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智贤专栏 | 有修养意味着能欣赏有活力的设计

icon 2019-04-28 14:29:15
icon 0

摘要:好的设计不是为了证明什么,尤其不能为了证明品牌或设计师个人有多了不起,而是要通过器物去与使用者之间建立深厚的情谊。这份情谊所包含的对人的尊重、体贴和启发,会让使用者因为使用了这件产品而成为更好的自己。

  | 吕永中:用设计拓展生活的维度

    

  【嘉宾简介】

  室内/家居设计师,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理事,吕永中设计事务所主持设计师,半木品牌创始人兼设计总监。毕业于同济大学,留校任教逾20年,长期致力于室内空间及家具设计。曾获福布斯中国最具影响力设计师等荣誉。

  【访谈背景】

  当我们要确认一个人的身份和了解他的心性时,他所用的器物自然成为一个直观的符号,通过器物便可猜测出比语言表述更易理解的某些特质。反过来,器物也会在某种程度上塑造人的特质,所以选择什么器物为伴是不可不慎的。

 好的设计不是为了证明什么,尤其不能为了证明品牌或设计师个人有多了不起,而是要通过器物去与使用者之间建立深厚的情谊。这份情谊所包含的对人的尊重、体贴和启发,会让使用者因为使用了这件产品而成为更好的自己。

  对使用者而言,识别出不同设计背后的用心并不是轻而易举的,对自己需求(包括身体上的、情感上的和价值观上的)的模糊认识会妨碍选择时做出最适合自己的价值排序,被流行、虚荣、一时的焦虑干扰,而选择并不真正适合自己的产品是很多人经常犯的错误。大多未受专业训练又欠缺足够生活经验的人,不能一下子就掌握好设计的标准,这需要一个不断学习、不断试错的过程。虽然这可能会给很多劣质的设计以生存空间,但我们每个人的成熟——无论是心性上,还是能力上,都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接受了自己可能会看错选错,才会去不断尝试,并积累经验。

 一个有设计修养的消费者,有相当宽广的设计视野,他对于设计创造的可能性有相当大的接纳程度,对某种设计提供的体验也有想象力,而且对于设计的价值不会只有一个测量的维度。

  消费者要想深入地理解设计师所要实现的设计目标,需要与设计师有共同(至少是相近)的价值观和生活体验,而这是设计修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某种工艺的人文内涵、某种材质带来的感官感受、某种图案的文化基因、某种色彩的情绪属性,甚至产品的包装材料及方式是否更为环保……这些设计元素究竟在什么情境下发挥它们各自的作用,取决于设计师的专业程度;而甄选这些元素使用的方式则取决于消费者的品位。

  试图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寻找思想和美学资源的探索如今方兴未艾,这种出符号和口号层面,落实在日常生活里,从而真正实现文化上的脱胎换骨和代际更新的对文化承续的探索还有很大的努力空间,因为这种表达不能仅仅是一种观念艺术,也不能只是少数人用来确认身份的符号,它最终一定要为大多数人的日常所用之后,才能成为生活方式的重要力量之一。

  无论是受家世的影响,还是因为后来受到的专业训练,吕永中对好生活的构想一直在做锲而不舍地深化,他觉得设计应该带给当下的国人关于生活、关于自身更多的生命体验,以使我们走出关于生活、关于自身的某些“套路”。他不否认传承对人性和行为的引导力量,他只是希望在传承与突破之间寻找兼容的方式­——那是一种并非二元对立的观念和思维方式。

  【设计作品】 

片舟凳几。设计灵感源自泛舟湖上的漂浮感。金属与木的结合,曲线与直线的相互依存,塑造的是中国经典的美学意象:谁家今夜扁舟子。

清风禅榻。原本是古人打坐用的禅榻,对于不一定将它作为打坐坐具的人来说,这更多的是一种生活态度的表达,素洁的气质暗示人要能够放下种种牵绊,如清风明月般了无挂碍。

     新宋扶手椅。L形的一体化布艺座面及靠背,扶手设计特别放宽,手到之处皆经手工打磨,使触感舒适柔润。

  | 万宏:设计是与无言对象的有情互动

  【嘉宾简介】

  花艺设计师,中国花艺教学开创者之一,中国插花流派易花道创始人,中国插花花艺协会常务理事,日本池坊花道正一级教授。曾获中央电视台“时尚中国”花艺师大赛第一名、“最佳花艺师”称号,全国首届插花花艺大赛总冠军。

  【访谈背景】

  花草在人类的生活中一直扮演着启发人类、表达人类情感的角色。

  就花草本身而言,大自然并未赋予其这样的任务,但人类则将自己的诸多情感倾注其上,这是人类的情感活动和精神活动的场域之一,而且一直延续着。

  袁宏道在他的《瓶史》中说:“寒花宜初雪,宜雪霁,宜新月,宜暖房;温花宜晴日,宜轻寒,宜华堂;暑花宜雨后,宜快风,宜佳木荫,宜竹下,宜水阁;凉花宜爽月,宜夕阳,宜空阶,宜苔径,宜古藤石旁。若不论风日,不择佳地,神气散缓,了不相属,此与妓舍酒舍中花何异哉?”人们借花事描摹时间之美和空间之美,不同时节,应不同风景,选不同花材,取不同花姿,是生活中的一番讲究,也是情趣所在。在一次次的景致变换中浓缩大自然的万千气象,这是中国人以“人和”应“天时”与“地利”的生命态度。

  中国古人并未将插花作为一项能与琴棋书画并列的艺,而只是将其作为一般闲事对待。

  不作为“艺”而作为“闲事”的选择意味深长,这意味着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插花不是牟取功利的工具,它更多是怡情养性落入日常的生活趣味,既然不是为了换取钱财、名气或地位,攀比和心机就十分多余。

  对大自然的敬畏与视其如父母的自然观使中国人一直推崇取法自然的美学主张,无论色彩、线条、造型、意境都以模拟自然为上乘品位。所谓生活的诗意是一器一物、一丝一缕都能激发人内心真挚的情感,唤起人对这个世界的热爱,塑造着我们美好的情怀。

  用对花材,不越时取物是对自然的尊重,也是人的谦逊;如何造型,从而找到花最美的展现方式,是对花朵的珍惜。毕竟每一朵鲜花都只有短暂的生命,在这有限的时光里,如何才能使它们最充分地实现各自生命的价值,是需要享受它们的美丽的我们审慎对待的。

  花开花谢,日落日升,每一刻逝去的时光都不会重来,珍惜每一寸光阴,珍惜每一件物品是中国人守候生命的方式,人与花相互陪伴的时光里充盈着很多具体而生动的细节,也承载着鲜活的生命。

  如果我们懂得珍惜、懂得欣赏,那么此花虽只显现一时,却可以创造长久的情感价值,也不辜负彼此这一场相逢。这样的情怀和趣味需要人主动投入自然,去感知,去注入情感,去生发想象才能获得。

  万宏对花艺设计的理解更多地强调人对自然的敬畏和珍惜,如果怀着一切都来之不易的心情对待每一次的花艺设计,就会去努力发现每一朵花深层的美,这个过程其实是在学习心灵上的修行。

  【设计作品】

易花道“十全式”作品。在宋代直立式插花和明代厅堂插花的基础上,进行归纳整理后的作品。

易花道“一元式”作品。以一种花材创作的插花一直被认为是书斋清供的经典形式。

2014年,万宏以题为“留得残荷听雨声”的作品参加日本规格最高的花艺师协会(NFD)花艺大赛,作品以现代花艺的手法表现中国诗词的意境。

   购书链接:   https://item.jd.com/12582936.html?dist=jd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