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飞所问|杨元:游走于冠军车手与家居总裁间的双面人生

icon 2018-11-23 11:49:30
icon 0

摘要:《答飞所问》第六期的嘉宾是一位爱好速度与激情的年轻掌门人。15岁留学英国,21岁进入企业,32岁的杨元已经在墙纸行业摸爬滚打了11年。

格莱美集团总裁


  从2018年开始,整个家居行业的状况都不好。不论是房地产政策的调整,还是国际大环境的变化,在这个市场唱衰的情况下,我希望做一档可以真正走入企业家内心的栏目。与企业家敞开心扉,聊聊今天中国家居行业存在的一些问题。不论是好、是坏、是美、是丑,这个行业带给我们的所有酸甜苦辣,其实都需要有人去倾听,去记录。

  《答飞所问》第六期的嘉宾是一位爱好速度与激情的年轻掌门人。15岁留学英国,21岁进入企业,32岁的杨元已经在墙纸行业摸爬滚打了11年。从英国到中国、从校园到商场、从赛车到墙纸,这位年轻企业家又经历了怎样的压力与挣扎呢?

  下面本文将通过三个篇章,来为大家展现格莱美墙纸集团总裁杨元从赛车场到商场的双面人生。

  1、从桶装画到墙纸,格莱美的品牌化之路

  2、七年英伦之旅,新掌门人的国际之路

  3、总裁级赛车手,风驰电掣中的双面人生

  从桶装画到墙纸,格莱美的品牌化之路

  魏晓飞:格莱美墙纸创建于1990年,那最初是什么样的机缘,促使你们进入墙纸这样一个行业呢?

 杨元:我母亲最早是做会计工作,但是她觉得这个工作比较乏味。在父亲的支持下,母亲决定辞职创业。

  决定创业之后,母亲深入调查市场。在逛到建材市场时,母亲看中了桶装画这个产品,并毅然决然地进入了这块市场。在经营一段时间之后,母亲发现桶装画虽然精致美观,但是却只能做局部的装饰。后来,母亲决定引入更美观、更具设计感的墙纸,并把这个产品当成了自己一生的事业。

  魏晓飞:格莱美是从桶装画年代往下最后变成壁纸的,那是什么时候让格莱美决定大量引入国外的高端品牌,走国际化路线呢?

 杨元:这个我还真是记不太清了,毕竟当时我才几岁(大笑)。但是据我了解,格莱美决定做墙纸之后,就一直在做差异化。在那个产品相对同质化的年代,母亲就开始不断地寻找差异化的产品。

  为此,母亲多次到上海、广州等市场学习,并引进优质产品。在95、96年母亲就走到了香港、台湾,97、98年就开始走出国门寻找优质产品。我觉得正是这种商业嗅觉,使得格莱美能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始终保持自己独特的产品力和品牌力。而母亲早年为企业注入的差异化文化,对于我们设计类产品更显得弥足珍贵。

  魏晓飞:格莱美这个名字的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吗?

  杨元:格莱美这个名字的起源其实是非常有意思的。那个年代卖墙纸产品一般只标英文名称,所以当时母亲就让我帮起一个英文名称,用在我们首款全国批发的产品上。

  为此,我翻阅了很多资料,最终决定用“GLAMOR ”。起完这个名字之后,我们的产品在全国大卖,卖得非常好。后来母亲找了一家深圳的策划公司,根据“GLAMOR ”的英文取一个中文名称,作为企业的名字,让公司看起来更国际化。在1998年左右,决定把公司名称改为格莱美墙纸,并在2000年完成了对北京所有店面名称的替换。

魏晓飞:1990年到2018年,格莱美已经走过了28年的时间。如果说让你把这28年细分一下,你认为格莱美这28年的发展史会分为几个阶段呢?

  杨元:这个分阶段的提法很有意思。我觉得在前七年,也就是从1990年到1997年,属于初期积累经验的阶段。在这个阶段,格莱美主要是在北京市场做市场布局和扩店。

  第二阶段是1997年到2007年,在这十年中格莱美开始变成大品牌的总代理,并开始研发自己的产品。从此,格莱美正式从一个简单的零售连锁商变成全国性的批发商。

  第三阶段从2007年开始,格莱美开始从品牌批发商向品牌加盟连锁品牌转型。当时我母亲雷厉风行,将所有区域的经销商全部变成格莱美品牌。在所有强势工厂和强势品牌还在做批发模式时,我们坚决快速的完成转型。通过把一个城市几十家产品代理商转变成每个城市一家格莱美,为企业赢得了未来几十年的品牌竞争力。

  魏晓飞:现在全国一共有多少家店?

  杨元:现在全国大概有800家店面左右。根据市场的变化,我们主动对一些市场前景不佳的门店进行了调整,门店数量也从巅峰时的1100家下降到了现在的800家左右。

  魏晓飞:那你如何看待这一两年来市场的变化。

  杨元:现在很多品牌都早进行跨界经营,家具行业的问题来着定制,我们的问题来自由定制和多元化经营带来的连锁反应。随着新趋势的到来,很多人都开始整合软装,甚至一些前置品类把我们的产品当做赠送品类。比如你买我的定制衣柜,我就送你一副窗帘或者一卷墙纸。长此以往,我们就会变成一个被人忽略的品类。这对我们的经营销售,都产生了很多的困扰。

 七年英伦之旅,新掌门人的国际之路

  魏晓飞:1990年娄总创建格莱美,那个时候你才4岁。说实话,在你身上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用问我都知道,你小时候一定是属于没人管的状态。(笑)在你的简历中,我看到你15岁就去了英国,给我们讲一下这一段经历吧。

  杨元:我15岁的时候,差不多就是企业上升最快的时期。那时候,我们在竞争很多国际产品的中国总代理。我现在分析,当时我母亲去竞争时,可能明显感觉到了与那些来自新加坡、香港、台湾的竞争对手在语言和国际化视野上的差距。特别是是在与外国品牌商沟通的过程中,不管你带多少翻译,都会产生一种信任感不足和沟通不畅的感觉。

  我觉得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决定送我出国读书。记得当时,她用各种方式告诉我出国读书的好处。也是在那个时候,在我心里种下了出国留学的种子。但是在15岁这样的年纪出国留学,我父亲是特别反对的,他甚至怕我出去以后就不会回来了。毕竟在2000年左右,大家对出国还是很保守的。时至今日,再看出国留学的选择,我觉得还是比较对的。

  魏晓飞:你在英国待了几年?

  杨元:15岁走22岁回来,总共待了七年半的时间。

  魏晓飞:这七年,其实是一个少年成长为青年的过程。那你是在英国时就决定要回来帮助母亲管理格莱美,还是回国之后决定的呢?

 杨元:其实一开始并没有考虑这些事情,直到大学最后一年才开始考虑这个问题。当时我在犹豫是继续读研究生还是在英国找工作,但是父母强烈要求我回国,并跟我讲中国市场现在很好,在外面耽误时间没有意义,最后我觉得回来帮家里做事。

  但是当我回来时,两个人也没真正商量好我回来做什么,当时我父亲也希望我回来接他的生意。在这个犹豫的过程中,我跟随母亲在全球走访了我们的供应商。在此期间,一颗属于墙纸行业的种子在我心中生根发芽,我有外国朋友都是通过墙纸这个行业相识的,受他们的影响,我最终决定进入格莱美。

  记得当时我父亲特别不开心,他就说我不干了,然后选择退休。也正是因为他的收手,给了格莱美更多的资金和能量,推动企业在2007年进入高速发展阶段。

  魏晓飞:你回到国内,理论上讲正式进入到格莱美是哪一年?

  杨元:2007年5月份。

  魏晓飞:2007年5月份,到现在为止,你进入格莱美也有11个年头了。那你认为这11年来,你给格莱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杨元:不能说是我一个人给的,但是我在的这11年当中,看到格莱美最大的变化就是格莱美在北京的市场地位从当年的前十,做到了今天的第一。同时,我们还做到全国流通品牌中的店面第一。

  另一方面,这11年里还有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格莱美从原来只要这个生意赚钱就能做,变成这个事情是对的才做。这是很大的一个区别,原来可能更多把格莱美当做一个赚钱的工具、一个资本积累的工具,现在更多把它看成一个长线企业、长线品牌在经营。

  魏晓飞:据我了解,到今天为止格莱美应该建立起了一个非常完善的职业经理人的体系。

 杨元:是的,这其实是很秘密的事情啦。

  在我毕业前后,母亲对企业人事进行了大刀阔斧地改革,把格莱美从家族式企业变成一个正规化的现代企业。通过这一年多的人员安置计划和行政改革,母亲为我提供了一个重新安置、重新排兵布阵的空间,这对我这10多年来的帮助很大。

  总裁级赛车手,风驰电掣中的双面人生

  魏晓飞:换个话题,说说你这个比较让人惊奇的爱好。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玩赛车的?

  杨元:这个事说起来也是机缘巧合,我其实特别喜欢车,真正接触赛车还是在2008、2009年的时候。当时我一个朋友带我进入了一个玩赛车的圈子。在这里我第一次接触到了赛车,也让我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是真正的车、什么是真正的速度。当我第一次坐在副驾驶上体验赛车之后,我才明白为什么玩赛车的人不去买跑车。因为本身我们路上跑的跑车跟赛车的性能有质的区别,而且无论从刹车、设计、还是各方面性能。跑车只能说有着赛车的外观,有加速的性能,但更多的还是为了公路安全性和整个驾驶舒适性。所以在那之后,在我就决定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参与赛车运动中,只是当时觉得太贵了。

  2014年,我跟一个好朋友一起做了一支车队。后来因为特别特殊的情况,家里出事后他就出国了。但是我们所有车队计划都做完了,他当时跟我说,你要继续跑等我回来。因此,我就又找了其他几个朋友继续赛车梦想。

  之前我还在赛车的时候,一年会浪费二十几周的时间,全心全意在去跑赛车。但是一年只有52周,这会耽误很多事情,所以今年我停了一年。但是在朋友圈看到朋友发这个,我还是不能平静。就像一生可能只会爱一个人一样,我一生可能只会有这么一个真正的爱好。

  魏晓飞:赛车其实是有一定危险性的,那您母亲支持你的爱好吗?

  杨元:她完全不管我的赛车事业,她的不管其实就是支持。在母亲的教育模式当中,无论我出国,还是其他重大的决定,她永远不会表现出支持与不支持。她觉得我自己有分寸就行了。只是在今年的市场情况下他跟我说,你今年务必要全心全意在企业做一年,因为你已经出去出去好几年了,今年市场又特别复杂,如果你再这样的话,可能你再回来的时,跟企业就有断层了。因此,我决定暂时放下赛车,重新到我的团队。

  等企业的稳定之后,我就可以像前几年一样没有顾虑的去好好的追我的爱好。我要是能完成到我的计划,至少还要有3年时间。所以我会把这3年时间专注到格莱美身上。

  魏晓飞:我听说你不仅爱车,而且毁车也毁了不少。给我们讲讲你毁车的故事吧。

 杨元:其实我真正一次性撞毁的就一台车,但是那种车毁但人没事的状态。

  那是在富士的时候,也是我自己觉得进步很快的阶段。刚刚在新加坡街道赛拿了冠军之后,看到了在我这个组别竞争年度总冠军的机会。所以在富士那一站,我对自己的要求是比较苛刻的。

  因为那个赛道我从来没去过,当时我是有点被动的在第五名,我当时想把前面那车超掉,因为我知道我成绩比他快很多,因为发车的原因我被稍微挡了一下,所以稍微靠后一点。那个人跟我私下关系还可以,但是我超他的时候,他总是恶意的挡我。在他挡了我很多圈之后,我心态就不好了。在最后一圈时,我想我无论怎么样都要超过去,然后在一个不太容易超车的高速弯,我贴了上去。但是进弯后有一点压到赛道边的草上,导致车在240多公里的时速下直接撞出去了。

  为此,我反省了好几个月,我说我为什么会那么冲动,这还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我觉得这对我以后的人生也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魏晓飞:最后我想问问你对上一代企业家的看法。第一个问题,你怎么评价娄总?不是评价你妈,是怎么评价娄总?

 杨元:虽然娄总已经快60岁了,但她却是一个特别时尚的人。很多新鲜事物,我都是从娄总口中得知的,比如抖音。今年二三月份的时候,娄总就告诉我应该在活动中加一个抖音的分享。另外,娄总还十分注重学习,她每年都会报很多班去给自己充电。

  我觉得她的思路并不像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而格莱美能发展到今天,很大程度上就源于她的前瞻性和那种企业家对市场的嗅觉。有时候我会觉得她做事像男的,特别大胆、特别有冲劲,包括我们做窗帘这个事情。在三年前,很多墙纸品牌都有这个想法,但是能真正坚定地往前推广的,也就是我们格莱美。

  魏晓飞:现在我们掉转过来,评价一下你的母亲。

 杨元:其实这两个人设之间差距并不大,她还是比较像一个人,包括在家里她也是会有一点霸气的感觉。但是她本身性格是很和蔼的,在公司也是这样。

  另外,她会觉得自己很年轻,当年她当奶奶的时候还很不能接受,她觉得我还这么年轻,怎么就当奶奶了。(笑)

 魏晓飞:最后是一个小环节,希望您通过我们的镜头,对五年后的自己说一句话。五年后,我会带着这段话回来再跟您聊一次。

  杨元:希望五年以后的我,能把刚才吹的牛都实现了。还有希望那个时候,我能把我微信头像也换了。

往期回顾:

第一期:答飞所问|陈冠翰:中国床垫行业还没有胜出者

第二期:答飞所问|张凯:年轻企业家从来不缺想法

第三期:答飞所问|李李:蓝景丽家见证我成长 期待与企业共同发展

第四期:答飞所问|徐建刚:不追求急速增长 欧亚达要做的是小而优

第五期:答飞所问|尹章宇:新零售有新玩儿法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