的沧州,似乎只有武术、铁狮子和金丝小枣,可真正堆起沧州历史的,却是一颗颗纯净透明的晶体——盐。这昔日的北方盐业重镇和运河哺育出的商贸集散地,就像大运河水一样沉默着。

  沧州盐业经历了唐宋金时期的持续发展后,到元代和明代前期迎来了高峰期。元代,河间路沧州境内共设12个盐场,据记载,这12个盐场和位于今天津、唐山、秦皇岛等地的10个盐场,每年盐产量基本稳定在40万引(8万吨)左右,为两浙、两淮之外全国第三大盐产地。

  盐业的辉煌奠定了古代沧州的战略地位,但独木难支,真正让沧州成为一座商贾云集的繁华城市的,是大运河。明清时期,农副产品的丰饶和交通运输的便利成就了沧州的市场,也造就了一座有血有肉的城市。

建成前的水旱码头
建成前的水旱码头

  随着21世纪运河的逐渐断流和铁路、公路等交通方式的进击,沧州随着大运河的衰落渐而无足轻重。过于依赖河运和码头商业等外力的沧州,在外力消失后便裹足不前。主要的商业市镇集中在运河两岸,广大农村无法被河运之利惠及也没有被完全接纳到商品经济中来,城乡脱节,城也就无法续行。

建成后的水旱码头
建成后的水旱码头

  一座城池,一段岁月。 “人们为了生活来到城市,为了生活的更好留在城市” 。匆匆那年,城市经历了变迁改变了容颜,元洲和生活在这座城的人们一起,见证着这座城日新月异的变化。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元洲也将陪着这座城一起慢慢“长大”,融入到它未来的记忆里。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