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语】标王出现的那一夜……

icon 2018-11-27 19:28:15
icon 0

摘要:“我想拍下那只榻,真TMD漂亮……”杨波一边走,一边无缘无故的冒出这么一句,我知道他咬牙切齿赞美的那只榻。

  “我想拍下那只榻,真TMD漂亮……”杨波一边走,一边无缘无故的冒出这么一句,我知道他咬牙切齿赞美的那只榻。它摆在那里,毋庸置疑地美丽。或许不能用“美丽”去形容,因为不是明式家具常见的那种含蓄清雅的美,而是带有磊落沉雄的气势。

  有意思的是,这几天微信朋友圈中都在发一张气势雄浑的石狮。以前半埋在林间,只露出头和背脊,挖出来后,那种凝重肃穆的气势,可以横扫掩埋他数百乃至千年的历史。时间没能摧毁他,王者归来,穿越时空,一样地睥睨尘世。网友们配的点评也好:“不要恐惧被埋没,当你重生时,依旧气势不凡。”

  ▲    半掩黄土中的石狮凝重肃穆 


  ▲    出土之后的石狮气势雄浑

  嘉德预展外墙广告上,巨大的广告画面选用了那只榻的三弯腿抱球足局部,黑色衬底,窥一斑而知全豹,即使不经意扫一眼,那种威压全场的气势一样让你无法回避。

  ▲    明晚期 黄花梨高束腰三弯腿榻局部

  看拍卖前的预展,是件对比残酷的事情。嘉德预展的二、三楼书画部分,楼上楼下纵横了千年历史,各代名家大师的作品荟萃纷呈。看一遍下来,就会发现很多人一辈子勤勉努力却注定活在别人阴影里。匆匆一瞥间,就能悉知其艺术作品以及人生的苍白失意。人头攒动的,是展厅入门那张三米多高的《无限风光》。潘天寿毕生追求一味霸悍的至大、至刚、至中、至正之气在这张指墨巨作中体现无疑。不是人人都懂潘天寿,但是这张画好得惹眼,有一望便知的王者之气。

  ▲    明晚期 黄花梨高束腰三弯腿榻

  “我准备出价到1600万,看看能不能拍到那张榻”。不可能的啊,怎么着也要在2000万左右了。杨波还在惦记那张榻,对照当前的经济环境,捡漏也未尝可知。“你已经有了那张标王三围板罗汉床,再收得这张榻,风格正好一件简俊疏朗,一件劲健苍浑,床榻类别就齐全了。再说,这种型制在漆木家具中时有出现,但是黄花梨家具中绝对是殊不多见的精品……”有时候怂恿别人花钱,比自己花钱还带劲。

  ▲   明未  黄花梨独板围子马蹄足罗汉床,中国嘉德2011年春季拍卖会拍卖成交价:RMB 32,200,000 ( 贞穆堂 收藏 )

  开拍那晚我在场,900多万元起拍,一轮轮竞价,此起彼伏、号牌翻飞,几分钟就超过1600万了,又接着超越了2000万……2200……现场越来越安静,最终2700多万成交,一锤定音,全场掌声雷动。虽说不是自己买下,但还是有些口干舌燥的莫名激动,总觉得好像参与了什么见证历史的大事。

  号牌在手,好几次忍不住也想举他一把,就为了体会下传说中几秒钟的拥有。杨波委托朋友举牌参拍了,他自己却赶错了会场。明明是在嘉德艺术中心的拍卖,他却跑到预展的国际饭店去了,连几秒钟拥有的机会也没得到,从微信留言中都能闻到他的酒气,让人忍俊不禁。

  拥有几秒和拥有十多年有多大区别呢?它在我们未生之时而生,也必将在我们逝去之后长存,我们与它相遇的一生也就是它的一瞬而已。

  潘天寿那张《无限风光》拍出了2.8亿多的天价,当价格越举越高,现场那种紧张到窒息的氛围……想想都解恨、多过瘾!潘天寿先生当初以手代笔,指掌翻飞,挥洒泼墨之时,可曾能想到这一夜的辉煌和其艺术价值的炽盛?

  ▲    潘天寿的指墨巨制《无限风光》

  想不到的,绝对想不到的。潘天寿先生即使再复活一次也无法想象出自己艺术的价值。每一位辉耀历史的艺术大师无论如何自信,也会低估自己作品的最终艺术价值;而每一个三流的艺术家却刚好相反,总会高估自己的艺术价值。那么,你是应该自信还是自谦呢?这是一个很容易让艺术家发疯的问题。梵高就疯了,但是疯得还不够彻底,如果面对他当今的画价行情,估计还会疯几次。

  艺术品的价值对于收藏家而言呢?100件艺术收藏品在100个藏家手里,对于这些藏品价值高低优劣的判断和排序一定是相互攻诘,众说纷纭。而通过一场严谨的拍卖,最后只有一件标王产生,其价值总能获得最大范围内的一致公认。

  这张明晚期“黄花梨高束腰三弯腿榻”与潘天寿的《无限风光》都是本次拍卖中各自类别的标王,而且艺术风格均属雄阔壮美一派,均以其自身的艺术价值实力荣登王者宝座。

  立足传统家具领域,对比2700万与2.8亿元之间,同为标王却高达10倍之遥的价格差距,不免令英雄气短与抚案唏嘘。但回望来路,明式家具辉耀世界的影响力,不是国家文化战略主动规划输出的壮举,而是国内业界前辈收藏赏玩、著书立说予以研究宣传,西方有识之士明珠拂尘,进而“我有明珠一颗, 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尽光生, 照破山河万朵。”这种“杲日升空,爝火俱息,黄钟一振,瓦釜失声”令外夷艳羡倾心、搜罗购置,继而稽首顶礼,再加推广弘扬的过程。

  距1996年纽约佳士得全球首场明式家具拍卖会不过22年而已,中国明式家具在国际艺术品拍卖市场上的表现已经远超中国其它门类的艺术品,明式家具单品亿元时代会远吗?

  前一晚酒会,乔皓代表嘉德广邀宾朋,带着醉意唱的是首西方歌剧咏叹调,满满的罗曼蒂克和闷骚之气。如果把酒狂歌“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多好,对照两件标王的气势,岳飞这首《满江红》多应景。

  ▲    明晚期 黄花梨高束腰三弯腿榻局部

  各类媒体前些年热衷阴柔之风的炒作推广,以至娱乐流行文化圈的男人形象雌雄难辨,好在近期对娘炮少年现象有批驳纠偏之势。当我们为中国传统审美品位在当代的式微与退守,世俗庸众口味的喧嚣盛行而叹息之时,对照此次拍卖结果,阳刚正气似乎悄然回归,倒是令人有些宽慰。如果再纵览历年以来拍卖会中那些标王级别的艺术收藏品,我们总能惊喜地发现,那些代表中国传统精英文化的审美标准仍然如冰封大地下的涓涓细流无声流淌,文化正脉尚在延展传承。

  拍卖场既是一个炼金炉,也是一个照妖镜,在每一位举牌者真金白银的参拍中,体现了最大程度的民主、公开与公正,而且总能让一切尘埃落定。(文/邓雪松)

  ○ 文中人

  1、杨波:“元亨利”古典硬木家具创始人,专业水平业余画家、收藏家;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任兼常务主席。

  2、乔皓:中国嘉德古典家具及工艺品部总经理,专业水平业余男高音歌唱家、古典家具资深专家。

  ○ 文释义

  1、“杲(读音:稿)日升空,爝(读音:觉)火俱息,黄钟一振,瓦釜失声”

  光辉明亮的太阳一出来,火把的光芒就黯然失色,恢宏庄严的音乐一奏响,敲瓦敲锅的奏乐就寂然无声了。

  ( 本微信家具图片由中国嘉德提供 )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