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圆桌会议|3号桌:设计能为美丽新农村做些什么?

icon 2018-12-20 11:12:41
icon 0

摘要:设计师拥有改善环境,提供人们美好生活场所之技能,但更要拥有一份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情怀及社会责任。纵观世界,人们赖以生存之环境生态的恶劣已经到了及其危险之境地,特别是我们曾经的美好生活向往之地——乡村,无论他的山川大地还是村舍环境都让我们一声叹...

2018年11月29日,2018广州设计周N3大会在广州琶洲保利世贸博览馆隆重举行,以“新生活、新物种、新商业”为主题,聚合以设计驱动的“新生活、新物种、新商业”领袖人物,围绕这一话题进行多角度阐释,分享各领域内设计驱动产业升级的态势,拓展讨论设计产业领域的交流,探索新的意义如何覆盖原有的生活方式,并迭代定义新的时代。

其中,N3圆桌会议也聚集数百位设计师,共同探讨设计师群体的未来发展与当下痛症,共议“新生活 新物种 新商业”大环境下设计行业面临的机遇与挑战。设计师及各创新领袖妙语连珠间为设计的发展建言献策。

专业知识,用美学的手法去改善建设那先本极美的乡村吧!本场专场圆桌会议,将讨论以下话题:

1、乡村肌理与规划;

2、乡村的公共空间与公共精神;

3、老屋的新生;

4、新技术与新村料在乡土建筑中的应用;

5、设计师——一个阶段性的村民;

6、农业产业的趣味化与景观化;

7、乡村产业经济与规划设计的关系; 

圆桌会议上,对于乡村建设问题,设计师进行了精彩发言,以下为部分语录摘要。


梅卫平:在做美丽乡村的时候,很多人都是以现代人的思维来思考问题。我认为做美丽乡村首先要解决乡情的问题,也就是,应该如何寻找失去的记忆。随着改革开放以后,很多发达地区的乡村产业化生产是很好的,但乡村的建筑、空间,整个改变是相当大的,在这样的条件下,应该去注重几个问题,第一个是要注重空间的营造,一般村就是有村头、村中的公共空间和村尾的活动空间,通过三个空间解决村落中人文相互之间的联系。第二个是要有空间的营造和氛围的打造,光有空间,不制造氛围就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不改变这种状态是不行的,因此要通过活动要解决这种问题。第三个是形象的塑造,也就是说要做成当时的村庄,还原于旧村落的一些形象,使人的记忆有所回忆。通过以上这几个三造,达到公共精神的建立。


罗思敏:这个话题有点大,当我们做案例的时候,只能在大话题里面选小话题来完成。我们自己做的案例,比较突出的一个是南沙的东涌镇,突出点是盈利和认同,如让年轻人回乡,乡下不能盈利,是破旧的,他们就不愿回来,因此要打造成一个旅游区,让农产品盈利,构建认同感。顺德一个村很多人都出来打工,也有很多人是做灯饰的,但是他们都离开村,但村里的老人表示一定要把村打造好,要有文化的回归和宗族的归属感,让外出打工者想要回家,这是另外一种认同感。


王少斌:调研里面我们看到,从设计角度来说,我们会发现很多乡村本身没有经过设计,反而是比较好的。经过设计,肯定是被并购最多的。但这里面是存在矛盾的,在多种力量冲击下,建设乡村的整个价值观是混乱,不仅是村民是乱,设计师本身在这当中也有很多可以提高的地方。我们的设计师朋友里面手头上经常有一两百个村落在设计,他们都不太有时间去考虑到文化,只能高效率完成它,完成以后是否是村民想要的,未来又会怎样,会不会被人类学家关心的,会不会有共同的文化信仰,这些基本上都是没有考虑的,也没有时间考虑。文化认同代表不同势力,也就代表不同的文化。如何在碰撞中达到协调一致,才会达到最终乡村会走到大家一致认可的结果。


陈国栋:。议题中比较有趣的说法是,设计师就是一个阶段性的村民。阶段性我认为是工作方式和工作环境的挑战,首先无论是从事什么工作领域的乡村的工作者,尤其是设计师虽然是乡村的整个文化的缔造者,但其实也是村民。所以如何把握自己的立场跟定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能够做到自我就是村民的本身,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的工作方式。其次,对于乡村的工作,其实是需要更多的力量,它是需要有更多更多的人回流乡村。当我们应对乡村的整个系统工作的时候,我认为有些时候设计师是非常无力的。因为这当中是需要更多的媒介去介入这项工作的,包括村民的想法,村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东西,必须把自己变成他们。王河:中国的危机、社会危机,不是房地产开发带来的经济泡沫,中国的社会危机是什么?是农村问题。官方公布的数字,中国有6亿到9亿农民,按14亿人口来算的话,那么三分之二是农民。农民有问题,中国社会就有问题,危机就在这里。农村问题不解决的话,深刻的危机矛盾还是在那里,随时影响着我们。这是深刻的危机问题,带来社会矛盾、结构、文化,从整个经济架构到上层建筑,以及带来整个社会循环的问题。


吴兆生:刚才看到这个题目以后,我就想到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设计师,靠责任和情怀。平常我们都是生活在一个很浪漫的社会当中,责任是对外界来说的,像我对我爱人那是责任,但我看到别的美女的时候,我突然就产生情怀,如何把对两种人的关系运用好,就是你生活的幸福感。讲到技术和材料,我觉得技术和材料是公平的,没有城市和乡村的区别,没有说城市只能用大理石,乡村就不能用。村里人觉得以前老房子很凉快,我们设计师就造不出来凉快的房子吗,这还是我们思考和运用能力不够。


王喆:我们运营了很多文旅项目,今天我想聊的是那种资源比较一般的,但它唯一的优势就是它有很好的生态,现在整个我们祖国大好河山里面的绝版的风景区已经不多了。面对这种资源的项目,我们应该怎样来植入更好的内容让它活起来?用理念的想法建造新建筑物与当地是符合融合的,高颜值就是一个特点。进行乡村工作还要有高要求,在项目中最好能够让大家产生特殊的记忆,可以进入其生命的记忆里面。排除现在的农家乐,我们再要注入进来的是能够带来学习的内容,比如大自然、农作、能够产生学习动作,能够产生特殊记忆的内容和感悟。形成感悟以后,也可以形成一个特殊的记忆,形成特殊记忆就是释放。当然也要考虑独处,如以上这几条能够植入进来项目里面,会给当地人的人带来很多收获。


俞文辉:我们要了解乡村是想要怎样的状态的,需求是什么?城市里面的人需要什么东西,年轻人需要什么东西?需求是第一重要点。情怀是想把自己想做的东西做出来,并没有感觉到市场的需求。村民和城市想要的东西肯定不一样,要把两者结合起来。中西方没有强烈的对比,但有一定的借鉴性,因此需要中国本土的特殊性。这不是一两年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从我们这一代人来看,从用户的需求、商业的角度、资本的角度、社会的角度,国内外的分析,才能做出一个更加好的商业模式的进行可持续发展的新农村的建设。我觉得可以和旅游结合起来,还要把新技术、传播手段植入进去,让所有人都能够回到农村感受大自然和新鲜的空气。


丁炜:在我们的乡村规划设计里面,其实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在乡村设计的振兴里面真正做到多归合一,包括国家主管规划的一些部门、国土资源部门都强调多归合一。城市推行很多年了,但没有完全落地,但在乡村里面,为何强调多归合一,就是要解决如何提高产业的产值,从根本上解决我们生产效率的问题,才能谈到如何赚钱。如果还是用原来的单一的经营,除了农业还是农业,乡村建设基本上是不会有变化的。而多归合一是我们在设计的时候要了解各个产业的规律和特性,比如一二三产业,一产离设计师比较远,二产就是工业,三产是服务业,刚我们几位老师都提到了文理,这些都需要植入到我们的美丽乡村里面。对于农村的话,很多设计师感到相对陌生。农业如何做好是美丽乡村的第一个板块,如一线城市的近郊,我们的农业不是以产业定输赢,还要看附加值,改变商业模式。日本是个很好的借鉴国家,他们的农业产值高,日本的农民每年的收入40万左右。

乡村的肌理与人文,绿水与青山,如何在时代更迭中进行保留与发展?设计师用其独特的美学与设计视角为美丽乡村建设带来了新的思考,在不断改进与探索中,乡村是否也会与城市一样迸发出不一样的魅力,未来我们拭目以待!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