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环球酒店设计之旅”北京站 如何将艺术融入酒店

icon 2015-09-25 13:58:16
icon 0

摘要:2015年,新浪家居与简一大理石瓷砖联合推出“环球酒店设计之旅”年度策划,致力于为中外顶级酒店设计师打造最有效的交流平台。“环球酒店设计之旅”第三站落地于北京瑰丽酒店,带你走进中国首家精湛演绎传统智慧与划时代建筑的北京瑰丽酒店,感受艺术作品...

      接下来将进入“栖居艺术的心灵——如何将艺术融入酒店”主题对话环节。

       如何将艺术融入酒店?这是酒店设计的难题,更是建筑设计师们执着坚持着的追求。

      践行着将艺术融入酒店理念的设计师不仅仅有隈研吾、胡如珊,我们本次也邀请到酒店设计圈内著名设计师们:YANG酒店设计集团创始人、总裁 杨邦胜先生,教授级高级建筑师 赵虹先生, 同时我们跨界邀请了艺术家雕塑家高孝午先生,他的作品曾被瑜舍酒店展出;青年水墨艺术家李晶彬先生,他曾与上海璞丽酒店合作特别制作艺术品在酒店收藏展示。

实录|“环球酒店设计之旅”北京站 如何将艺术融入酒店

实录|“环球酒店设计之旅”北京站 如何将艺术融入酒店

主持人:因为时间也蛮紧张的,我先把刀子掏给杨邦胜先生。很遗憾,因为没有过多的时间请你做演讲,请你先做一个分享吧,在你心目当中,什么样的酒店才能真正称为艺术酒店,或者给出一个相反的定义,什么样的酒店不是艺术酒店。

实录|“环球酒店设计之旅”北京站 如何将艺术融入酒店

    杨邦胜:这个话题很难回答,因为很多人对艺术酒店的定义不一样,我也听到非常优秀的几位设计师的分享。

      其实对于艺术酒店来说,个人认为应该是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同时入住的客人要非常的愉悦。

      我不认为,摆了艺术品的酒店才叫艺术酒店,肯定不是花里胡哨的装饰,就是一批没有真正艺术价值的工艺品的堆砌。

      艺术对我来说,艺术家的植入是蛮重要,空间,杯子都是艺术品,但是真正打动你精神的力量,可能是某一件非常了不起的天马行空的这个雕塑,甚至是一幅画。

      那么这个可能给你感觉会有冲击和感染更加的强烈,设计师和建筑之间的融合,营造的氛围,也可以完全达到艺术的效果,我更希望,艺术家和设计师们,有很多的共同创作,有集体的共鸣在里面。


    主持人:赵虹老师,当我们把窗子变成一个画框时,我们的生活,所有细节都有可能成为艺术品,你同意这个观点吗?


实录|“环球酒店设计之旅”北京站 如何将艺术融入酒店


    赵虹:确实是,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挑战,我也在网上做了一个答卷式的这个文字的回答。我觉得艺术酒店,是任何酒店,也可以不是,没有标准定义。

      对于国人,这个概念可能也没有,但是我们都知道,你要什么样风格的酒店,欧式还是美式都有。

      现在有很多这样的建筑,不能说是某一种固定的说法,然后来做,我想这样的酒店,就不是艺术酒店这个观念,我们国内艺术酒店,就是放了很多这样的元素。

      两个例子,在北京有一个酒店,东大桥那边,应该说是放了很多的艺术品,甚至说酒店的套房里面放了很多绘画。这个就是非常的鲜明。可能我想生活中,认为是这样的东西,但是我认为也可能是另一个极端,这个酒店本身就是一个例子。

      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例子,但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建筑师,可以请艺术家来一起去做酒店,而不是等做好以后,有一个主题墙,就装一个主题。

      我之前帮一个酒店策划,运行的时候,没有特别好的这个绘画,当时我们就请了艺术家和建筑师,大家一起来做,我们一起做的这个建筑,我觉得那个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当然,这个从个人,我觉得不一定,比如说我定义的什么样的标准,这个主题酒店是什么样。

    主持人:我们也可以把酒店本身变成一个艺术品,高孝午老师先接刀子吧。


实录|“环球酒店设计之旅”北京站 如何将艺术融入酒店

    高孝午:我觉得最好艺术品,大概不在这个世界上。我这么去理解,有可能是从来还没有出现过的在这么一个空间、时间里面,那么对于我来说我更期待,就像语言一样,只要语言说出来,离我们想说的本意已经很远了。

      对于我来说,是期待艺术的到来。前年,我去斯里兰卡的一个海边酒店,特别漂亮,里面没有一点点艺术品,没有画的雕塑。

      到了那之后,我待了三天,给了我很多的创作灵感,从我做创作开始,做了几件创作品,我觉得是给我灵感最高的,是大自然给我带来的那种用语言无法表达,无法代替的力量。

      我当时在想,这个能不能成为一个艺术酒店,当时给我艺术,是觉得很美妙的,在我创作里面,我也没有想过什么是艺术酒店,设计酒店,我也很荣幸,很多的作品在酒店里面呈现。我也希望跟更多的这个设计师一起玩,一起来讨论这个艺术。

    主持人:其实我想问一个问题,比如刚才赵虹老师也提到了,有些酒店,甲方给你一个命题说是共同创作的,但是在现实合作当中,这种情况很多吗?

      高孝午:我其实从来没有专门为一个酒店设计雕塑,因为我自从踏入艺术这条路,就是安静做自己的创作跟外界没有关系。

      只有作品做完之后,通过展览,通过各种传播,被人知道,然后找上我,希望这个作品放到他的空间里面。

      对于我来说,我原本从来没有想过,我的作品会跟艺术酒店产生关系,我觉得这个很有必要。其实很惭愧的说就是多年,我觉得很纯粹的做艺术,应该是跟美术馆,博物馆产生关系。我跟酒店产生关系,就是我的艺术品还是不是艺术品,这样的疑虑。

      回想当时2003年来北京,2014年在建外SOHO,当时的目的为什么放在户外去做个展,很大的目的就是想跟更多的非从事艺术的,或者说老百姓,跟他产生关系,我觉得这个对话,才是更加客观的一种对话。

      当然艺术圈很深入,跟创业东西的这种探讨和研究,但是真正的我觉得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不管是什么城市,或者什么职业的人,都有可能说出艺术家说不出的更加专业的这个话,我特别期待这样的声音,所以我想,在北京做的第一个个展,就有这样的出发点。

      希望我的作品跟大众产生共鸣,所以慢慢觉得,现在如果说,我的作品在哪个酒店出现的时候,我要真正的好好想一想,为什么我的作品有机会在这个酒店,哪个设计师,如果觉得我的作品适合哪个酒店,首先我非常的感谢,这个是我觉得其中探索的一个方向,我觉得希望在这个酒店发挥更大的作用力。

主持人:请问李老师你跟他有过一样的心理落差的感觉吗?

实录|“环球酒店设计之旅”北京站 如何将艺术融入酒店

      李晶彬:从今天来说,我觉得我是学习的,我是在向设计学习,除了学到很具体的这个事之外,还学到很多具体的词,在如珊小姐那里学到一个词,叫迷失,我觉得如果一个酒店,让我迷失的话,我估计就是好的。

      我个人对人的痕迹是非常痴迷的,所以如珊小姐说,很多旧房子的痕迹,那些也是艺术作品,这点我其实是特别认同的,我觉得好的艺术作品,未必就是艺术家画出来的,所以我一直有这样的一个大的艺术观,实质上,我一直从事我这个行业的时候,我有一个思考,当时就想,为什么西方传统也好,中方传统也好,他有很多很高级的艺术,简单说高级。

      比如说,芭蕾,他舍弃了人身体中很多很灵活的关节,就用足尖来表达事物,比如说我现在从事的水墨,明明有各种各样的纸张我都可以去做绘画。

      可是为什么,中国画家的数量在世界上是首屈一指的,那么多人,对传统艺术趋之若鹜,离不开,已经发展了将近2000年了,毛笔一下去,就一大片。我正规的训练就已经20多年了,我现在觉得,好有意思,我还可以,再干20年。我觉得这个是让我思考的,我就觉得,我的体会是,实质上,这些看似很高级的艺术,一直有很大的局限。

      芭蕾是局限在足尖上,而中国画是局限在宣纸、毛笔,局限性很大,但是这些杰出的艺术家,他们做了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就是他们要在局限里面,去表达,无限的东西。刚才如珊小姐说的,迷失,让我迷失的是什么,不仅是这个空间结构,更多的是让我迷失的是,从有限,走向无限的方法过程,我不仅迷失自己做游戏。

      艺术家是什么,就是在用这种局限的东西,从局限中走向无限的过程中,自己创立规则各种各样的规则,我觉得如珊小姐他们的作品,还有各位大师的作品,都是在无限里面建立规则,我觉得这个特别吸引我的,在这个规则里面,你能够迷失,我觉得作为一个从事创作的人来说,是一件特别愉快的事情。

      还有一个方面,当在迷失过程中,体会到了空间、时间,然后我这个时候,在我生活中的一个细节里面,一个杯子,一个瓶子,或者墙上的一幅画,除了空间上对我的引领之外,他还会对我的精神,有更深层次的引领。我觉得这个空间,是非常非常好的,所以说我也一直特别愿意,把艺术品,推向生活的角落,让艺术品和生活相关。所以说我觉得今天,我能够到这里来,向各位,朋友学习,显得特别的荣幸,谢谢你们,谢谢。

主持人:如珊小姐,刚才谈到这个艺术酒店,其实跟空间,还有美术馆有很大的不同,那么你在合作这个艺术酒店,选择艺术家,还有作品的时候,是怎么考虑这个问题的。

实录|“环球酒店设计之旅”北京站 如何将艺术融入酒店

      胡如珊:我觉得我们今天提到很多不同的范围,这个主题,也让我们联想到很多不同的事情,但是我需要做一个解释,对我刚才的演讲里面所说到的,我觉得我的主题是,我们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的一些简单的美中找到可以代取艺术品的美。

      但是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如此就不需要艺术品,我们需要更专业或者学术性去理解,什么是艺术品,在我们问什么是艺术酒店之前我们要先想清楚,什么是艺术,什么是手工艺品,什么是设计产品。

      那么我觉得,回归到起初的人,第一件艺术品是什么,就是原始人,在山洞里面画的东西,然后这些东西,艺术史的话,是在法国山洞里面找到一些,最早的画,那个时候演变到欧洲的一些比如说文艺复兴的一些画,当然我们知道艺术有很多不同的时代,然后那个时候有艺术品,手工艺品,手工艺品是什么,就是编织的一些篮子,就是人手工编的。

      那个时候,手工艺品和艺术品还是不一样,有还是有分辨的,然后到工业时代的时候,就出现一个问题,艺术品可不可以被复制。那么德国的一个思想家和哲学家,就在那个时候,定义了艺术品的独特性是在哪里,用了一个词,有一种东西,叫做AURA,能够带给你这种很神秘的独特性的启发吧,才命为艺术品。

      因为那个时候商业革命,就出现了很多手工,手工艺品被工业性的大量生产,那个时候就出现工业时代的设计产品,跟手工艺品,就分开了,但是艺术品,在艺术界里面又出现了,因为他复制的艺术品,所以他就颠覆了刚才所讲的,可能艺术品不能被复制,所以一次又一带的艺术家,又在颠覆艺术家之前对艺术的定义,所以我们今天探讨什么是艺术酒店。

      艺术酒店是不是放置艺术的空间,才是艺术酒店,我觉得这个是要探讨的问题,我没有答案,但是我是觉得,艺术品有他的功能,你不能说拿一个普通的杯子,就当成艺术,我觉得这个是比较严谨的一个定义。

主持人:我们来问一下Perry先生,他会怎么来定义这个概念,需要给什么样的元素才真正叫艺术酒店。

实录|“环球酒店设计之旅”北京站 如何将艺术融入酒店

Perry:刚才听到前面嘉宾说的,是非常具有争议性的话题,如果提到酒店的话,怎么样才是更好的艺术酒店。应该运用在我们的建筑设计在什么时候开始,并且在什么样的一个节点去表示他的一个终结。

      很多酒店,其实一个同样大小的房间设置,可能应用于各种不同的人。更多的是这一天你是怎么样的一个心情,或者怎么样的一个状态。因为大家以往都会去奢华的高端的五星级酒店,可能你喜欢那种统一的感觉。

      可能更多的你去体验他,固有的这个特征,因为大家都知道,五星级有点已经有他的一个规则既定的标准。可能作为一个平常的商务旅行者,或者说是很快速的这种就到那边,就是解决一个他的一个旅行需求,或者说工作需求的一个旅行者来说,可能更多的是这个理由,是他们过去体验一个过程,去实现一个很基本的一个功能,而不是说把艺术带到生活当中。

      我们去设计这些作品,更多的是带入更多的新的一些理念,注入到设计酒店当中。因为我也是一个设计师,也是跟大家一起学习,很多的这个时候,是用交流的这个形式,用肢体语言或者说绘画表达我们的概念和想法,我就是怎么样把一个设计型的酒店,更不是用简单的语言去表述,更多的是在怎么样用当地的一些智慧,当地的一些地形,或者当地的一些意境来体现。

主持人:Perry讲,做艺术酒店的时候,最初还是考虑功能,设置是其他的,我想问一下,邦胜你在你这两年酒店设计过程当中,你对酒店做的这个经历是什么,第二个你是怎么理解艺术品在酒店这样一个特殊空间里面,起的作用,包括你是怎么样来选择做的这个艺术作品。我们谈艺术酒店和酒店的关系,我们酒店要让客人住进来,感觉到有很好的这个服务和很好人文关怀,包括很好的酒店设施,我们的物理环境,我们的空调,还有热水,隔音,酒店员工对客人的关怀都是很重要。

      杨邦胜:除了这些之外,我觉得酒店还是空间带给你什么样的精神上的感受,我觉得那个是很重要的。艺术植入进来,最直接传达出对客人最明确的这个大的冲击。如果没有艺术,你可能空间也许他也是艺术。

      也不是说花或者是艺术,他们是很重要的我刚才说了,如果家具是很有艺术的,里面的灯光和空间的探索也是很强,共同造成的这种,对客人的一个最大的感受和体验,其实这个是很重要,也就是说,无论你来自哪个方面的这种感受,只要他是让你很愉悦的,觉得很美很舒适,我觉得这个都是我们酒店很重要的。

      现在我们已经远远走过了酒店设计装饰的时代,散在大量的,在国际酒店品牌在慢慢的减少,衍生出一大批的小众酒店,客房是在150间之内,那样的酒店特别多,这个意义上来说,如果我们还是用传统的方法解决酒店,这个酒店一定是死路的,没有办法经营的。

      艺术才可以拯救酒店,所以今天的这个对话,我觉得特别的好,就是新浪和简一,把这么知名的一个艺术家,组织起来,让我们的设计,插上艺术的翅膀,我觉得这个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当艺术在空间当中,是不能随便滥用的,绝对不是说,我的空间和艺术没有关系,空间和这些物件,物件和人走在这个里面,带来的总体的这个感受,应该是很清晰,一个主题,或者说一种感觉,一种印象,一种当地的这个文化的载体,我觉得他应该是很清晰的。

       所以这个就需要里面的每一个参与者,保持高度的统一,我们认准了这个事是什么样的是,我们要做一个温暖的事情,我们要做一个很酷的这个清凉的感受,或者说我们要做的更优雅一点,或者说我们做的更激烈一些,或者说我们要它做得一个安静的,或者我们要里面运动感十足,里面所有的参与者都要围绕这样的主题。

   如果是这样的话,一个艺术,怎能有他一个唯一和这个空间的搭配,这个就是说,产生出艺术这么宝贵,就是这个空间,这个酒店,就这个地方的酒店,或者酒店,只能是艺术家的某一个作品来镇住这个酒店,所以我想,就是说,设计师和艺术家的碰撞是非常的重要。

    我也期待,中国那么多的酒店,我们无法突破的,我们只能说空间、材料、灯光,我们来让客人住的舒服一点,但是最后酒店能不能增值,这个酒店能不能让人记住,艺术也是要产生很大的作用,这点我们也希望,今后高先生李先生,你们把好的这个艺术,和中国那么多的精品酒店,设计酒店嫁接起来。

    那么第三点,我还是想强调一下,就是我们要有文化的自信。应该我们当代艺术,有植根那么深的文化积累,他已经很有在这个世界艺术市场有很高的价值和很高的地位,所以我们能不能把我们的酒店做得更当地的这个地方,结合的更好,而不是一贯的说,纽约流行什么,巴黎在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最近我们在重庆做希尔顿酒店,在四川的这个川北一批搞当代艺术的,一起研究,怎么来做一个重庆具有山水之城这样的一个艺术感知上,怎么来做,就不仅是小众酒店在追求艺术。我们大酒店也是在寻求艺术的突破,所以我想将来的这个时代,一定是让艺术取代的时代,要么是空间和艺术,要么是设计和艺术,最后你的艺术品在里面,可以强烈的感染到客人,我觉得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我想问如珊小姐和赵虹老师,你们有这种拯救的感觉吗,是不是我们的设计里面,艺术酒店会更高一些?

    胡如珊:我是念建筑出身的,建筑就有这种拯救者的情怀,但是我们又需要,工作,那工作处在非常实在的就是很现实的环境,所以我们也需要。

我们这个行业就是服务行业,无论是酒店也好,餐厅也好,我们要想到用到的这个消费者。所以我觉得我还是一个深信专业属性的这个人,建筑是建筑,室内是建筑,音乐是音乐。

    赵虹:我看杨老师讲话慷慨激昂的,我突然很感慨,我们跟高老师在一起,下面也有很多的粉丝在,高老师说,我们聊的那个艺术,全身心的在艺术里面,做这个产品的。

现在可能又反过来,也许你们家,就是说,有很多的这个酒店,希望加入来,我说这个酒店的老板,怎么来选这个艺术,就比如说,这个什么艺术品,拍卖,或者说买的时候,比如说今天500万,明天能不能1000万,500万买进来,1000万卖出去,一夜之间,就变了这个商业的一个方向,所以我觉得杨老师也就是说这个利益我们怎么来做。

我觉得这个是要思考的一点,做的这个东西有没有什么样的意义。比如说刚才Perry先生说的,我们都会很感兴趣,你站在楼顶上,就跟着你的这个思绪走,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你说你不一定是放了一堆的这个雕塑在那。我那天发现我孩子的那个脚印,特别的感慨,十年前是这个样子的,所以也感觉很震撼。

主持人:两位艺术家,听完赵虹老师讲的,可能未来不再是我们传统的这个美术管理面,会到更多的这个地方去。
        其实是很接地气,你们也同意他的观点吗未来的艺术会以这样的方式,进入到更多的生活当中去吗,另外就是你们在合作酒店的时候,我想有一部分作品是之前完成的,如果是一个新的创作,一起来做的话,你们会考虑什么样因素,融入到艺术精品当中。

        高孝午:首先艺术家,也是365行,多少行里面的其中一行,也是人,所以说,他肯定是所有的人,就是跟社会,跟时代,都会有关系,艺术家,他不可脱离的这个时代,这个时代转变的时候,艺术家他的交流方式,生存的方式,他可能也是发生改变的,艺术追求的东西,所指向的目标,或者终极追求的理想是一致的,但是从交流的方式,所表现出来的种种现象跟时代有关。对于我来说,我是做雕塑的,我希望跟这个时代,跟公共发生关系,因为今天提得是,接地气,我特别提倡这几个字,我想设计师,应该这个是最需要考虑的,几个字吧,因为我对设计这一块不是很了解,但是我觉得接地气就可以让更多人去接受。

        所以对于我来说,很希望,我刚才也说了时代在改变,我也要在改变,包括10年是怎么样的一个理想,现在的理想又是怎么样,我不能说我的整个理想那么容易动摇,我觉得人是活的,我永远不知道明天会想什么,所以说我最重要的是当下要做什么,我很清楚,现在时代今天和昨天都有很大不一样,那么我是如何用我的心态去对应,我心态对了,他能所处在一个比较安静的状态的时候,你才会看得更加的清楚,看整个世界,或者说我们人应该做什么,只有安静了,我们才会更加的清楚的去思考。所以对于我来说,是最理智的一种行为。

        刚才想说的有两点,一个是关于艺术,跟设计,我觉得本身我不想把它说成谁是艺术,谁不是艺术,我觉得是平等的,是兄弟关系,各自扮演的角色不一样,当然很重要一点,艺术是关注思想的,传递就是大家内心深处,需要安住什么样的状态下,人追求什么样的境界,然后通过艺术作品,我们有所反思,或者说有正面的去引导,那么刚才提到的是,有没有可能,以前我所有的作品,都是大家,比如说看到我的这个产品,然后去买过,放到自己的空间里面,我以前很拒绝,别人找我定制作品,这个就回到了一个中国,就是我觉得,我很有资格分分析,就是我在十几年前早期为了生存,跟设计是一样的,就是要面对甲方的这个需求,哪怕我最初的这个想法是很好,但是我是要做,所以我才有第一件作品。那个时候大家熟悉我的飓风的作品,虽然表现的是上班族的状态,但是我是从来没有上过班,但是我相信这个感受是一样的,想法是一样的,在那个时候,我一直最大的理想,就是哪一天通过艺术作品,可以养活自己。所以我很感激这个时代,我很快到了北京之后,应该是3年左右,我就通过我的艺术作品来养活我,所以说这个是时代在进步,我相信,20几年前的很多艺术家没有这样的机会。

        所以我刚才说为什么跟时代改变的时候,我不是一个很死板的人,我觉得应该要这么去协调,艺术家也应该是要协调生活的这个能力,当然思考了艺术,我们需要的深度,对自己要求的是不能改变的,但是刚才说,有没有可能,大家就比如说,大家跟我定制的,说哪个空间需要作品,以前真没有,现在可以有,取决于什么,我不是专门为这个时代的到来的,也是一个巧合,也许跟我一贯的,因为我觉得跟大众想交流的这种思维有关,就是现在的一个作品,从去年开始,今年也有不少的展览,叫再生,这个有好多的方案,很多小稿已经做完了,但是呢,就是做了不少展览之后,也有不少的空间说能不能为他的空间,专门做一个作品,如果在我的这原本作品思路里面,我觉得没问题,如果跟我的创作整个的理念,如果没有任何的关系的话,我觉得是没有这个能力的。因为我觉得我也创作不出好的作品,所以在这个时代上,量身定置的这个作品,也让我的创作得到延伸。

主持人:高老师说,刚开始的时候,是拒绝的。

        李晶彬:我觉得作为设计师来说,有点不一样,就是有点自我,当你什么都可以画的时候,你的问题会接踵而来,随着我创作题材的这个过程中,我会发现,我逐渐的开始有一点责任感,这个责任感,其实是在我第一次和酒店本身接触的时候,产生的,我的第一次,和酒店接触是小唐人(音)系列,那个作品出来以后,很多时候,开始认识我,他们在前面加一个问题,你是日本艺术家吗,这个困扰我很多时间,从我个人来说,我是一直喜欢中国的传统艺术,我的艺术本源是来自于中国的唐宋艺术与绘画,但是这样出来的作品,当你拿到别人面前的时候,被别人叫成别的名字,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说,心里面会有一点不平衡,但是我逐渐想明白了一个问题,我觉得大家都没有错,问题是什么,问题是,日本艺术做的太好了。他已经把从中国学过去的文化,变成他们的品牌,之所以这么强悍,我觉得不仅仅是一个品牌,他们是一个生态,去日本看,他们的文化都是活在生活当中的,而我们中国的文化在哪里,在博物馆里,去就在那,不去跟你也没关系。随着经历越来越多,我在画画的时候,也开始有一些选择,本身我又很喜欢历史,历史的东西叠加多了之后,就开始发现,总愿意讲一点和文化有关的东西,总愿意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是我们的东西,这个是我们最好的东西,然后这个东西多了以后,在创作上就会有一些偏重。

        我觉得艺术家,能够自由的,个体的不受外界干扰的去画,这个是艺术的最大价值,我的创作是跟我个人是有关系的,另外我想让我的艺术活在艺术的生态里面,比如说我特别关注传统文化,我个人觉得到哪里都讲,我说传统文化是我们中国最宝贵的财富,那么这个东西如何去体现,我觉得我们作为艺术家也好,当过老师的经历也好,我要把这些东西讲出来,炫耀出来,通过我的作品表达。我的艺术理念,也希望达到一些共鸣,我发现现在越来越多的酒店开始有这些共鸣,也特别好,我也努力在做这些事情我觉得这个是双向选择,大家都在选择,选择最好的作品,选择最有文化内涵的作品,我觉得这个没有特别多的担忧,因为好的作品,西方绘画和中国绘画是对立的吗,不是,是一致的,真正好的这个作品并立在一起是一致的。然后对空间的这个提升,这个是我们作为艺术家,都愿意尝试的,所以我一直希望艺术品活在生态里面,有更多的人参与,这个是我的想法。

主持人:最后想Perry分享一下,如何把这个设计融合到艺术空间里面。

        Perry:综上所说,按照我原来所说过的主题,建筑从什么阶段开始,应用在哪个方位,然后在哪个节点去结束,包括我们室内设计,包括我们的艺术在里面的应用,都是考虑到怎么样的节点去切入都非常的重要,在那个时间段。

        在我以往墨西哥的一个案例,做了一个非常好的酒店,非常好的经验就是,我跟当地的这个甲方,或者说是我们的业主,首先有一个非常好的沟通,在于心与心之间的灵魂的交流,然后促进这个项目,可以更加顺利的,在灵魂上契合。这个是冰海的一个酒店,特色就是关键应用当地的这个材料,更重要的是把当地的水土人情的文化,最有代表性的这个建材用到建筑里面,把当地的这个文化,和我们的酒店里面想表现出来的艺术氛围,融为一体。

        其实我们在一些酒店的设计应用中,不光光是一种建筑设计,更多的是把一些艺术,把建筑艺术跟室内艺术包括装置艺术等等艺术,都非常好的跨界融合一样的,融合在一起。这个酒店在应用当中的话,更多的是可能因为地理位置的特殊,因为是冰海的酒店,所以把很多很有意思的,跟当地人爆发灵感火花,把当地的一些很好玩的想法,甚至比较新兴的一些科技,或者说一种当地的艺术品,在里面恰如其分的嵌入到酒店当中去。

        其实就像我们经常说到的一个顺序,在你做一个酒店的时候,到底是硬装先,建筑先,还是软装先,其实就讲到一个,艺术怎么样从一开始,能够像血液一样,融入到设计作品当中,必须是一开始,就从软装,就已经想好,怎么样把它恰如其分的,把你的这个风格,你为什么要塑造这个酒店,你的一个最初的初心,把它的风格,和灵魂从一开始,就放到里面去,而不是在建筑完成以后,再把它生硬的搬到里面,只是一个套用,可能我们有的时候,因为有些业主不懂,会脱离,会要求我们先把建筑完成,先把室内设计完成,最后再考虑软装,事实上并不是的,如果大家非常有经验的设计师都知道,往往这些东西都是合而为一,就像我们生活当中,很多的设计应用一样,其实我们的建筑、室内、服装、工业每个设计是可以相同的,一个好的艺术家,往往可以贯穿在一起,融会贯通,我相信一个好的艺术家,并不只能是关注于一个领域,并不只做一个建筑或者室内,我相信可以把更多的这个体会,融入到这个建筑,比如说你建筑很好,可以把生活当中的这个设计,工业设计,发挥的更加淋漓尽致。

主持人:刚才我们这直播群,是218位的设计师,是跟酒店有关系的这个设计师,在里面看今天的直播,所以他们也提了一些问题,要不然我们就挑几个来问一下。刚才有提问杨邦胜老师的,是在问未来设计酒店的前景如何,我先替他问这个。

        杨邦胜:随着人们对审美的需求越来越旺盛,现在的人,现在的人,已经早就过了吃饱穿暖了境界了,艺术前景是广阔的,整个的这个独特的气息,所以我坚信艺术的时代已经来临,我们的艺术里面,一定会慢慢的产生出,独具一格的这个产生,我也期待,将来艺术界看得起我们室内设计,多一起合作,做出好的酒店出来。

主持人:说赵老师为什么选择建筑专业,精品酒店的这个概念,我们今天也在谈。就请赵虹老师和如珊老师回答一下。

        胡如珊:精品酒店是反应这个时代的需求,也是对大品牌、大商业酒店的一种批判性的反应,那么这个就要更加的个性化,精品酒店和艺术酒店之间,你怎么分别这两种。其实没有必要怎么分它,因为两种都是需要非常个性化的设计,和个性化的这个体验,那我觉得,也意味真的是大品牌的这个时代,一个将近快要过时的一个趋势。

        赵虹:这个观点确实是比较好的一种阐述。中国也有很多的这样的酒店到最后就是千篇一律的,我们知道阅兵的时候,就一直在往北看,如果前门往南看的话,我们70年代做了很多的那个房子,那样的东西,我觉得就是切入的一种方式。我觉得精品酒店就是满足了这样的一些人群,做一些小的这个酒店,我觉得中国也出现很多这样的,像云南,北京也做了一些,我觉得也是蛮欣赏的。

        胡如珊:很多人提到LBNB和Uber,这个就是很多人追求个性化,住LBNB,这个确实是很真实,是任何都不能取代的,我觉得这个是反应我们时代的这个趋势。

        主持人:我觉得可能就是我们的一言一行,当艺术真正进入到生活,也是在说明中国在不停的进步,所以今天非常感谢这样一场,酒店和艺术的碰撞之旅,那么最后呢,邀请我们几位嘉宾的合影。

        我们酒店设计之旅,也会一直下去,会及时的告诉大家,信息,今天我们的论坛就到此结束了,非常感谢大家,我们下一站再见。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品牌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