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韭”止渴 画饼充饥?—— 朗斯家居身背近7成负债 向伟昌独揽大权豪赌上市

icon 2021-08-16 11:59:39
icon 0

摘要:为筹备上市,朗斯卫浴特意将公司名称改为朗斯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但实控人仍为向伟昌夫妇,且两人绝对控股94.84%,本质上无异于家族企业。目前公司主要从事淋浴房、浴室柜等定制卫浴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虽然表面上公司近三年营收与净利润在持续...


      后疫情时代,摆在家居企业面前的两个首要问题,无疑是生存与转型。在细分多样、鱼龙混杂的家居赛道中,谁能掌握更多的资金,谁就能顺利撑过行业寒冬,并在数字化转型与智能家居的风口间掌握先机,拔得头筹。

      然而企业想找到合适的融资渠道并不不容易,但倘若“搏一把”转而上市成功,必将为盘活企业与转型升级提供巨大的资金支持。近期,中山朗斯家居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朗斯家居”)发布招股说明书,试水A股,打的正是这样的算盘。

1

      据悉,为筹备上市,朗斯卫浴特意将公司名称改为朗斯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但实控人仍为向伟昌夫妇,且两人绝对控股94.84%,本质上无异于家族企业。目前公司主要从事淋浴房、浴室柜等定制卫浴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虽然表面上公司近三年营收与净利润在持续上升,但毛利率却在不断下滑;同时,公司2020年负债率已高达69.88%,且负债水平连续三年居高不下,大宗业务收入占比过高导致现金流与存货减值相继承压,报告期内公司应收票据合计约4.2亿元,占到流动资产50%以上,如无法按时兑现,公司将面临资金,周转困难或承担较高融资成本,对公司经营业绩将产生不利影响。

      此外,2020年朗斯家居子公司遭遇电信诈骗,直接损失高达近400万元,不禁令投资者对其运营与财务管理能力提出质疑,试问这样的企业预期上市后,真能守住投资者的钱袋子吗?

      豪赌上市 未来可期?

      在很多人看来,企业能够成功上市,本身就是自身实力与市场热度的证明。但事实上,企业上市也许只是一场关乎企业生存的“赌博”,究其利弊而言,有的企业因股蝴变,有的则因冲击IPO而日渐衰落。

      作为早些年冲击A股上市的华源轩就是其中的典型。自上世纪90年代,华源轩连续十年保持22%以上的增长,堪称家居企业中的翘楚,然而好景不长,2014年5月,华源轩一味扩张规模,导致资金周转困难,转而希望通过上市圈钱解决问题,结果两度冲击IPO失败,最终资金链断裂,跌入谷底。

      现如今朗斯家居在崎岖的上市之路上正面临同样的问题。从朗斯家居的招股说明书中不难发现,朗斯家居总资产规模虽逐年攀升,但负债率连续三年居高不下,2020-2018年合并负债率分别69.88%、70.69%和65.48%,且朗斯目前融资渠道单一,主要依靠银行等金融机构进行债务融资,一旦发生到期违约,资金周转彼时可能会陷入断裂的困局。

负债连续三年居高不下(数据来源:朗斯招股说明书)负债连续三年居高不下(数据来源:朗斯招股说明书)

朗斯卫浴(江苏)有限公司动产抵押(数据来源:企查查)朗斯卫浴(江苏)有限公司动产抵押(数据来源:企查查)

      虽说在上市企业中也不乏负债率较高的企业,但多以地产、科技、医疗等企业居多,原因是它们手中多握具备核心竞争力的产品或备受推崇的地块,一旦产品获批上市,将迎来“爆发”,从而带来可观回报;反观朗斯主营卫浴,产品同质化严重,含金量相对不高,且赛道竞争激烈,上有国外一线品牌压身,下有国内惯用“价格优势”的区域企业,整体呈现“前虎后狼”的竞争格局。所以,未来朗斯家居在卫浴行业中需匠心独到、有所见树,具备核心竞争力,否则日后难免踏上赛道“输”途。

      企业贫血 饮“韭”止渴?

      稳定的现金流的对于一家企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朗斯家居近三年的现金流量表现可谓波澜起伏,上市融资、借道输血恐怕是朗斯目前为数不多的融资选项。

      2018年,朗斯家居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3,030.37万元,同时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也为-2,708.62万元,而筹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6,538.69万元,由此可以看出,2018年的朗斯虽然得以募得大笔资金,但企业生产经营活动方面与投资活动收益并不理想,而朗斯的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更是连续三年呈现负数。

现金流量净额波澜起伏(数据来源:朗斯招股说明书)现金流量净额波澜起伏(数据来源:朗斯招股说明书)

      2019年,朗斯再次“募得”2,147.02万元的现金流量净额,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实现扭亏为盈,然而募资收入毕竟是借款,连本带息迟早是要还的。2020年朗斯家居筹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因而由正转负,为-3,011.58万元,环比下降240%。两年总计募资净额的约8亿元,仅一年便耗掉了1/3,倘若公司继续维持现有扩张增速,而又无新鲜血液注入,企业有可能在资金流动方面陷入拆东补西的尴尬境地。不过,在疫情最为严重的2020年,相对大部分企业乏力的经营活动,朗斯2020年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实现了三倍多的跳跃,骤升至7,374.85万元,还是多少令人感到惊讶。

      据悉,此次朗斯家居上市募集资金其中一项用途便是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涉及金额1亿元,若本次发行募集资金不能满足项目资金需求,资金缺口部分公司将通过自筹方式解决。

      垫钱研发 “画饼”充饥?

      企业升级转型、研发产品,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如果企业身处高额负债则需另当别论,毕竟用投资人的钱去搞产品升级与研发,不免让投资者容易产生“画饼”之嫌。

      诚然,在数字化与物联网的风口下,智能家居是很多家居企业看好的赛道之一,市场上的智能家居产品因此并不少见,而朗斯家居选择在这样的时机强行“转弯”,先不论其升级、迭代是否滞后,单就论公司能在卫浴或其它家居产品中能研发出哪些“脱颖而出”的产品,着实令人“揪心”,毕竟大部分投资者,都希望企业能出于认真负责的态度来审慎使用从投资者手中募集的资金。

上市募集资金主要用途明细(数据来源:朗斯招股说明书)上市募集资金主要用途明细(数据来源:朗斯招股说明书)

      据招股书中显示,此次朗斯上市所募集资金除补充朗斯流动资金项目外,其余4/5的募集资金将用于中山朗斯生产基地智能化升级技术改造项目与江苏朗斯邳州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两项合计涉资约4.13亿元。同样,若本次发行募集资金不能满足项目资金需求,资金缺口部分公司将通过自筹方式解决;本次募集资金到位前,公司将用自筹资金先行实施项目投资;本次募集资金到位后,由公司以募集资金支付拟投资项目剩余款项或根据有关监管要求在履行必要程序后置换先行投入的自筹资金。

      相对于上述的大额募资,中山朗斯生产基地智能化升级技术改造项目中预备费 990.00 万元拟用朗斯家居自有资金投入,仅占拟用募集资金投入总额的1.93%,换句话讲,其余升级研发资金则需上市后由投资者买单。

      成也“大宗” 败也“大宗”

      因家居业务和房地产行业的高度相关性,家居公司为地产商提供大宗业务的模式一向是家居企业创收增流的不二法宝,对于家居企业而言,产销模式相对固定,除经销商与零售外,与下游房地产KA客户达成的大宗业务为家居企业提供了巨大的增量空间。

      但伴随2018年房地产行业融资环境的普遍收紧,大宗业务这把“双刃剑”开始对家居企业显露出其“逆袭”的一面。过于依赖房企大宗业务的家居企业固然可以借此消化产能、创收增流,但作为代价,家居企业要看房企的“脸色”,企业相对的盈利水平也将被随之牺牲;且受房产政策愈发严厉、疫情不确定性等因素影响,房企的结款周期正在被拉长,因而造成巨额累计的应收款项将对企业造成灾难性后果。

      反映在朗斯身上,大宗业务占比主营收入已经过半,公司2018-2020年大宗业务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47.61%、 57.39%和 69.34%,大宗业务是朗斯目前不可或缺的收入来源。      

毛利率连续三年下滑(数据来源:朗斯招股说明书)毛利率连续三年下滑(数据来源:朗斯招股说明书)

      受大宗业务拖累,2018年-2020年,朗斯家居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9.17%、35.49%和33.25%,连续三年出现下降。公司7.5亿合并营收中约有合并应收款项4.1亿元,报告期各期末应收账款、合同资产及应收票据合计账面价值分别为21,920.78万元、35,966.87万元和 41,965.12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2.51%、56.05%和50.15%;此外,因过度依赖大宗业务,报告期各期末,朗斯家居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9,725.40万元、17,131.24万元和 28,040.33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3.30%、26.70%和 33.51%,存货余额较大、占比较高,存在相应减值损失的可能,财务风险可见一斑。

      成本上涨 夹缝求生

      一方面,地产步入白银时代,行业相应进入下行周期,下游房地产行业的压力正沿着产业链传导至中游家居企业身上;另一方面,伴随近年来大宗商品原材料价格的持续上涨,上游玻璃及五金原件的采购成本压力正同步施压,家居企业作为产业链中游正面临来自上下游的协同压力,如何纾困破局、夹缝求生,这无论对朗斯还是整体家居企业都是道行业课题。

      据朗斯家居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朗斯家居主营业务成本中直接材料的占比分别为 81.55%、78.93%和 74.96%。未来如果上游主要原材料价格出现大幅不利波动,势必将会恶化公司上游原材料成本控制,从而对公司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400万电信诈骗的背后

      每一个家族企业都有一个帝王,而民营家族企业是一个剩者为王的地方,无论多少分歧和矛盾,无论过程中使用了何等的技巧权谋,谁最后主持公司大政,谁就是合理的一方,具体体现在谁拥有的股权越多,谁掌握的控制权就越牢固,这是商圈深谙于心的常识。不同于华为等经营规范、发展相对科学的企业(虽然孙亚芳持股很少,但是仍被推选为董事长),多数民营企业都是老板控股,甚至多数情况下,老板还同时出任公司董事长。

向氏掌权(数据来源:朗斯招股说明书)向氏掌权(数据来源:朗斯招股说明书)

      既然是帝王就难免会“独揽大权”,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朗斯家居之所以被冠以家族企业的名号,并不是因为“家族企业、百年传承”此类的缘由,问题正出在公司股权的配置上。如果朗斯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向伟昌夫妇将绝对控股95%,向军昌和向斌昌持股比例分别为2%,其余1%为欣荣合伙所有。

朗斯伟业、朗诚商贸接连遭遇电信诈骗 公司法人赵蓉退出 向伟昌接替(数据来源:企查查)朗斯伟业、朗诚商贸接连遭遇电信诈骗 公司法人赵蓉退出 向伟昌接替(数据来源:企查查)

      不难看出,朗斯的股权配置如此集中,势必将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中小股东对公司决策的影响能力。如果实际控制人通过行使表决权或其他方式,对公司业务经营、投资决策、人事安排、利润分配等方面实施影响和控制,难免会损害公司及公司其他股东利益。据悉,2020年,朗斯家居全资子公司朗斯伟业、朗诚商贸接连遭到电信诈骗,诈骗团伙虚构事实以合作为理由,骗取朗斯伟业、朗诚商贸资金共计 399.8 万元,这直接折射出了朗斯的内部财会制度并不健全,财务管理形同虚设,考虑到一家公司的财务可能无法独立行权,特别是在管理相对落后的民营家族企业内可能会受到来自公司内部其他高管的“授意”,朗斯家居此次遭遇电信诈骗也就不足为奇了。

      除去综上所述的问题外,朗斯家居的“高新技术企业”证书,将于有效2023年12月9日到期,这也意味着企业不再享有15%的所得税优惠。

      后记:

      曾几何时,向伟昌对淋浴房行业的前景充满信心,正是出于对未来中国淋浴房规模百亿元的规模预估,然而朗斯目前近7成左右的负债与大宗业务过半的占比成了向伟昌不得不需要直面的问题。现如今,高额累计的各项应收款项已经拖累朗斯毛利连续三年下滑,如果朗斯再失去房企KA客户的眷顾,试问谁又敢轻易将钱投给一家财务不健全且现金流不稳定的公司呢?

      作为独揽朗斯家居大权的向伟昌曾坦言:“我们想做的是百年品牌,现在朗斯成立只有十几年,还是个小学生。”事实上,朗斯作为卫浴二线品牌在近十多年中,仰仗诸多KA客户的提携确实取得了傲人的发展,但在飞速发展的背后,家族属性鲜明的朗斯在经营管理方面尚不成熟,至少在警惕电信诈骗面前,朗斯确实还算是个“小学生”。此次,朗斯家居冲“饥”上市以及公司未来将实现怎样的智能化飞跃,我们后续还都将拭目以待。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品牌专区
全屋整装3S产品全新升级发布,全筑e家深度拓展整装新布局试探政策底线,挑战市场规则,昔日名企米兰之窗深陷信誉危机宜家中国发布中国家居生活趋势洞察报告 以更多产品和灵感贴合本土消费者需求顾家家居因专利行政纠纷起诉重庆敏华欧派家居2021上半年归母净利润10.12亿元 同比增长106.98%孚日股份2021上半年扣非净利润1.35亿元 同比增长40.96%居众装饰第二届“金築奖”设计大赛破界而出浙江美大2021上半年归母净利润2.54亿元 同比增长49.15%远大控股2021上半年扣非净利润1.31亿元 同比增长464.58%东方雨虹2021上半年净利润15.37亿元 同比增长40.14%心系卫辉 与你同在 ——居然之家北京北四环店驰援灾区在行动「一线」㉘ | 大自然家居布局大家居战略 缘何退市香港进军A股别拿换季不当事,意大利LAICA莱卡净水即热净饮机助力健康生活黄轩代言维意定制,在整装争夺潮中实现品牌向上云归谷恭贺|宁夏中房集团又一科技健康住宅圆满交付!中国家用电梯从“芯”启航 维亚帝青岛旗舰展厅盛大开业2021柏厨家居推出多款适合四世同堂的家居新品 引领美好生活方式家居设计潮物谈|黛柏睿陈红兵:原创是基因亦是追求,致力于打造国内轻奢家具第一品牌!和Paola Lenti一起避暑洞见 | 束木家居展馆设计师孙晋昌:彰显东方气韵,构筑潮流家居美学探寻乾隆的“养生”秘笈 与欧神诺一起锁定《闯关吧!请指教》居然之家与京东科技达成战略合作 携手打造国民智慧生活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