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君子"竹节椅赏评与美学遐想

icon 2015-05-27 09:25:45
icon 0

摘要:有件事在意料之中,却又出乎意外,那便是深圳宜雅(泰和园)新作仿竹红木书房系列的推出,取名《当代君子》。

    有件事在意料之中,却又出乎意外,那便是深圳宜雅(泰和园)新作仿竹红木书房系列的推出,取名《当代君子》。

    “丝 翎檀雕”声噪江湖后,宜雅的名号便蜚声内外,成为当代红木界一个极具个性的高端品牌。对宜雅的熟悉,知其从不跟风逐流,摹古媚俗的“性子”是绝不会在盛名 之后再无创新之举的。故,该组“竹”系列的问世自是意料之中的事了。然,当面对眼前这只紫檀木制仿竹南官帽椅时,还是怦然心动,手心发痒,信笔作下此文, 以达胸臆……


    一支好竹  一把好椅

    椅 用满彻檀香紫檀木制成,全身混面满雕竹节纹,模仿竹材惟妙惟肖。三段式攒靠背,上截开光雕卷叶纹,叶瓣边缘肥嫩,一波三折,楚楚动人;中截竹节边框装雕花 绦环板,雕技为宜雅成名工艺丝翎檀雕。一寒雀翘首与高处刚刚生出的翠绿竹叶对望,声色并集,诗意盎然;下截被设计为壸门亮脚,而不采用云纹,其意当为烘托 中段丝翎檀雕花板,以免画蛇添足。椅盘落堂起鼓,四攒边框,卯榫严实,四腿奓分,张弛有度,自下而上,节节渐收。

    若 论该椅最大特点莫过于通体曲线及竹节的刻画了。一股“气势”从椅脚“竹根”自下而上节节劲拔,至扶手处与后腿竹干交圈,合力升腾直上云霄,随即又节奏变 缓,至近搭脑处形成一优美蜿折。“气势”也开始变得舒解起来,如涓涓小溪柔柔地与对岸的“伙伴”交合在一起。另一势则从椅盘发端,沿背板竹节节节怒放,直 至冲顶于搭脑与两边顺椅腿而上之气交汇成一条优雅的“潮脊”,而后冲流而泄,溢满周身,气宇不凡。再细端竹节间之骨干竟无一相同,骨节咬合苍劲,势如破 竹。闭目侧耳,似乎能听见一习春雨过后,林中竹节惊蛰出的咯咯脆声,由远而近,撩过耳鬓,消失得无声无息。

    综观该椅不仅在雕工上刀法娴熟,而且在木工技艺上更是吃尽了功夫,真是一把好椅。

    想必宜雅创作此《当代君子》系列绝不仅是表现外在形工,其深层用意还在于器之内而形之外的那份美学境界的传达。
 


2015文博会国家级大师、专家、教授给予“当代君子”竹节椅的赏评意见

    一扫僵腐写清竹

    许 慎《说文解字》中说:“竹,冬生草也。”寥寥几字概之,其意并非只表竹之物性,而是具足着竹的深刻审美意向。英人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中称“中国是 竹文明的国度”。竹从《诗经》中“瞻彼淇奥,绿竹猗猗;瞻彼淇奥,绿竹青青……”的挺拔、常青、高洁、坚贞的象征意味,到唐人白居易《养竹记》中将竹总结 为“固本”、“性直”、“心空”、“节贞”的品格,直到郑板桥笔下“写取一枝清瘦竹,秋风江上作渔竿”的清高洒脱,超凡去俗的真性情。竹之于中国文化已是 一扫僵腐陈旧之气的“圣洁之物”,而对于当今大行廉德之风的中国社会,“竹”的君子意向不正是最好的榜样吗?

    以竹为美,以竹为德,以竹为鉴,想来才是宜雅审时度势,与时俱进,创意“竹”作的源由之一吧?

    简繁之间  充实谓美

    在 中国造器艺术中,有两种审美取向,一个是“简”,一个是“繁”。正如红木家具的设计,有人尚明,推崇简约,甚至简到不可再简,只剩线条,谓之美;也有人推 清,重工重雕,雕镂满目,称之美。事实上,简与繁乃一对辩证的孪生兄弟,简之过而归繁,繁之极而趋简,过简则纤弱无力,过繁则浓拙流俗,而求简繁之间的谐 和界点方为上、为宜、为美。

    以 宜雅《当代君子》仿竹官帽椅为例,其“简”处为线条,设计中着重线条、线脚的流动描绘,不断不滞,交圈自然如意,尤其是线条气韵更合于竹节生长走向,由下 而上再依势而弯,劲节拔长,节节相扣,节为点,干为线,用点线串连起一派生机盎然的竹林气概。其繁处当为竹节干骨的雕刻,起刀深遂,节骨分明,又饰竹芽脱 颖而出。倘若斜一缕光线铺洒下来,映落在嫩嫩的竹芽之上,晶莹剔透,熠熠生辉,充实可爱。

    该官帽椅的造器成功即在于此亦简亦繁的拿捏,还有那竹干的壮硕充实之美上。“实则精力弥满。精力弥满则能赋情独深,冥发妄中,万感横集,生气远出,不著死灰,妙造自然,伊谁与裁。”宜雅冲破简与繁间的家具设计偏执,大胆创新,此为又一审美尝试。



“当代君子”竹节椅获2015文博会“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金奖

    骨力 骨法 风骨

    竹 节官帽椅的另一大设计亮点当以个“骨”字形容最为贴切。此“骨”是一种力量,是一种艺术家才有的内心表现,但并非是剑拔弩张,而是既有力,又秀气。“骨” 在中国书法中体现最为明显,笔墨落纸有力,是从“内部发出的力道。虽不讲透视却可有立体感,对人产生一种动感力量。”它构成了中国美学中极重要的范畴。宜 雅的竹节椅每一节都透彻着骨力,它是在线条与实木中裹住的一股刚毅。随着光线的变幻,我们能感受椅中骨血的流淌与真气的弥散。或许说此话有些玄而又玄,但 在一位懂得“美”的人眼里,它确是极真切的,来不得半点虚伪与卖弄。

    刘勰说:“怊怅述情,必始乎风;沉吟铺辞,莫先于骨。”可仅有骨是不够的,艺术作品中的“骨”是可以感动人的,因此“骨”之外还有“风”,风即是情感,是从“骨”中油然升腾而出的一种情感,这种情感与审美者的心灵相通,随之产生了共鸣,生出了欢喜,生出了美的体验。

    “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郑板桥的这首《竹》道出了君子的操守与坚持,道出了竹的空灵与气度。

    做人当如此,做事当如此,那么,做家具呢?




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