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邱德光新书自序: “新”装饰美学说

icon 2015-01-29 16:08:44
icon 0

摘要:触碰一个时代,如果能以财富作为切口便不难发现:经济的发展必然带来消费观念的变化,并由此衍生新的审美取向和价值观。

独家|邱德光新书自序: “新”装饰美学说

    邱德光先生新书《邱德光的新装饰主义+》即将与大家见面,新浪家居在经由邱德光设计事务所许可的情况下,将邱德光先生新书自序提前独家发布出来,分享给期待邱德光新书的设计师朋友。

  触碰一个时代,如果能以财富作为切口便不难发现:经济的发展必然带来消费观念的变化,并由此衍生新的审美取向和价值观。

  以下为邱德光先生新书自序:

    在20世纪财富无限扩张的背景下,法国当代社会学家让・鲍德里亚以独到的符号学视角,犀利而又精准的指出在物欲横流的消费时代下,“富裕的人们不再像过去那样受到人的包围,而是受到物的包围。消费的物与符号,早已成为生活的象征。”显赫的地位,华贵的生活,仿佛一切“炫富”的资本只是通过一个接一个的物质符号加以表征。如此的生存逻辑,让人难以逃离财富的浮华与喧嚣。

  而21世纪得益于科技的卓越发展,使得纯粹而又单调的审美趣味逐渐进入异化的空间。在三十余年的设计生涯中,邱德光体悟并感受着艺术设计与时代的碰击中,迸发而出的美学花火。摒弃“装饰主义”的单纯复制,邱德光在秩序井然的混搭中,构建出“新装饰主义”的审美风范。此刻请静听邱德光,一个“新”美学思想者的内心独白。
设计,寻求普世价值

  设计中的复制,毫无意义可言。美,就是当下的普世价值。设计更多地要学着改变,不断重新去演绎现代化和时尚化。时代背景给予设计发展的动力,任何事物的发展都被历史的车轮向前推进。如何在时代的关照下,去演绎和革新设计手法,更能彰显出艺术的无限活力。设计师应该根据当下变动不居的时尚去进行设计,而非毫无根据地进行某种意义的自创。

  进入21世纪,包括建筑设计在内的多领域设计均发生了变化。我们看到很多设计产品不再是传统的建筑设计,而2012年的上海世博会则可以看作是这一转变的鼎峰。上海博园中的每一个展馆,可以说沿用同一种设计概念,即由各种不同素材展现出的“图像式立体化”,这就是时尚。

  在我看来,掌握在多数人手中的设计产品,就能够称之为时尚。从服装出发,曾经的服装穿着会以肥大为美,然而现在则完全呈现出另外一番模样。时尚就是这样,能够互相影响,相互采纳。你所要做的就是,首先确定美的源头究竟在何处,而了解的深层意义在哪里?在于发现自我,进而你才会创造出属于你自己的美的空间与建筑。
装饰,冲破“罪恶”樊篱

  在我所接收的教育中,一直被灌输的就是“装饰即罪恶”,对于建筑而言更是如此。在台湾近三十年的设计工作,也只是进行简约设计而已。室内装饰这一领域迟迟不敢触碰,其一因为外行怕被嘲笑。其二,早已被“装饰即罪恶”所洗脑。台湾80%的设计属于极简风格,而当一部分人看Art Deco风格的设计时,仍将其余恶俗划等号。

  恰恰是在2000年,世界迎来了一场技术革命,而革命领导者就是服装设计师。在他们看来,室内设计师的作品千篇一律,无法满足个性化的需求。便亲自操刀,开始跨界将衣服穿到家具身上去。这对于我而言,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这之前,我并不敢尝试古典的语汇,原因在于它们已然不属于现代生活,有着鲜明的距离感。当看到有人尝试将古典与时尚接轨时,仿佛在欣赏一位精致的美女,我不妨也学着将古典转化为现代,或是在古典当中融入现代元素,使其与时尚接轨,与个人生活接轨,进而与仪态接轨。生活对于人而言,就是要懂得装饰自己。无论是简约还是繁复,只要喜欢就好,没有必要强求别人与你保持一致。

    时尚,“新”之所在

  精英式的教育方式,希望培养出更多精英与大师。纯粹的知识传授,必然产生曲高和寡的距离感。而当下的商业行为,即是消费者行为。由于设计观念与消费行为无法对接,不免造成“各自为政”局面的出现。设计师与消费者之间相互排挤和互不认同,这才是当前最大的问题。

  现在对于很多设计师而言,他们不愿向消费者妥协,不去关心他们的喜好。而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伟大的设计师,仅是一个服务消费者的设计师。正是如此,近几年一直都在揣摩,究竟什么是消费者所喜欢的。

  所以我经常谈时尚,虽然很多人并不乐意去谈这个话题,但是难以有比“时尚”更加贴切的说辞。时尚,就是当下的美。虽然,当下对于美的评判标准是变动不居的。但是,设计师如果始终将时尚作为当代生活标准之一去看待,又将会是一种全新的设计理念。而新装饰主义的精髓就在于此,你要根据当下人们对于美的标准,完成的一个新的包装,一个完整的品位、态度来交付于消费者。“新”,就是无穷无尽地进行转换,永远应该有新的作品诞生,哪怕只有一点点,那也是与过往的区隔。其实,也就是一个“新”字,就能够与传统的装饰主义产生差别,就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装饰即罪恶”。让消费者喜欢,这个“新”才算真正成功。否则,再怎样的品牌宣传和推广也只是徒劳。

    秩序,“跨界混搭”的智慧

  之前,我更习惯于运用简约设计,通常是一种颜色运用到底。接手大陆案子,会发现大有不同。时常一次性需要做出5-6个方案,一味简约极其单调。因此,我渴望不断突破与创新,寻找更加令消费者满意的设计作品。但是纯粹的美式、新古典、欧洲的设计风格又并非本意,思考如何重新发掘一种设计风格变得极为迫切。

  了解历史,才能改变历史。通过阅读大量的书籍,研究大量历史的语汇,Art Deco成为我第一个可以接受的设计风格。在Art Deco中,当然有简约的元素,可以与作品对接,而其在珠宝、饰品、艺术品、雕塑品、电影、建筑等众多领域的广泛应用,可以为设计提供大量素材,便最终选择这一路线。并在这一基础上,进而开始研究世界各地的家具产业设计,从而理出一个更加清晰的思绪。

  然而,当第一个装饰主义风格的作品完成后,发现运用得还是太过纯粹。既然当前经济的飞速发展,为艺术的跨时空混搭提供了天然的技术便利,从而使其不仅仅停留在意念之中。因此,在之后设计台北信义之星的过程中,开始再次改变,转而进行巴洛克风格的设计。但是,我所谓的沿用是将传统变为现代,尝试新的巴洛克方式。可以加入一些或极简,或繁复的装饰性元素,但运用应讲求次序和比例,以免因混乱而显得恶俗。人们之所以觉得巴洛克家具很难看,原因在于沙发、桌椅统统采用雕刻手法,全部很浮躁缺乏一丝安静。此时,连续性变得极为重要。设计语汇的连续性、艺术风格的连续性,所有看似毫不相干的元素也正是由于具有内在逻辑的连续性,而重现变得合情、合理。

  因此,对于设计师而言,究竟何种比例是对以及空间与饰品自身的概念,一定要分拣的非常清楚。只有简约空间搭配简约家具,家具才能变成空间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要六维空间看事情,要从整体的空间和视角出发,来延展布局,才不致混乱。对待工作、待人接物等更是不能失控,每一种关系都要分列清楚。
认同,一门平衡的艺术

  作为一名设计师,可以将飘渺虚无的创想转化为触手可及的现实,但更应深知,做设计绝不可孤芳自赏、闭门造车。对于设计师与业主之间的二元矛盾而言,设计师虽然有具象的创意形成于意念之中,但是面对业主个性化的创意和思想,首先要学会倾听,只有进入他人思想之中,去认同它,从而才会获得业主认同。

  设计师肩负一种责任,他应该为客户营造一种与自身气质吻合的场合,这样生活其中才会身心愉悦。设计师比一般人有更多的责任去了解这个社会的动态,进而才能让业主信服。只专注于一种设计风格的状态可遇不可求,我作为“现实”的设计师,通常会将自己与他人的思想加以整合,再交给业主,使其真正业主自己的思想。这就是我的做法,跟很多设计师不有所同。

  2005年NAGA上院,作为我在内地的第一个案子,当时李总(NAGA上院总裁 李建国)指出我的设计案中,居室部分的设计只是摆放了两件巴洛克式的椅子,而其他部分仍是沿用简约风格的设计方式,因此对此感到疑惑。“如果是纯粹的巴洛克,那就绝非是我”。而之所以这样设计的原因,在于实现巴洛克的现代化。如果在此摆放不同设计风格的沙发,将会让巴洛克风格更加凸显,这其中自有它的比例关系存在。对于这一回答,李总欣然肯定,最终达成审美共识。

 文化,生活因何存在

  我毕生所作之事,就是在将世界范围内的多元设计元素加以融合,转而为我所有。关照当下,现代国人的服装、品味都在与世界同行,因此我们没有理由也无法排斥外来文化。但问题的关键在于,首先应清楚自我的设计定位。从而将其作为设计之根基,而这个最大的根基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确,我在不断的设计出中国传统文化意味浓郁的作品,但是过分夸大,就将落入难以与世界同步的窠臼。

  文化是我们的根,我更期待的是中国的设计师能够认准自己的根。中国文化中的很多元素奇妙非常,无论是具象或是抽象设计语汇,在我们手中都可以得以重塑,化身时尚产品。在我的设计作品中,明朝圈椅系列就是典型一例。通过转换器物本身的原始思想,将圈椅和云,这两种本来脱开来的事物,以现代镭射切割技术使二者重新结合,不再让人觉得古典气息十足。其实,通过古今中外的融会贯通,将中国文化元素变得现代化、时尚化,不失为一件乐事。

  文化的传承也是如此,每一个时期,我们传承的并非文化中的某个细节或是某种生活品味,而是生活原则的传承。如果说,当下国人应持有怎样的生活态度。我所提倡得正是传统的现代化。因为,在今天这个浮躁的年代,文化才是真正的财富。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品牌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