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翠:好设计不跟风 适合最重要

icon 2014-09-22 20:49:23
icon 0

摘要:随和爽朗,这是记者初见陈翠留下的第一印象,然而访谈结束之后记者留下更深的印象干练、有想法、有魄力。工作7年之后毅然辞去工作前往日本深造;自己创立工作室做老板;坚持设计不跟风等等无一不透露她这些特质,而这些或许也是她获得现有成绩不可或缺的因素...

  随和爽朗,这是记者初见陈翠留下的第一印象,然而访谈结束之后记者留下更深的印象干练、有想法、有魄力。工作7年之后毅然辞去工作前往日本深造;自己创立工作室做老板;坚持设计不跟风等等无一不透露她这些特质,而这些或许也是她获得现有成绩不可或缺的因素。

  记者:陈老师您好,我是新浪家居记者今天很高兴采访您,您在1986年到1993年是在台湾的设计公司工作,我想问一下当时您从事的是什么类似的设计?

  陈翠:当初我从事的是大型的商业空间设计,因为我从小虽然人不是很高大,但是我喜欢做大型项目,因为觉得小项目对我来讲挑战性太低,当年我很喜欢做大型设计,类似于百货公司这一类,整栋楼的设计时间就是两个月,速度很快,后来转型是做室内设计家装这一块儿,因为我觉得体力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觉得大型设计女孩子的体力还是和男孩子比不上,这也是我觉得我是给男孩子的唯一一点。

  记者:现在的您是如何去评价当初的一些设计作品的呢?

  陈翠:当年商业空间设计有一个时间性,创意比较十足,但是它大概5年后就会被拆掉,因为大型商空的保值期很短,一定要跟着流行。因为跟着流行,所使用的建材不会用得太好,相对也不可能用到质量太好的东西,因为5年后整个百货,整个大型的商空业主一定会把它拆掉重装。所以那时候我觉得可能这个不是我未来走的路线。

  记者:在工作7年之后为什么后来选择去日本深造?

  陈翠:我们台湾小孩子基本上都是这样,尤其是学习设计的,可能会觉得待在台湾太小了,因为台湾这个地方不是很大。还有第二个我觉得学习设计还是要到全世界走走看看,如果老是待在自己的地方,你不知道其它的文化,现在很多国家我都有去过,我觉得这个是必要的。所以我大概在大学毕业工作7年之后再出去进修,我们进修的时候主要是学习他们的设计想法,那时候的我会比一般的学生都有实践的经验。

  记者:那4年学习过程,对你自己来说你收获了什么?

  陈翠:很重要就是细节,我读书的地方是在日本,日本是真的很注重细节的国家。我到现在都觉得很多地方做不到的,比如我们在日本读书的时候,我租的地方它的卫生间水可以自动加热。我刚开始到我觉得好奇怪为什么这里的水可以自动加热,原来墙面有一个面板,淋浴跟浴缸是分开,在冬天会碰到这种情况,你做什么事情忘记了再过来洗澡水已经冷了,这时候怎么办?他有一个按键挂在墙壁上,你一按水会自动煮,当时我觉得那个很先进、很不可思议,这些是20几岁在日本生活的细节,还有很多,比如说房子都有透气孔,透气孔是晚上可以关起来,就是一个圆洞大概直径16公分,这16公分有一半,晚上你开整个窗相当危险,人家会爬进来,现在有一些窗质量已经改进这个问题,但是当年有一个透气孔,晚上可以把小孔打开一半,这个空气自然就会进来。目前在国内包括台湾我还没有看到,那时候觉得日本很先进,各个方面都觉得很干净,到处都有铺地毯,所以我就觉得日本这一方面值得我们学习。

  记者:你当初观察到那么多细节,以及收获的这些东西,之后有没有融入到你的设计里面?

  陈翠:这个当然有,比如我当年在日本住的房子,我们刚开始进去找不到洗衣机在什么地方,后来就发现洗衣机是关在柜子里面的,我们房子的租金稍微高一点所以环境很不错,卫生间是干湿分开,而且很干净,而且里面很多细节,卫生间是一体成形所以很干净,拐角是弧线很容易擦洗等等。

  记者:您设计作品当中是非常注重优雅大方,而且不喜欢过多雕琢,在您设计的时候您是怎么结合或者是融合自己的特质然后赋予你的设计作品当中一些创意跟内涵。

  陈翠:应该我觉得是一个转型,比如说当年我做商业空间的时候其实我们是很喜欢搞创意,因为商空是有无限的经费,就是业主有足够的经费,我们讲好造价多少费用,你可以在这个费用之内搞夸张,什么叫搞夸张?越夸张吸引的人越多,一个餐厅来讲越夸张可能经过的人没有看过,比如说一堆恐龙爬在屋顶上,当年就台北有这样的餐厅出现,我所谓的夸张是超过正常的情况。可是以我现在来讲我可能不愿意搞这么多夸张,越耐看的东西一定是越简洁化。我主要的路线是走欧式,欧式做到不突兀也要有技巧。

  记者:刚才提到主要的风格是欧式比较多一点,我也了解到,在国外一些大的住宅设计,他们的装修风格是偏简单一点,用简单的线条,简单的方式去呈现,在我们国内别墅业主大多喜欢奢华的风格,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或者是国外这种现象会维持多久?

  陈翠:我研究过这个问题,我有一个小男生在美国读书,我发现多数年轻人包括我自己的小孩,,都喜欢现代的。我年轻的时候不喜欢古典,我觉得古典很俗气,我觉得那时候还不够成熟,为什么现在来中国会愿意做欧式,因为我发现中国适合做欧式。刚才提到国外整个环境,你在国外看多数是简洁多,但是他们有个特点是空气好,环境好。举一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推开窗户看到海景,看到山景,而不像上海一推开窗看到隔壁在晒衣服,我看过上海我们现在住的地方在徐家汇,一推开窗户就是东方曼哈顿这些楼盘,这些楼盘当年在上海也是还不错,是中高偏上的楼盘一推开窗户看到你家的棉被,我的衣服,我觉得这种环境不适合推开窗,所以就没有自然景观。你知道美国很大,除了曼哈顿都市化一点,其他地方开车开很久都只看树看不到人,我到洛杉矶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他说妈妈美国比中国差,没有看到房子,没有看到超市,因为环境很大人很稀少,所以一路上是树,我儿子说这里肯定是中国差,我说不是的,其实他就很发达了,因为人口比较少,所以自然景观比较多,还有保护真的蛮好的。我来中国做欧式,我认为中国做欧式目前比较适合,因为推开窗户没有山,没有水,除了外滩勉强有几套房子有山有水,市中心的房子很可怜,都是推开窗户你看我我看你,然后景观也不太维护,我在家里看自己的装修,就尽量让窗的使用率少一点。

  记者:你觉得欧式风格是将风景藏在家里面。

  陈翠:对,我个人比较喜欢现代,可是来中国我不赞成这么做,因为包括上海的别墅,佘山别墅风景已经很好了,可是你做的过分现代跟这个环境是格格不入太冰冷了。现在还有一个致命伤就是现代的东西基本上材料一定要更好,越简洁的东西越难收口,因为太简洁了。比如我这件简洁的衣服,只是一块布而已,但是因为简洁又有一点小造型,可是如果太简洁了,没有细节又不够经济,布料不够好你就会发现它更差,如果稍微有一点小花样你会忽视这个材料,欧式的相对中国来讲容易一点,包括施工各方面,越简洁的东西付出的代价是更大。很多人觉得摩登的是便宜货,其实摩登是更贵的,他所有的细节都要做的很好,如果一个摩登的沙发买到几百块,保证质量是很差的,中国进口家具里面摩登的不多也太贵,造价太高,不像国外选择性很多。

  记者:您给我的感觉生活方式特别健康的人,在你看来生活方式跟我们的设计之进有怎么样的联系?或者健康生活方式对我们设计有什么重要性?

  陈翠:很重要,因为我以前年轻的时候会熬夜,然后也不爱睡觉,晚上想很多东西,想的太高兴又睡不着,突然有一个方案不知道怎么解决,所以我觉得整个来讲,我们做设计的人真的需要很大体力,这几年我不化妆。我们去工地的时候,有时候一套房子1千平方,站6个钟头,我都是亲自测量,我的客人多数是老板,如果派一个员工去量,我的生意就做不成了,而且我还有股票上市公司的老板,如果我派其它人去,他会觉得我不重视他,所以我会亲自到现场6个小时,而且整个过程没有上厕所,甚至有时候从早上10点到下午3点,如果我没有健康的体力,健康的体制,这些我都做不到。所以我尽量不化妆,晒太阳,我不太喜欢白,我觉得晒黑的人比较健康,因为我们公司有一个财务曾经走路摔伤,就是因为晒太阳晒太少了,而且骨头断掉,我觉得健康比外表白还重要。所以我这几年改变了,有太阳就晒不撑伞。我们在工地的时候是38度的天气去量房子没有空调,是毛坯房,汗是直接流下来的擦也没有用,就直接用手擦一下就结束了。女孩子做设计师体力是很重要,我们画图有时候画一套图要想很久的,这是体力活也是脑力活,所以我一定要有健康的身体。

  记者:所以好体力是离不开健康生活的。

  陈翠:对,其实是很重要,最近已经开始修身养性了,太油腻不吃,太辣也不吃,这几年已经全部戒掉,设计师是随着阅历越来越多,越来越专业,可是体力是很现实会走下坡路,但我也希望我80岁的时候跟我这衣服的设计师一样,精力旺盛,而且有活力,我要跟她学习。

  记者:刚才提到自己现在是老板,当初您从刚开始成立这个工作室,从设计师转变成管理者,当时是怎么样的心得?

  陈翠:其实没有什么转变,我大学毕业就当老板,但是当了两年之后赚钱还没有打工多,因为打工的时候有时候做一个案子就可以拿到不少钱,大概我同学的4、5倍,因为有项目的时候,我帮画图就可以那不少钱,打工几年之后觉得很顺利,那时候年纪轻也没有经验,当老板也没有存很多钱。

  我从小是小孩子王,我跟孩子一起玩我一定是指挥者,叫两排孩子站一边我当女王,他们听我指挥,我觉得这个没有什么难度。每一个小孩子性格不一样,我很擅长这种事,就是指挥这些事情,小时候有机会练习,所以之后自己当老板我觉得很自然,我就会往这方面走。而且当人家员工有时候就觉得老板不够到位,但如果你讲话太多你的老板会对你有想法,我觉得我的性格是适合自己做,因为你讲的话你可以执行。

  记者:就是骨子里面是有当领导的特质。

  陈翠:就是孩子王,比较像孩子,讲话速度比较快,现在在改慢一点。

  记者:您作为管理者,在你自己招聘设计师的时候看中什么?

  陈翠:人品,因为我觉得做错事不要紧,谁都会犯错,但是我觉得一个没有人品的人是不能用的,因为人品不好的人会出很多状况,这个状况是没有办法预防的。我是不喜欢跟人品不太好的人打交道,基本上不太跟这种人打交道,其他都没有问题。其他比如说你的助理不认真都可以培养,因为助理一般年纪都不是很大,都可以慢慢培养,但是人品不好的人就麻烦了,这不是两三天可以培养出来一个人的人品,我觉得这是从小到大父母之间的教育,这不是我能够做得到的。

  记者:我们再回到设计师问题,很多人认为一个优秀的设计师应该具有综合多面性,而不是固执研究某一个风格,你对这个观点赞同吗?

  陈翠:赞同,因为我个人喜欢现代,只是我不会因为我个人喜欢去影响我的客户。我年轻的时候第一次做房子的装修,我是根本不懂业主的,就把它做成我自己喜欢的,第一个客人对我也挺好的,是一个60岁家里有一点财力是企业家,他当时也让我随便,所以那个时候完全按我的想法,给他整的很夸张很特别,我第一次犯错了不过也谢谢他给我机会,因为那时候是20几岁,做完他也很满意。可能按我现在回想以前这个案子,我就觉得我很不成熟,第一个案子是把60岁一对夫妻度假用的房子弄到连鞋柜都没有,虽然走进来很特别,好像展示厅就是很现代很摩登,但是他们也很高兴跟我合作了,可是以我现在的眼光再看家庭设计是不能这么做的,尤其是一个住宅,要实用性比较高。

  记者:所以未来的设计是更注重实用性?

  陈翠:也可以这么说,第一个是要重视实用,可是实用之后还要有美感,还要有主题。我所谓主题是这样,我个人是比较喜欢很简单的东西,但是我家里现在并不是很简单的东西,因为我家里比较乡村,因为我觉得我没有时间管我的家,但是也不难看,因为我会用我的美感把它摆的很乡村很漂亮,可是如果我真的财力够大一点,我喜欢外滩的江景房,一个楼层500平就够了,而且衣帽间还可以摆椅子。我个人是喜欢现代的,为什么我大多做欧式?因为现代的房子定要配合风景的,我的客户群大概年纪是在50岁左右,但是也有年轻人30几岁,我们在国外看到的房子基本上都是花园,你看不到隔壁邻居,那种就可以推开窗,如果看到隔壁阿姨走来走去晒被子,或者看到隔壁人家,你基本上不愿意推开窗,只能让光线照进家,这时候我觉得家里还是有一点欧式比较适合。如果你家里有花园看不到隔壁,而且树很多,保证你会随时开窗户因为很漂亮,这时候你家里就不用太复杂简单就好了,因为这是内装跟外装融为一体。我们这么说再厉害的设计师,胜不过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所有设计师做不过自然的景观,这不是用钱可以衡量的,自然景观是最难以营造的。所以你看自然景观很美很感动人,装修很感动人是很少有人这么说的。

  记者:在您看来未来中国的室内设计的发展方向是什么?让您用几个关键词概括您怎么概括?

  陈翠:中国市场真的很大,而且中国进步很快,因为地方毕竟大,经济整体进步很神速。我觉得未来中国会什么都有,就是我现在已经,我们是从第一代做到富二代,现在不叫富二代,叫创二代,就是第一代是爸爸这一代创造了财富,第二代比爸爸更优秀。现在老板会把孩子送到国外读书,学习更多知识面,而不是只在中国接受教育,他们的培养更广,哪里教育好就往哪里送,因为爸爸这一代已经累计够了财富,小孩子知识面很广,比如说他的眼光就不止是中国的眼光,是全世界的眼光,他的儿女就更厉害了,就更强。我觉得我是同意的,我觉得强势就是等于他本身知识面很广,一般知识面很广的人不强势是比较难的,尤其是一个大老板。我觉得就是中国已经从我来中国暴发户变成富豪现在又变成了富二代,再来又是创二代,已经是越来越提升,所以整个市场也会跟着进步。

  记者:你觉得未来的发展可能会越来越接近国际化。

  陈翠:对,一定会,因为这些小孩子都是国外回来,甚至是从英国,美国,西班牙,有很多家长会给孩子送到西班牙学习建筑,回来的小孩就会改变这个社会,我觉得中国进步很快,因为现在送到美国留学读书的最多是中国,送到美国留学读书最大的市场就是中国的这些小孩。这么多父母用这么大财力把小孩送出去,以后回来带来的观念是更先进的。因为他们送出去学习人家更好的东西,来建设中国,我觉得这个很重要。

  记者:你们设计作品的时候注重软装和空间相互协调,您认为怎么将整体软装与我们的家具跟空间搭配?

  陈翠:早年我们软装定位是买一些塑料制品,看起来质感不怎么好的摆在家里。大家看到开发商的样板房,摆的桌子是一些不实用的东西,我们现在已经改变了,因为我做的是实品房,我们现在是会买一些比较漂亮的东西,质感很好的,甚至是世界名牌。因为当你有财力的时候,你一定不能接受质感不够好,比如说我喝一杯咖啡,用一个很精致的古瓷杯,跟一个很劣质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我觉得软装不要过多,太多我觉得心烦,我们自己也是建议客人软装不要过多,主要的灯具买买,然后家里还是要绿色植,物绿色植物并不贵。大家知道花鸟市场一盆花竹子也就几十块钱,一个花盆也不贵,有生命力的东西可能比塑料制品还要好。我们这几年已经不会特意摆很多奇怪的软装,早期我有犯过这个毛病,因为我们是不断学习,早期学校毕业看到那种塑料制品很好看我们就会买,现在不会了,因为随着年纪的累积,已经会买一些比较精致的东西摆在家里,包括我自己的办公室。我早期买的一些塑料制品已经被我扔的差不多了,已经改成进口的。我买了一个法国牌子的琉璃摆在公司,我买不是告诉客人这个琉璃多么贵,而是我觉得很美,我会买来自己欣赏,我看看它会觉得努力工作。

  记者:妹的东西可以带来美好享受。

  陈翠:对,我相信我的客人更有这种想法,当所有的人创造更大的财富,他也希望家里很舒适,比如沙发摸起来质感很好。而这些已经跨越了名牌不名牌,当然一分钱一分货这个我也是同意的,没有金钱工厂不可能生产高品质的东西,我觉得物超所值是有,但是一分钱还是一分货这个很重要。

  记者:我们知道色彩对于整体软装有很重要的作用,你认为未来的一个流行色彩趋势是什么?

  陈翠:我觉得色彩应该是没有流行的,有一些服装会创造流行。比如说今年阿玛尼说灰色流行,香奈儿说黑色流行,但是我认为那是一个市场,他是一个战略。如果我是服装设计师我一定会每年创造一个流行,你就会淘汰你的旧衣服,刺激你的购买率,但是家装不能用流行这个字眼,家装的造价不是衣服,一套衣服一件就上千块,这种价格或者是两三万或者十几万,我们做的是老板内圈的生意,家装一般都一千平方的房子,基本上大低价是几百万以上,这时候我每天让他流行,老板一定会恨,以后重新装修绝对不会来找我,我要让他15年不退流行,至少15年过了他觉得性价比很快高,所以我们不能赶流程,色彩本身无罪,我认为所有的颜色都很漂亮,只是看设计师的眼光怎么来配合,包括金色,金色做的很漂亮是很高雅不是俗气。

  记者:那一些流行的材质有吗?

  陈翠:我这边比较少有,但是我也会应用,因为我不是公装,公装会有,但是我也会应用一些现在比较耐久的材料,因为有一些东西不是人造能够替代,是天然的。流行的建材应该也是有,比如我们在基础建材里面会有水管,水管会有更新,跟旧一代相比,新一代更不容易漏水,这些建材我们会利用,这是对工地有好处的,不容易造成隐患的,不然如果我们做的工地两天就漏水就麻烦了,天天在维修。

  记者:更是注重材质质量。

  陈翠:对,我们唯一会跟的是更好的材料我们会应用,但我不会跟着流行,有很多厂家今年开始出玉石,人造玉石,他为了宣传就一定会告诉你市场现在流行玉石,但是这个我不会跟风,但是如果我觉得这块玉石确实很适合我会用。我不会因为所有的广告都是宣传出来的去用,我觉得我是很有想法的,我不会跟风,可是如果我觉得这块材料确实是很适合给我客人使用,我就会去用。

  记者:您是不跟风只是注重是否适合。

  陈翠:对,还有它适不适合我的工地,我的客户这样的。

  记者:今天非常感谢您接受采访,也祝您工作顺利。

  陈翠:谢谢。

  -结束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