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官员郑州买床难维权 感叹老百该咋办

icon 2015-05-12 09:55:32
icon 0

摘要:今年3月中旬,洛阳市吉利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游良在郑州付全款为准备结婚的儿子买了一张床,不料床还没送来,该商户突然从家具商场撤柜,并且再也联系不上。

  今年3月中旬,洛阳市吉利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游良在郑州付全款为准备结婚的儿子买了一张床,不料床还没送来,该商户突然从家具商场撤柜,并且再也联系不上。为了讨要这张床,连日来游良在郑洛两地来回奔波十余趟维权,家具市场、家具厂、总经销、工商局之间来回踢皮球。

 事件|买床遭撤柜,郑洛两地奔波十来趟

  据游良介绍,今年3月14日,他到郑州郑汴路未来路口中博家具市场,购买了驻在该馆的成都八千里家具有限公司经销商的一张价值4000元的床并开具收据。“我儿子5月份结婚,给他们商量的是早点送过来,他们说让先把全款都付了,最早4月10号就可以送来。”游良回忆道,当时他想这么大的家具市场应该有信誉,就没有多想,直接把4000元付了。

  令游良没有想到的是商家并没有如约送床,给商家打电话联系未果后,他来到商场却发现该商家已经撤柜,再也联系不上。“我找到了家具市场管理方,他们说应该找总经销或者是厂家,我找到厂家和经销商,他们说进驻商场有押金,让找商场,商场说只有少量水电费押金,工商局说这种事情只能协商,联系不上就没办法了。”

  游良说,他根据几方的说法,在郑洛之间往返了十来趟,但是事情毫无进展。

  较真的游良找得多了,反而被郑州总经销商说他不讲理,打搅了她的正常生活。游良出示郑州总经销商短信,上面写道:“我知道你着急,我们也在找这个经销商,但是你不能天天打电话给我吧?你已经影响到我的工作和生活了……有事可以找商场解决。”游良哭笑不得说:“我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怎么就变成了一个打搅别人生活的人了呢?”

  “来回洛阳和郑州两地花销近4000元。”他对记者说,“我曾经当了8年区政法委一把手,帮助老百姓维权,还算是有些社会关系,我维权尚且如此之难,那其他老百姓该咋办?”

  走访 |经销商与市场管理方相互推诿

  根据游良的说法,记者联系上了八千里家具公司郑州总经销王女士,得知记者的身份后,王女士表示责任不在己方。

  王女士表示,从商场撤柜的经销商她也正在加紧联系。“另外,我们和他并无太大关系,他要一个货,我们发一件货,游先生的钱也没有到我们手里,你们去找商场吧,商场有押金,而且也应该归商场管。”王女士说。

  商场管理人员告诉记者,该商户在这里干了很久,当时走了之后根本没想到还会欠别人货物。“他确实交的有押金,走的时候都退了,我们现在也联系不上,实在不行就报警或者是走法律程序。”该工作人员说。

  对于两方说法,工商局又会如何解答?昨日,记者又联系了家具市场所在的郑州市管城区工商局,该工商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工商局也没有好的办法,只能建议游先生去法院起诉。“这种纠纷,只能协调,你说他诈骗也算不上,除非是他违法了,我们能去罚款。”对于记者所说找不到人,工商局能否提供商户资料或者帮忙找找,该工作人员表示,他们要维护商户隐私,“你们先起诉吧,然后让律师拿着律师函来找我们,我们再提供”。

  游良无奈地对记者摊手说:“我为了4000块床钱,搭进去的工夫和路费都快4000了,各方还都觉得是我的错,感觉事真难办,心里也真难受。”

 感慨|可以想象普通百姓维权该何等难

  游良说,他从2005年到2014年一直是区政法委一把手,近期才担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原先一直是在为老百姓维权。

  “我也想过到法院起诉,但是一方面找不到当事人的具体联系方式,另外是折腾不起。为了4000元钱打官司不值,付出的维权成本太高。”他说。

  游良说,他在郑州也有一些朋友,在通过正当渠道无法维权后,就找了一个当地政府的朋友帮忙,希望能够通过朋友的交涉解决。“我一直不想找私人解决,我又不理亏,找人感觉跟我理亏一样,但是实在是没办法,后来想想还是找你们媒体比较好。”

  游良表示,他找了这么多部门,出了事都认为不是自己部门的事情,那这些部门所谓职能是如何体现的呢?他感慨地说:“从没有想到维权这么难,真不知道其他老百姓维权的时候该咋办。”(记者 陈沛 魏朝林)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