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设计公开课】演讲实录|赖雨农:光,如何设计

icon 2018-07-12 14:18:19
icon 0

摘要:2018CDOC中国设计公开课杭州站于7月2日圆满举办,本站特邀3位设计大咖论道设计,深入探寻城市灵魂。作为本场活动的重量级嘉宾之一的台湾著名灯光师、十聿照明设计集团创办人赖雨农带来了他对灯光设计的感悟与分享。


2018CDOC中国设计公开课杭州站于7月2日圆满举办,本站特邀3位设计大咖论道设计,深入探寻城市灵魂。作为本场活动的重量级嘉宾之一的台湾著名灯光师、十聿照明设计集团创办人赖雨农带来了他对灯光设计的感悟与分享,以下是演讲实录。

导师简介

  赖雨农 十聿照明设计集团创办人

  赖雨农出生于台湾,多年的海外求学背景及不同领域的工作经验,为他累积丰厚美学的品味及专业涵养。在摄影、剧场和室内空间设计各专业领域的涉略与经验,造就了独到美学和创意精神在他的创作中浑然天成,最终引导他成为一位专业的建筑照明设计师,并于2005 年在纽约创立了自己的品牌 Unolai Lighting Design。

  代表作品:

  台北 101 大楼灯光改造、上海大戏院、马来西亚吉隆坡 Quill City 购物中心、上海世博会英国馆、上海南京路步行街灯光改造等


演讲实录


演讲主题:光,如何设计

演讲嘉宾:赖雨农

  大家下午好,首先非常谢谢亚细亚跟新浪家居的邀请,让我再次来到杭州,杭州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城市,也有很多的文化韵味和底蕴,以及历史留下的成绩,这些都让设计师非常着迷。

  我是设计师,但我做的是灯光设计,今天是中国设计公开课,其实我不仅仅是来跟大家讲课,同时也是来听课的,刚才听了刘方磊老师和陈威宪老师的分享收获良多,非常钦佩老师们的博学多闻。

  既然我是做灯光设计的,还是要跟大家负责任地讲解一下什么是灯光设计。


为何而设计?

捕捉光线

  灯光设计与建筑不太一样,它是没有形体的,所以灯光设计师为了服务建筑和室内,更重要的是服务在里面使用的人,它是为人而服务。所以灯光设计真正的精髓在于因为我们看见了光,光线很美好,光线让我们看到了所有的事物,让我们看到了世界。室内的光线让我们看到了室内与彼此,所以我们将这些光线捕捉下来。

重新创造一次光线

  有多少人被日落的夕阳和彩霞所感动?夕阳有夕阳的,朝阳有朝阳之美,是否可以再次设计出来?这是灯光设计师所考虑的事情。灯光设计不仅仅只是服务于建筑和室内空间,还有要服务于在空间里真正去使用的人。

  我在做建筑照明之前我是做剧场灯光的,曾经也做过摄影,所以我深深地了解到灯光的不同对人带来的改变是巨大的。当我们在空间里用灯光或沉浸在光线中时,很少会注意到光的存在,因为光就像空气和水一样是很自然的存在,但它也像空气和水一样,无时无刻都存在,当这个空间没有光的时候我们是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的。

  光会改变人的外貌,尽管它从不同的方向过来,或换了不同的颜色,它都改变了人的外貌。甚至光还影响着人的情绪,人在不同的情绪、不同的亮度下,比较亮的灯光让人感觉到庄重感和干净,比较温暖的光线让人觉得放松,甚至现在也有在探讨不同的光波对人情绪的影响。


灯光与空间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光可以微缩空间

  如果今天这个空间完全没有光线的话,我们就没有办法看到任何东西。所以当你在这个空间巧妙地布置光线时,某种程度你也在微缩空间,这件事情跟建筑师的工作是相辅相成的,怎样协助建筑师将空间微缩出来。

光创造空间

  为了微缩外,同样的灯光设定只是透过不同的亮度调整,它可以创造出不同空间,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居家空间,但是通过灯光不同的亮暗和关闭闭合,就会创造出完全不同的空间,人在这个空间里感觉不一样了,情绪也跟着改变了。


什么样的人在设计光?


  照明是一个年轻的建筑分项专业,人工光线发明到现在大约一百年左右的历史,大众真正具备“灯光是需要被设计的”这种概念也就五六十年时间而已,而且后来大众发现照明是可以用科学来量化的,所以灯光照明不仅仅只是设计或美学,它包含着电学、物理学、光学灯科学,而这些都是做照明设计需要研究的科学门类。

  作为设计师还需要有一定的艺术底蕴,因为设计是在创造美的事情,所以如果只有科学和数学的思维,也称不上照明设计师。

  所以照明设计师必须同时具备科学家的思考与艺术家的精神,这与建筑和室内设计有异曲同工之妙,做照明设计不能仅考虑科学与务实,同时也要兼顾艺术的结合。所以灯光设计是完美结合了科学和艺术的专业。



案例分析:上海黄浦江畔民生贯通

  这个项目最大的特色是遮阳帘,帘子既能遮光,又能提供室内的隐私层次。遮阳帘可转动,平时是一整个封闭的帷幕面,需要转动的时候会变成上下错开90度的螺旋帘子,可以从屋内隐约看到外面的江景,外边也可以看到里边。建筑设计师说灯光照明只需要将所有的绳索打亮就可以了,但其实在设计里没有“简单”二字,全部打亮会看到每一段绳索的长度是不一样的,安装灯光的条件不同,又不能有太多的灯具,最后还要打成一样亮,这就是灯光照明设计的难点。所以我们团队干脆将所有的绳索长度都拉出来做了一个梳理,然后把数据输入电脑进行模拟,模拟出不同的长度,需要什么样瓦数、角度和安装条件,数据全部带回去之后就可以算出需要多少个灯具。

  但是透过光学测试软件,用灯具数据导入时是否可以达到预期的效果?在电脑里的数据验证只能信一半,如何完成另一半?那就需要现场的验证。

  所以到工地的时候我们带了三种不同的灯具、利用不同的角度进行了实地测试,测试后的结果做了一次记录,第二次工地测试时加装了一个遮罩,当遮光帘的绳索在转动时对室内的眩光可以降到最小。通过这几次的测试结果后,最后做出来的实际图跟效果图有90%的相似,这就表明通过一连串的计算和验证后,灯光技术是完全可以被科学掌握的。

  最后,这个项目所有的灯具用了310套,室外灯具总瓦数只有4000瓦,虽然在现在的LED时代这不算什么,但在过去用4000瓦打亮整个房子是非常不简单的一件事情。



UNOLAB团队

  我们在公司另外成立了一个团队UNOLAB做实验性的事,我们对于光这件事情有任何的艺术方面的论述就通过此团队实现。我们从光开始思考光线,但更重要的是探讨光的未来或在未来光是什么?它没有任何形式,因为光本身就不是一个有形体的东西,所以怎样让光线以自己的形式存在。最终我们希望可以将它带回到主业建筑照明,怎样让它与建筑和城市回到一起?这是我们在UNOLAB团队里做的事。我们从光出发,但希望做的创意是超越光可做的。

  UNOLAB团队代表作品

  joujou ours玩具熊:参加过新加坡海湾灯光艺术节,日本大阪灯光艺术节以及光影上海虹桥艺术节

  当初创立团队时我们已经意识到灯光已进入4.0时代,光不仅仅只是为建筑和使用者服务而已,更重要的是如何与空间里的人产生互动与连接


光能够为世界带来些什么?




案例分析:上海大戏院

  上海大戏院是远东上海最豪华的电影院,建筑样式已经有些落后于时代,我们有幸地参与到了戏院改造的灯光设计。

  此次项目的建筑改造已经从内到外完全变样,唯一没有被换掉的是天花板上的8个天窗,这8个天窗不仅是采集光线最主要的来源,同时也是建筑与过去的一个记忆连接。我们通过分析8个天窗的位置以及它在一天之中所有进来的光线对阴影的影响来确定整个灯光设计的概念。

  因为此次项目改造的设计风格比较强烈,室内全部用石材安装,所以对灯光的要求是不允许开任何一个孔,不可以装任何一个射灯,我们为了达到这个要求,所以将天窗的概念引进来,我们用人造光源在天窗部分加强入射的阳光,让它在白天的时候有阳光进来,在晚上形成另外一个层次的月光。

  这是一楼唯一的五个射灯,这是法规要求满足一定的照度。地板和吊顶挖了一条沟槽,利用壁灯和踢脚灯将光线进行反射,成功将空间氛围营造出来。

  建成之后的照片外观跟之前截然不同。入口部分光线微微射下来,通过地板上的沟槽,透过壁灯与地板的光线,一方面提亮建筑的材质,另一方面作为均匀光源的来源。



案例分析:金地西安凯悦酒店

  我本人非常着迷于中国文化,因为中国文化不但是民族的根,更重要的是蕴含很多可挖掘的故事。我出生于台湾,从小学到繁体汉字,所以当我去故宫看古诗字画时可以读到很多字的含义。

  我在做这个项目之前亲自去了一趟西安,当时作为中国人站到城墙上的震撼感,与我在书上看到的感觉完全不同。几千年来,西安作为六朝古都,有些东西在进步,有些东西在改变,但同时很多东西也没有变。这个过程就是一个“cui”炼,这个“cui”可以理解为水的“淬”,也可以理解为火的“焠”,这两个字在中文意思上大同小异,但工法上完全不同,水的“淬”是打造的室外建筑的感觉,是滴水穿石,安静而含蓄,但火的“焠”表现的则是室内大气奔放之感,建筑与室内是不同单位设计的,但灯光是同一个单位,所以需要在中间找一个公约数,让居住在里面的人从外到里的感受是一样的,所以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我用了两种“cui”炼的手法进行展现。

  项目会在室内通过灯光的明暗对比,把该亮的地方强调出来,不需要被强调的地方稍隐没下去,这样维持空间的层次感。

  反观室外的灯光一样有大气、对称和华丽之感,我们将屋檐做了弱化,只留出中轴线灯光、立面与景观的灯光,远看会有一种内敛、厚积薄发的宫殿的感觉。




案例分析:台北101大厦

  这个项目是台北的地标,我们呕心沥血做了四年,主要的灯光改造概念是创造舒适的光环境,通过设计一盏街灯以改造周遭的环境。路灯看起来不同,但有不同的形状变化,比如在商业街面上多加了一个设计,分别有上照用来照树,下照用来照艺术品,分别坐落在不同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路灯的改造,原本用的路灯是非常好的路灯,但它是景观灯,所以整个地面都是暗的,整个空间看过去就是亮晃晃的几个灯头,通过路灯的改造,我们成功解决了这个问题,路面的照明问题得到了改善。

  回到楼体本身,当初的灯光设计概念很简单,在台北CBD, 101已经不是唯一的一栋高楼,其他的楼也慢慢地建起来了,如果再一昧地将整栋楼做投光或照明,最后真正照亮的可能并不是建筑,反而会影响到其他大楼,在此考量下我们将101的灯光尽量往上移动,让人要看101就抬头往上看,让101代表着充满希望的未来。

  灯光必须从建筑本体出发,台北101算是台湾最有中国味的摩天大楼,它有非常多的东方元素细节,包含8层楼,有8个节节高升,每一斗有如意在中间,龙头在角落,这是非常有中国标签的建筑,包含下边的如意、钱币等,都富含中国语汇与意涵,我们将这些物件梳理出来,决定哪些要亮,哪些不亮。之前我们说会将灯光上放下放,使得行人有非常舒适的光环境,但在城市地标建筑上还是要以地标的方式做规划,所以在101最顶上是有变化的。

  因为台北101有四个面,所以从城市的东南西北四个面看过来感觉会稍有不同,我们在设计中会将盆地、山脉和纵谷、平原都带进来,这是属于台湾的地理特色、所以我们会将台湾元素都表现出来,在四个面向里因为有一些面向人烟稀少或是住宅区,灯光会稍有不同,其实最终台北101北面和东方的是最重要的观看区域。

  同时我们也考虑到,灯光已经不再是静态不动的场景,从晚上日落一直到天亮之间的时间段完全是灯光展现的舞台,所以在设计的时候,我们从一开始点灯,到互动、到休息都要考虑进去。

  因为台北101大楼的帷幕玻璃颜色是偏绿翡翠的感觉,所以受到启发,我们将24个节气,以及重要的日子都标识出来,包含立夏、端午节等,灯光就会做出相应的变化。我们希望在城市的尺度上给全台北市的人看,而不仅仅只是给这个区的人看。

  台北101甚至可以举行简单的倒计时和投票,将投票结果直接展现在楼顶上,所以我们希望它不但是台湾的地标或台北市的建筑中心,更能透过新灯光和新联动串联起市民,变成市民的中心。

  除了在元旦跨年的时候大家可以在央视新闻联播看到灯光秀之外,如果大家有机会去造访台湾的话可以驻足看一下。

  感谢大家!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