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上海杭州北京青岛成都
2016上海哈尔滨苏州北京昆明印尼
2017成都北京杭州广州上海
杭州2018武汉日本杭州北京南京福州
  • 由新浪家居与简一大理石瓷砖联合推出“环球酒店设计之旅”年度策划,致力于为中外顶级酒店设计师打造最有效的交流平台。2017年10月18日,环球酒店设计之旅第15站落地广州,相约著名设计师与大家共论“设计的场域精神”。
  • 从建筑转到室内的时候,有一些部分现在也经常讨论,一个设计是理性还是感性,我觉得要慢慢地把两方面平衡好,如果完全是理性的,这可能会变成一个呆板的设计,如果完全是感性的,它也可能是乱七八糟的,很多不同的东西在里面。
  • 我可能有一点想开始沉淀下来,看看我自己在设计里面做了一些什么事情,我会比较关注一些建筑和室内的相互,其实香港的建筑文化发展现在也是离不开关于艺术方面的发展,因为这个是香港未来很大的缺失。
  • 我觉得每个项目有一点故事性在里面,如果我的项目不去给它一个故事性,可能它的重复性就会很强,像我们在做主卧、做客厅、做洗手间、做厨房,但是如果有它的故事在这个项目里面,可能每一个都变成一个独立的项目来看。
  • 设计的场域精神,我想理念是引导和创造舒适的空间,这里的Comfort Zones有两层意思,一个是舒适圈,通过不同的材料、不同的手法去创造一个舒适空间。一个是距离感,常常我们感觉到中国现在很多优秀的设计作品都很酷,却让人觉得敬畏,有距离感,并不那么亲近人。我们现在主要想要做的是,在超越酷的范围之外的东西,我们想要那个空间是很舒适的,让人有亲近感的。
  • 最好的空间应该是休闲、舒适的,有的时候是景观,有的时候也可以是在河边的一个房子。就像一个玩了很多年的童年玩具,你熟悉它所有的触感、温度,以及感觉。好的设计也应该这样,于是Henry Chiang把一些零碎感受融入到室内设计中,让设计变得没有距离感。
  • 我经常做的是解构性感,我猜星座是比较准的,猜星座背后是有原因的。为什么说你今天猜一个东西或者你把它归类的时候,你的信息量比别人更多,你的组织性比别人更多。我们讲数据量,数据量足够庞大的时候,当一个人面对同类型的问题时候,你会产生直接一个感受,那叫感觉,感觉之前是理智,不能进入感观的,就不能进入理智,因为所有的思考都是以你的感受为前提,你所有的解构,你再怎么客观,你也离不开你的主观。
  • 总体的趋势是什么?讲到空间的时候,我们讲建筑是提供场所的物,空间是十分抽象的,是三维的,场所是感受化的,是趋理论的,如果没有经验性,如果没有氛围,如果没有情绪,很难让场所这件事情发生,场所是一个空间跟人产生连接之后的结果,所以一个设计是否具备打动力,必须让这个设计完成的时候从空间转化成场所。
戴蓓:设计的时候你们的理智和情感在什么一种度?

林伟而:我们经常探讨设计是感性还是理性的?我学生的时候是70年代,当时有一个大师很注重理性,看巴塞罗那的遗址,一般都是看到黑色或者是灰色,这是一种很理性的色调,他用的是鲜绿色,完全是用感性的处理,一个大师考虑到里面怎么样打动人,他还是要用颜色、用材料,用一种很震撼的手法去把这种很感性的、让人很冲动的看法,所以我觉得理性和感性都很重要的。

戴蓓:葛亚曦先生,你是装作感性吗,因为这样可以吸引更多的女性客户。

葛亚曦:我的理性在工作,我觉得这个世界在逼迫男人必须要理性,所有正向的力量都是崇尚男人的理性,而不是男人的感性。

戴蓓:如果让你回顾你几十年的设计生涯,在生活当中你是一个感性、理性更偏一点,或者说在不同年龄段因为职业的关系有不同的变化?

林伟而:我外表看一定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可能男士很多人都觉得理性是比较好的,可能女士你会觉得比较感性是比较好的,这个可能是一种对人的误解,我自己觉得我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可能随着年龄渐增你会把你感性的一面流露出来,一般可以接受男人的感性,就是发火,而不能接受男人哭,可能年纪大,你开始会哭,你会慢慢地变成一个更柔的人。

戴蓓:是不是这种东西是中国人的特质,Henry,你讲讲你的是怎样的?

姜汉雷:理性的话,我认为作为一个完整的人,当然两者都要有,我觉得最起码,以前理性比较偏重,现在我在找一个感性。

戴蓓:其实我们的室内设计、住宅设计受到了过去酒店很大的影响,现在还是这个样子吗?我自己作为传媒人的感觉,我觉得好像不太是这样子?

林伟而:我觉得反而现在的酒店设计应该说是受到家居设计的影响,现在很多国外的酒店已经不是追求这种巴黎式的风格,而是追求一种很人性的风格,而且进到酒店房间不再追求很科技的东西,而是追求回到家的感觉。所以现在应该说是调过来,酒店会越来越趋向于人性的、家的一种感觉。
林伟而:我觉得反而现在的酒店设计应该说是受到家居设计的影响,现在很多国外的酒店已经不是追求这种巴黎式的风格,而是追求一种很人性的风格,而且进到酒店房间不再追求很科技的东西,而是追求回到家的感觉。所以现在应该说是调过来,酒店会越来越趋向于人性的、家的一种感觉。

葛亚曦:原来酒店就是我们的理想生活,我们是基于这样一个认知造成了后来的住宅设计,这不是设计师,这是当时我们集体十亿人民投了一个票,觉得最好的生活就是酒店,当然这个观念已经不存在,发展到现在的今天,酒店并没有办法或商业空间并没有变成所有的室内设计,这已经没有绝对性,它们互相应该有咬合、在交流,住宅可以启示到酒店,酒店也可以启示到住宅,应该是有一个交流。
葛亚曦:原来酒店就是我们的理想生活,我们是基于这样一个认知造成了后来的住宅设计,这不是设计师,这是当时我们集体十亿人民投了一个票,觉得最好的生活就是酒店,当然这个观念已经不存在,发展到现在的今天,酒店并没有办法或商业空间并没有变成所有的室内设计,这已经没有绝对性,它们互相应该有咬合、在交流,住宅可以启示到酒店,酒店也可以启示到住宅,应该是有一个交流。

姜汉雷:我觉得原来酒店是一个,住酒店也是要非常舒服,现在在中国的家装设计也是偏受到酒店设计的影响,但原来的概念是酒店设计是受到家装设计的影响,现在我觉得确实中国从酒店,因为酒店可以做很多实验,你可以买很多家具、材质,你用起来这个比较合适,可以找到你自己喜欢的感觉,我觉得酒店确实现在中国这个市场是对家装有很大的影响。
姜汉雷:我觉得原来酒店是一个,住酒店也是要非常舒服,现在在中国的家装设计也是偏受到酒店设计的影响,但原来的概念是酒店设计是受到家装设计的影响,现在我觉得确实中国从酒店,因为酒店可以做很多实验,你可以买很多家具、材质,你用起来这个比较合适,可以找到你自己喜欢的感觉,我觉得酒店确实现在中国这个市场是对家装有很大的影响。

  • 简一大理石瓷砖一直都有在用,它每年都有新的产品出来,能很好地结合人性的需求。源于自然,高于自然,其首创的大理石瓷砖能很好地规避大理石的不足。
  • 简一为行业树立了一个标杆,在设计上它也能够给我们加分。其实每一种材料有它所代表的语言或精神,简一大理石瓷砖的砖可以弥补传统大理石的很多痛点,如渗色、造价,选择空间不大。简一的砖,产品比较丰富的,基本上都可以满足家庭、酒店、办公会所,它的设计面还是挺广的。
  • 我觉得任何一种材料只是设计的一种媒介,简一大理石瓷砖,首先它的核心是大理石,我们所知的大理石有千变万化的种类,也正是这种品类繁多与千变万化能够给设计师带来设计的无限可能。简一大理石瓷砖能够让设计师有更好的选择去体现他的设计、作品上有更加丰富的产品可以选择。
14
13
12
11
10
9
8
7
6
5
4
3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