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设计师沙龙第三期:艺术与设计大师的跨界(3)

icon 2011-05-23 15:36:41
icon 0

摘要:艺术和设计之间永远充满着暧昧和激情,他们互相汲取着创作的灵感而向世人展示着一件件充满诱惑和思考的作品。身为艺术家亦为设计师所创作出来的的作品是艺术家与设计师共同思想和创造力的集合体,是艺术与时尚的分享、融合和再造的结果。

  廖玮:刚刚我们聊过了,有设计,有生活,有艺术,比较相邻的一些,其实还有一点,您对家居设计,其实家居设计是很宽泛的概念,远远的超出了茶几,沙发这样的产品,这两年您很多的设计作品是所谓的原创,有概念性的东西,对于您现在和以后想做的家居设计是哪种,也想了解一下对家居设计究竟目前的中国市场算是到了什么程度,什么阶段?

1+1设计师沙龙第三期:艺术与设计大师的跨界(3)访谈现场

  刘利年:我认为,真正做设计,做着做着就带着自己的风格和符号了,没见过一个人把所有的家具都设计了,说有很多的家具企业找设计师,这个也找,那个也找,设计出家具,你懂家具还都是一个符号,我知道中国很多企业到国外找一些设计,做完了还是那些符号,等于我做了这么长时间,做着做着你会发现我喜欢哪一个,我们喜欢的东西,其实我不是喜欢高端的产品,我喜欢做大中消费的产品,我喜欢家居里面带着一些智慧,其实我梦想的家,一个很小的家,显得很大,原因是家里没有几家家居,家居商就不行了,家居商就恨不得多卖多卖,我是希望如果家里就买这么大的房子,就摆个三件,已经把所有的功能都代替了,然后有更多的空间丰富你的未来,其实我自己是挑战家居里面一定要有智慧,不但要有功能性,还要有智慧,还有我希望用一些比较省材料的家具,至于家里有多少紫檀木,对于我来说我认为没有意义,我是喜欢智慧型的家具,而且从现在推广的东西做的东西都是这样,而且我希望让更多的现代家庭来喜欢,我对亿万富翁的家不感兴趣,我帮他们做不会用我的家具,我会帮他们买亿万富翁用的家具就可以了。

  你刚才说中国家居设计的状况或者世界设计家具市场里面比较低端的家具了,设计也是比较低端的,因为中国的家具设计成不了一个群体,所以你就打败不了敌人,一两个人是拯救不了的。

  廖玮:敌人是什么?

  刘利年:就是对手。德国有一个包豪斯,引起那么大的群体,而且包豪斯并不是一些设计家具的人做的,而是一些搞建筑设计的,诗人、画家,音乐家,一代崇尚智慧生活的人,完了还很强调工业化,所以他们的东西到现在经久不衰,一个门把手,一个椅子还是包豪斯的东西,这是一个能量的集体,中国就没有这个能量的集体,所以中国的家具界到外国人家瞧不起你,你没有文化的空间,没有一个氛围,没有一个气场,这是所有的艺术家都要去说研究一种新的东西,复古的东西,沿袭老祖宗的东西绝对成不了气候,我做了大量的尝试,把老祖宗的东西演绎了,用现代的方式说出来,也把智慧延续了,有的还不错,不是件件都可以,我感觉这是一个马拉松,中国谈设计确实还是很幼稚的,因为我们没有优秀的教授,没有优秀的学院做出优秀的产品,因为你在国外,你碰到很多的家具设计师,你说我是米兰哪一个工业大学的教授,我有我的团队,他是那么一个阶层,是那么一个高层的人做这个事情,我们谁一学艺术,或者一到大学,我的产品好不好无所谓,社会也不接受,中国一切都是各做各的,大家没有把劲使在一块,这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做到。

  主持人:你可以提出然后我们来呼吁。

  刘利年:我原先也爱抱怨,现在我不抱怨了,抱怨没有用,现在我自己做,你们不跟我玩,我自己玩,我到死了拉倒,抱怨没有用,骂别人也没有用,现状就是这样的现状,我过去可能会花时间说,现在我不说了,我自己干,我自己做出一个东西,也许你自己啥也不是,但是一天你啥都是的时候,你做的东西也会影响一些人,你要把自己的激情和智慧都放在里面做一样东西,而且我的目的很明确,我要做大众家具,我为他们这么好,出来的东西应该也不差。

1+1设计师沙龙第三期:艺术与设计大师的跨界(3)卢广武与刘利年先生合影

  廖玮:我认为卢总在居住空间和艺术生活方面是研究了多年,这里面还是有相当的一块很贴近中国当前的市场,消费者的心理,卢总来捋一捋,现在的设计,不管是家居设计也好,包括现在现在的精品家具店,家居的整个生活用品需要什么样的推动发展,我们设计师作为一个主题能发挥的作用可以给我们延展一下。

  卢广武:有过这样的经历,从您的谈话当中也获得了一些灵感,这个东西创作,搞物理的人跟搞数学的人做推理一样,你很难说我将来是什么样的画家,看不到未来,但是这个推理之后,画着画着就成为他了,就是这样的。我们中国的画家在求索的过程中他们积极的状态和进取的精神是非常好的,不要界定自己五年之后是谁,这个基本定了。我们回头看,原创的也好,家居设计也好,正是在探索中,问询中,这种探究也好,这个过程中我才能形成将来我自己的风格,或者我认为最好的,跟空间有非常能对话的,跟空间和生活,跟时代能对话的家具,这就是我们的理想。

  说我自己的过程,我就是从做雕塑,然后我有生活需求,我才去做室内,做了室内之后,我又做施工了,我领导人还不如自己干,我所得的社会效益和别的多一点,无非就是经济角度考虑的多一些,我做低的不如做高的,缺内容的时候我就觉得国内的可以抓,国外的可以找,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并不是说我当年就想做一个画家,我在西北开两辆摩托车跑去,没有人管我,我做一个大学老师很好,设计也是一样。

  欧洲的家具,意大利为代表的奢华的东西,古典的东西,很奢华,他们把产品没有当作产品卖,当成艺术品卖,无论是自身价值,耗时耗力,都有困难,市场的受众是少数人,做它是比较吃力的,这是作为使用性艺术家具产品的基本的定位。美国人可以拿过去了,他们简化了一下,从工艺的制造难度到市场推广的价位方面都适合了,所以他们流行到全世界,我弄几百平米的展厅全世界都买我们,美国人的家底厚,现在没钱了,家底依然厚,这就是当年一大批人趁着别人没有注意把经济做起来了,这是人家优秀的地方,把什么都可以做成产业,这是我们值得尊敬的,我们大家看不上的东西都可以做成产业,在商业上面很有智商的国度,很多人过去都有一些创造力,他们也做到了。

  我们说最简约的想法,宜家家具,他们也是做了好多年,偶尔排过一下世界第一,这说明什么呢,在最简单的产品里面,最适合的人群,最有消费力的大众,这类的群体买他的产品,在全世界范围内经济实惠有品位,不太沉重的风格让所有年轻人都喜欢,做成流水,做成量,在市场上成为了商品,商品变成产品的时候,这三块有比较直接的,欧洲的意大利为代表的奢华主义,瑞典他们做的简约的,包括美国的主流家具。

  当时我提到一个简单的例子,我跟我太太去欧洲看的很多的巴洛克时代的东西,我们就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延续了我们的课题,是谁创造了巴洛克主义这些符号,我有一本本的书,全是那时候的符号。这些符号,对植物的演绎,对动物的演绎,这种符号谁创造的呢,这么有创造力,我走过的常常的走廊,全部是雕刻的作品,大理石看起来像布一样柔软,这可能不是人,是神创造的,所谓的鬼斧神工,他们都是艺术家,那么我们现在的艺术家仰视这些作品的时候真的是很汗颜,看了它都不敢说搞跟艺术有关的事情了,底子太薄,必须承认这一点。

  这是一个时期,我认为在一个时期内,有阳光,有水,有土壤,到成熟的时期,然后到文艺复兴,艺术家,画家,所有的东西都用在建筑上,包豪斯是当代的代表了,我们设想一下。刘老师我设想一下,延续你的话题,中国在这个时期内,我们具备这样的土壤吗,我们有一句话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我们现在具备这个条件或者如何创造这个条件要上,在当代中国,我们中国的设计师能为此做的是什么,既然这个世界对艺术和设计这么包容,为什么我们不大干一场,我们呼唤很多的设计师参与进来,拿出你的想法大胆的做。

  刚才说了我们请了很多的外国设计师也好,我们很尊重他们的想法,但是我们看到的比较占多数的还是改来改去,还是这个品牌家具和那个品牌家具型上改一下,材料上变一下,这是一个想法,但是不能说是创作。

  刚才说了柜子,为什么是柜子啊,我可以以此推理,为什么是门,门不这样行不行,我们可以推理,当一个东西,一件产品赋予很多的问询,探求的时候,我们的设计来源和答案就会给我们很多的设计灵感,将来的解决方案就是我们的好作品,这是作为中国设计师的精神。

  我觉得同样也说到院校的问题,我从院校里面学的东西只是让我学到了一个学习的方法,最多是一个学习方法,到社会一实践就跌的头破血流,现在我不知道干什么,就是干好这一块吧!

  我想起一个当代设计,人躺在那,头是一个鱼缸,鱼在里面游动,这是一个智慧,人活着要有思想,文化的积累,智慧的碰撞,新的想法的出现,这样上帝创造我们,给我们人生走一程,我们才觉得不愧对这一程,有这么多想法不用不是浪费了吗,现在我们天天想什么东西值钱,我觉得没有比创造力更值钱的东西了,虽然不能说所有的想法都付诸实施,但是这就是财富,是这个社会最值钱的东西。

  我们倡导的设计创意之都也好,创意文化也好,创意文化产业也好,我们缺少了这些中国高端的设计师,应该让所有有设计思想的青年人都参与进来。

  媒体有这个使命和责任来解决这个问题,你们应该推动这些理念在执行和实施,我就是干活的。大家的作用不一样,社会分工的角度也不一样。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