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设计师沙龙第三期:艺术与设计大师的跨界(2)

icon 2011-05-23 15:36:41
icon 0

摘要:艺术和设计之间永远充满着暧昧和激情,他们互相汲取着创作的灵感而向世人展示着一件件充满诱惑和思考的作品。身为艺术家亦为设计师所创作出来的的作品是艺术家与设计师共同思想和创造力的集合体,是艺术与时尚的分享、融合和再造的结果。

  卢广武:我是这样的,刚才谈到家具,米兰设计周,北京的设计之都的概念,也谈到了创意方面的一些内容,事实上我个人这方面也都做了一些尝试,从根上挺喜欢这些东西,而且是一些爱好,我从事的一些商业项目因为是对艺术的接触,触摸,我才知道这个东西放在市场上有什么样的形态,或者将来应该系什么形态,具体一点来说,一直以来我也愿意做设计,没事抽出时间做一些设计,做一些户型的规划等等。我在欧洲看到的和在美国看到的,综合我们国内的,欧洲看到的比较精致,出去在美国,有我在欧洲没有看到的居室的那些户型的分割。我认为美国人在生活方面的理念是值得我们学习的,至少他们在很多空间的规划,动线的设计。美国人没有奢华,但是有生活,这是我们看到的,所以我觉得作为中国人来说,如果前期想学习的话,仍然有精致的东西,还有那些前期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资本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对生活有不一样的理念,值得我们学习。

  正是我们中国在成长的过程中人们的生活有钱了,富裕了,人们对生活品质有追求了,我经常想我们中国人富起来才30年,想让一代人,一批人又学习又搞商业是不可能的,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很多需要完善的东西,我想能不能做我们自己的东西,我接触客户的时候发现他们有很多很高的诉求,但是没有人帮我实现,我需要一个好演员,但是找不到,现在的市场上大家对生活方式的理解,对风格的推崇,对审美的标准参差不齐,我能够包容很多百家争鸣的方式,但是不能忍受低端的误导生活的取向。

1+1设计师沙龙第三期:艺术与设计大师的跨界(2)卢广武先生

  我们谈原创,我跟朋友说去琉璃厂买书都是打折的书,我说是不是我跟不上潮流,是我对现在的艺术和新的前卫的艺术不理解吗,我到美国当地艺术馆寻找答案,确实有很多我读不懂的东西,或者说不是我认可的东西,这些东西是有原创,但是需要验证,艺术也好,设计也好,都要经过时间的验证,验证以下之后才会给予肯定,或者给予什么样的评价都可以,拿时间来做衡量。

  至于现在的原创,我个人很喜欢,有一些现代接触的,他们接触一些新的客户里面,还是不自觉的,我的分外的内容重新规划一下,从我的本份,本职工作看不过去,就像车轮胎有问题我一定要停下,要不然肯定有问题,做完了之后,人力物力的成本,心理承受力是比较大的,我还是号召很多的设计师沉淀下来,稳稳当当的做好设计,包括我自己在内,这确实是我个人的想法,现在得罪人的话,现在很多设计师比较浮躁,因为机会太多了,我们有一点不珍惜每一个机会,实际上我们干不过来,我们就在24小时加班也干不过来,我们不妨停下来慢一点,做好自己的品质。反正对我来说,我很负责任,不能随便说我们的主意就成立了,我们洗脸、刷牙的时候可能有一个想法就打一个电话,我这个人我比较负责任。

  我很喜欢有创意的东西,特别喜欢,以前我画画,我的风景画还是不错的,我的色彩应该还好。为什么到现在先缺少创作呢,我觉得我们的创作要好,到现在我也敢这么说,如果说现代艺术,当代艺术是一个潮流的话,我们以前传统的艺术是一张纸,长宽高定向表达自己的诉求,现在你表达诉求是一种方式,没有定性,都可以。有一些人说行,有一些人说不行,不管什么评价这个世界都带有对新的,对创意的理解。

  我是这么想的,我很保守,我原来有一点学院派的感觉,我坚持有一点底子再干活,我跟朋友聊,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看的一个画的男孩牵着马的感觉真的不一样  ,因为他底子好。还有生活方式上,我说一句我认为是真心话,生活方式不是创造出来的,不是想出来的,是实践出来的。我为什么这么说,有一天我偶然得到了在欧洲书店的最贵一本书,我掏现金的时候人家设计师一直在看我,以为中国人很有钱,我是什么思想,因为这本书15年前出的,全部是手绘的效果图,而且不是片和板,画的是俄罗斯的东宫,它会把那么大的穹顶里面做出室内花园,他的书房很大,布局很好玩,我琢磨半天,我在研读,这就是贵族的生活方式,而不是我们坐在那里闷十天就可以想出来了,我们抄袭的时候我大胆的说是学习,没有关系。

  至于将来想做一点什么,我最近比较洒脱,我个人觉得真的释放了以前了压力,熬夜熬的不行,现在自己开车  到处跑,做雕塑,似乎成了雕塑家了,做好几十匹马,上下的脚手架做这个活,包括我现在用的法国的很乡村的东西,现在很流行的破旧的感觉,边边角角的雕塑我都拿出来了,我喜欢搞一些我不想赢得那些时尚的东西,那些东西拿到我们搞设计的人眼里不是很难学,问题是我们到现在为止,我们也有文化的断层,这个文化的断层,我们如何从拾以前的辉煌,新的我们是什么,这是一个课题,这个课题很重,也很有历史责任感,都有一些不敢提,因为我撑不起来。

  刘利年:我就是一个行动派,我说不了就干活去了,我感觉像他说的,干活是一个乐趣,我不是干活,那种劳动,干活是一个乐趣,通过自己的智慧把这个东西立起来,别人觉得很好用,这是家具里面的,家居里面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我在国外见过很多的高手,美国纽约、曼哈顿,我们就跟他们聊,套,把他们都掏空了,我们谦虚吗,最后发现谈到设计,它是一个很丰富的过程,我同意说卢先生说的,因为他一直跟我说他是芦沟桥,其实我感觉我这么多年做玩的跨界的经验,我感觉积累是设计最重要的东西,不是画一个线条,不是学院,学院画一个线条你可以雇一个人去画,是智慧的积累,智慧的积累包括美学,比如说你搞雕塑,搞绘画的,但是做创作不会所有的东西做成雕塑,这个深厚的积累可以到哪去,这些积累之后还要有生活的积累,生活的积累是作为家居来说的一个灵魂,其实我也碰到过很多的年轻设计师,我还碰到过很多的客户,他们就抱怨,因为我出过一套书,当年的生活丛书就是家居版的,他们说你的书太晚了,叫设计师给骗了,我说没有骗,我说你自己骗自己,你找一个大学生做设计,他就是大学生刚毕业,没有家,也没有过过幸福生活,就是因为他会电脑,可以把图纸做出来,你就信任他了,这是你的问题,因为你没有判断,你没有阅历,你没有经历,你做一个错误的判断,为什么便宜,他30块钱一平米就设计了,你找一个1000块钱一平米的,他敢要1000块钱,他肯定说我花了这么年积累的价值在这里,你要一个有积累的又便宜的,全世界都没有这种事儿,怎么会轮到你呢,其实你得到了满足了,你在某一些方面你说我多贼,我会砍价,你某一种方面得到了满足,我一点不同情你,在艺术界说拣一个漏,大多数还是被骗了,活该啊。

1+1设计师沙龙第三期:艺术与设计大师的跨界(2)刘利年先生

  其实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没有便宜,要是人生一辈子都在追求占便宜,那你是太失败的一个人,所以我们做设计,像小卢说开始慢慢的能够沉下来,原因就是说不着急了,原先没有钱着急,活多了就不着急了,深刻的思考自己到底喜欢什么,其实谈到原创,原创不是艺术,是一种设计形态,有一些人愿意把原创做成艺术,我们去德国的时候有一些人说这是椅子?坐着也不舒服,这么贵。其实原创的东西,媒体没有正确的诱导,媒体都被艺术家给骗了,媒体无知,不懂,一采访艺术家,艺术家说这是原创,在国外做业内的媒体几十年,自己都是大师,他说东,设计师不敢往西,因为他的准确度很高,你往西就跑不错了,你可能就变成原创艺术家了,人家是做的商业,是产品。

  为什么他说美国的例子,我基本同意美国说,因为美国没有历史,他们是拿来现成的,在现成的基础上提升了,演变了,欧洲是有历史的,他当时的取暖,照明,保温程度都是这样,时代变了,他享受视觉空间,美国有很多地,便宜,盖出来,屋子里面做游泳池,我在好莱坞就看到大客厅里面游泳池,开派对就可以直接跳里面,他们有这样的需求客户,没有办法。其实抄也不是错,抄也是一种学习,但是不要把抄当做设计,当做原创,我要是抄就说是一个干一个活,不抄就说是原创,如果原创不懂得材料,不懂得市场,原创的东西没有用,我说我见过原创,椅子后面一个杆八米都高,这个东西怎么搬,原创的东西就是改变一种意识形态,但是是最合理的,最舒服的,设计师家里很多的原创,很棒,很便宜,你设计师能用一个最次的,最便宜的材料,把一个最合理的功能,最漂亮的设计用在大众的产品上,你做一个金子宝塔,那就是艺术品,媒体还不知道什么是原创就跟着喊,其实很多中国的原创,大学生毕业就做,原创要有激情,要有灵感,要有任性,中国现在的客户,说实话,我见过很少,凤毛麟角,我见过号称花了一亿买了一个别墅,跟我谈了一个月品位,后来我一报价,他就跑了,我说你用我多少钱,我说我认识给女皇设计现代别墅的,我说可以,1000英镑一平米,你出吗,我出啊,我做石油,我说你签合同,我给你找,但是他没了,打电话都不接了,但是确实别墅确实是1.3亿买的,他又是什么哈佛毕业的,我就钱什么什么,但是他们的生活也是吃汉堡包的,他也穿中国最早的耐克鞋,牛仔裤,他从哈佛回来就可以带来生活的快乐吗?他可能是研究了某一个高端的境界,其实不要崇尚哈佛,家居生活还真是学历看不出来,这个是生活的风格决定的。

  现在我们叫股神巴非特,他们家特别的土鳖,没有什么,你能说巴非特有品位吗,你去看中国的大款家里个别的追求一些,但是只是个别,不是整个市场。我去过好几次鄂尔多斯,号称黄金堆成山,全世界最有钱的年轻人都在那,你一去这个城市,垃圾一样,土的要命,生活方式,就是七十年代,吃喝嫖赌,看不到一个好的博物馆,他们盖了一个博物馆在鬼城里面,整个盖了一个现代城没有人居住,有意思吗?我是希望这个城市有激情,永远有创作,有艺术,大家追求的生活都是一种很有时尚感,这是有意思的,但是这个地方你再有钱,是大家拿了很多活,但是一见面,玩手机,但是你真是跟一个最原始的人刚走进现代社会的人谈设计一样,没有什么区别,最后说无所谓。我说你这个酒店多少层,他说24层,我说空间多高啊,他说不知道啊,他说盖的时候就没有进去过,就是数层,一层付一层的钱,你说跟这种人谈设计谈得来吗,上帝帮他赚钱了,上帝不帮你,但是给你智慧了,上帝是很公平的。

  刚才小卢说了,有断代等等什么东西,我的意思其实不用焦虑,一切都是历史,一切都是浮云,都是正常的,有断代,哪一个社会没有断代,你非要把这个断代  抹平,有压力,不用,快乐就可以了。我现在已经没有激情改造别人了,一见面说你不喜欢我,太好了,你喜欢我,太好了。其实断代是正常的,不光是文化断代,社会也是断代的,美国打来打去不都是断着吗,何况一个家居,你来了你喜欢某一种风格设计,谁也不可能把设计一网打尽,所以艺术和设计最大的魅力就是可以独立存在,而且好在是不可能用一个人配方把所有东西调成一样,一断代可能出来了一个毕加索。

  卢广武:艺术家沿着一条路走最痛苦。

  刘利年:做设计也好,椅子,桌子,四个腿变成五个腿,还能怎么着,你还可以把椅子变成不是椅子,其实很多的椅子都是用张三的椅子腿,那个椅子的屁股做出来的,谁还能做出一个新椅子,颠覆5000年的进步、文明的东西,太难了,我做到了,我那个溜溜就颠覆了一下,两个圈一对就可以,我胆子大了一点,做了出来。对于腰疼和中医都用上了,跟中医一样,我做一个柜子,挺痛苦的,说做一个柜子,很多厂家说我给你钱,我说就是想怎么样把柜子变了吗,太难了,怎么都要有板啊,其实创作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是一个成熟的过程,没有人是大师,那些很多做建筑的,最后都成为了家具设计大师,他们不像中国现在这么多的建筑炸弹,所有的艺术家都觉得自己牛×的一塌糊涂很多国外很棒的设计师一辈子没有设计什么,那也是设计师,一不小心做了一个产品,设计的空间挺好,哪一个家具摆在这里都不对,可能脑子里面就想了一个样子,一做就可以了,现在很多家具出现了很多的都是很工艺,很经典的线条做的,也有很多乡村的家具,美国家具,都是市场养出来的。如果没有这个市场,你什么包豪斯也都没有,因为大家看腻了所有宫廷的东西,我们看明代的东西怎么那么好,明往前,明往后,清朝的家具多难看啊,他们是游牧民族,没有家具,但是要做一些,就把马鞍这些东西加进去,中国的家具其实是世界上最不好的家具,我说明代是比较简练的,但是他不是中国的唯一的家具,我说你教了半天,设计的家具给我们拿来看看,你一设计就是明代的官椅,我说那个一秒钟外国人就抄了,而且比你还好,一看就是明代改过来了,中国叫人家抄去了,赚了多少钱,其实家居里面没有文化,就是生活经验,各种智慧的体验,如果一个家里面没有智慧,这个家就是一般,好不到哪去,要不就是博物馆,收藏的所有的珍贵的家具在那摆着,真正作为一个很舒服的生活理念的很少。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