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varly品位生活沙龙”话题讨论

icon 2012-09-28 11:41:27
icon 0

摘要:经过半年有余的摸索与不断创新,Zivarly诗丰庭生活艺术品于金秋时节借“Zivarly品位生活沙龙”第二期活动,盛大发布Zivarly生活艺术的“生活美丽三步曲”,推出“桌上风景,墙上风景,无处不景”的品牌理念,以期帮助希望提升生活品位的...

“Zivarly品位生活沙龙”话题讨论

  左起:著名音乐人《晓说》脱口秀主持人高晓松 北极光创投创始合伙人邓锋先生

  北京国际设计周副主任曾辉先生 中央美院设计学院院长王敏院长

  ZivarlyCEO 徐境镁:谢谢曾总的精彩致辞。在我们沙龙正式开始之前,我先回顾分享一下沙龙文化的源起。沙龙其实是意大利语,最早在法国兴起。当时法国的贵妇们在自己的客厅里面组织一些话题研讨,名流云集。Zivarly是我们创办的一个生活艺术品品牌,我们希望“Zivarly品位生活沙龙”成为京城最有意思的沙龙活动。我们具备了最佳沙龙的基本要素:美丽智慧的女主持人,独特的现场艺术装饰布置,非常好的话题和参与嘉宾。特别要提到的是今晚我们还有一位非同寻常的嘉宾高晓松。他特意赶来助阵Zivarly品牌,对我们是特别大的支持和鼓励。今天晚上他将在皇家驿栈这么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开始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品位、名士和生活艺术”。

  接下来我们聊一下今天晚上的话题,设计让生活更美好,请王敏,晓松,和曾辉主任上来。

  我们的沙龙是比较开放的,如果大家有任何的问题都可以提出来。因为我对这三位在台上就坐的嘉宾比较了解,会给他们一些有关设计方面的问题。首先我问一下王老师。王敏老师是耶鲁设计学院88年毕业的,是非常有成就的前辈,也是我们国家08年北京奥运会设计总监。我们都是耶鲁校友,知道他有很多的同学和朋友是在苹果公司工作的,在乔布斯手下做设计师。我想问一下王老师,从您专业的设计角度来讲,最让你觉得惊艳的苹果的设计是什麽?

“Zivarly品位生活沙龙”话题讨论中央美院设计学院院长 王敏

  王敏:中国过去的文人雅士喜欢把握物品,物件,中国人坐在家里,书桌上,架子上放的东西,你去把玩这些东西,笔筒,好多东西,这些东西讲究着呢,讲究里面很细腻的东西,材料、品质、 设计。

  这些东西跟苹果是一回事,大家喜欢苹果的产品,真是可以放在手里把玩的,你可以端详每一个细节,都是做到位了,苹果为什么大家喜欢,是因为把东西做到了极致。我特别崇拜乔布斯,他非常关注美的东西,就是字和字之间的间距,字要多大,选择什么样的字体,行距,因为有了这样的关注,才有了后来苹果产品的每一个细节。到最后才可以让人去把玩,拿在手里就喜欢,不是一般的产品。

  联想的副总裁,管设计的,那次我们在一起,他说苹果把我们逼到了绝路,大众产品,几百万几百万的生产,过去都是做一个模具,浇铸出来的,苹果的东西都是数控车床切割出来的,就是因为乔布斯要达到最后所要的效果。后来看到苹果的产品就觉得这是很自然的,有这样一个要求,这样一个标准。

  ZivarlyCEO 徐境镁:王老师的答案挺有意思,他认为苹果设计的最大惊艳之处就是它的可把玩性。曾主任,我不想问您跟设计周相关的问题,那个太官方了,我知道你前一段时间去了一次法国,看你微博上发了很多很漂亮的图片。我想在座的很多朋友都去过法国,但是大家去很有文化的地方,每个人关注的地方是不一样的,请您分享一下你的经历。

“Zivarly品位生活沙龙”话题讨论北京国际设计周的副主任 曾辉

  曾辉:不管是哪一个国家,我们希望把那些城市的生活态度和生活细节留在心里。

  刚才王敏老师也在说,其实中国自古以来一点不乏对文化的精益求精,可以把舌尖上的中国做到极致,我们看一下文征明把他的书房描述的那么的美好,待在那里是特别享受文化的地方,贝律铭就在苏州恢复了这么一个地方,让文人感觉非常的舒服。

  我们现在由于急于发展,在过程中丧失掉细细的研磨,品位的机会,过去都是讲十年磨一剑,现在我们提倡的是一年磨一剑,甚至一个月磨一剑,在这个情况下可以想象到我们的产品是什么样的产品,不管是量多大,还是影响、宣传的多么有力度,都留不到历史上,所以我们很多称之为大师,著名的人,恰恰是在历史上留不下来的人,能够在历史上留下的人期望都是高晓松先生这样的人。

  刚才说了一下,每次出去都是短暂的,这次稍微好一点,有一点像自由行,到了尼斯,海岸边,我们也可以享受到阳光、地中海的空气,突然感觉那种状况真比呼吸这里的空气好多了,现在我们如何能够改变,让我们的空气也可以那么美好,可以让我们呼吸的文化的空气也可以那么自由,轻松,这是我们需要努力的。

  ZivarlyCEO 徐境镁:我就刚才曾主任说的发表一些我自己的感想,特别认同一句话,就是十年磨一剑还是一日磨一剑,Zivarly在做一个有文化有内涵的品牌,但是很多人都会问我关于物流和规模的话题。很明显,这是市场上常见的思维。大多数的创业企业都在追求非理性的规模和速度发展。,大家不理解品牌是什麽,认为品牌的能力在于物流、规模、和铺店速度。这让我哭笑不得。从我自己创业的角度来讲,我自己特别大的体会是,行业或投资界对你的期望值是一日磨一剑。下面,我想问晓松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在中国,一个普通的城市家庭有十万元人民币的存款是很正常的事情,差不多1.5万美金,但是如果对于一个美国家庭,一个家庭有1.5万美金现金的存款是很难得的事情。虽然美国人存款远少于中国人,但他们的生活开心。他们追求文化,去博物馆,听歌剧。但是中国的老百姓如果有了十万元的存款,还过得非常辛苦,他们认为追求生活的品位是只有有钱人或者很富的人才有的权利,我想问晓松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Zivarly品位生活沙龙”话题讨论

  著名音乐人,《晓说》脱口秀主持人高晓松先生

  高晓松:美国人家庭的存款确实不多,但是美国人因为纳税而获得的整个社会给予的福利很多。所以他们的钱是理性的,并不一定在帐户上。有任何事情,生病的时候,养老的时候,那些钱就会显现出来,而中国人是因为没有那些东西,只有把钱存在家里,美国人只要纳税就可以贷款,那个钱是隐性的存在整个社会里,而不是自己的帐户上。

  另外,即使在这个差距上,我们可以倒过来说,为什么你挺有钱的,你们就吃三明治,我们没有钱为什么吃的那么好。其实这是民族的性格不一样,追求的东西不一样,不是说中国人会享受,中国人传统上要享受的东西,比如说花很多钱,很多精力在吃的事情上,美国人就不会享受这个,他们享受的有人天天打靶,他们是另一种文化,一个粗矿的尚武的民族,他们追求的享受和细腻的文人传承下来的民族是不一样的。

  我觉得拿欧洲举例子更能说明问题,我们看到西岸的美国人也没有什么品位,大家穿着拖鞋,房子很大,里面什么都没有人,走的时候就一个铺盖卷, 西岸的人没有什么品位,着破衣服,邓锋在西岸已经算是最帅的。所以我觉得不能拿民族的传统和不同的历史来判断谁有品位,谁没有品位。

  而且我自己发现一个问题,当这个地方美女又少,吃的又不好吃,这个地方经济快速发展,因为他要做到非常努力才可以吃到一些好的东西,找到一个美女,如果这个地方美女和吃的都聚集在一起,这个地方的经济就很不发达,所以每个地方的地域不一样,传承也不一样 。

  ZivarlyCEO 徐境镁:我在这里先抛砖引玉,希望在这么一个美好的环境下,大家可以有一些非常好的谈锋和思索出现。刚才很多话题都指向邓锋,我们问他一个问题吧。问一个跟投资相关的,我知道邓总在高科技领域,或者是医药、新能源领域投资都是非常成功的,他本身也是非常成功的企业家。我想请问邓总,在投资领域,你有没有关注过比如说时尚设计还有中国的品牌相关的一些项目,你是对这些行业和中国目前行业的发展情况是怎么看的?

“Zivarly品位生活沙龙”话题讨论北极光创投创始合伙人 邓锋

  邓锋:特别惭愧,这个要怪我们的母校,清华52年院系改革叫做红色工程师的摇篮,晓松是我们的异类,我们出来的人都是“清华香肠”没有什么特点,只听党的话干出一点活,对设计和品位一窃不通,我也是最近几年回国以后才往这边靠,学习学习,但是你要说投资这个事情,中国今天的投资,很多投资人跟我一样,大家还是摘挂着比较低的水果,还没有站在基金管理层面说能不能把一个设计行业做的比较大或者怎么样,这也是中国今天创新当中的问题。

  我说到这里逐渐开始我们关注这一点,最早的创新叫高科技,投资一般都是看高科技的创新,因为你没有创新的话,就建立不了所谓的竞争壁垒,没有壁垒的话,很难有很高的利润率,再后来发展到商业模式的创新,基本上坦率的说,包括现在很多很多都是互联网做的新兴的商业模式,过去没有的,云计算这些,从产品变成服务的东西,苹果做了一件事情,你看苹果的,包括IPHONE,过去的技术都是人家有的,没有任何一个技术是他开创的,但是他把用户体验的创新做的很好,他的每一个技术别人都有,MP5那时候满大街都是,IPOD出来从音质的质量也不见得很好,但是人家就是喜欢,这里面有一个就是品位,乔布斯说过一个话,微软什么都好,就一点不好,没有品类,我觉得这一点说的极其的恰当,我们现在也是看,你做创新的能不能做到真正的下一个用户体验创新,我自己做了一个动漫电影,发现中国想要做出一个这样的东西是基本不可能的,最大的问题是在于这需要一个启蒙的人,你说这个红色配下面一个黄色,100种红色跟哪一个黄色配,你说中国的搞动漫的都是画画的工程师。所以我觉得这个是特别特别需要,如果真的中国要走到自我创新的大国,任务很艰巨,需要一些启蒙的运动,这个沙龙我自己也是来学习的。

  清华最早从专才到通才教育,注重的还是知识面,后来说注重在能力,未来会领导力和创新力,再有可能就是要多样性和包容性,这里面提到了包括设计的都是,也是我们未来教育当中,未来创新创意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ZivarlyCEO 徐境镁:现在从各个角度来讲,大家已经认识到设计的重要性,但是从实际能够帮助设计和品牌成长的角度来讲,还需要社会上各个角度的支持才可以做起来。这个让我想起来,我们第一次做这个沙龙的时候,

  请了一个特别嘉宾,耶鲁大学的终身教授陈志武老师。他当时提到IPOD,为什么它出来以后,其他的听音乐的产品,包括录音机,MP3这些东西全部死掉了?从功能上都是一样的,但是为什么这个一出来其他的就没有了。原来本质上的区别只有一个,他当时说因为IPOD超越了产品的功能性。产品的功能性是最基本的,就像一个杯子就是喝水的,很难看都没有关系,他的功能是喝水,但是如果你想把它做的更有意思,更有生命力,这个杯子需要灵魂,灵魂是背后的文化和背后的设计。整个IPOD产品赋予一个功能性的产品一个灵魂在里面,这个产品才可以做到有竞争力,而且商业化成功了,我们所谈论的品牌也好,设计也好,不是只是文化上的自我认可的东西,实际上它可以带来很大的商业的价值,首先要认知这一点,另外怎么样让这些品牌在商业上升值,更成功。

  晓松在加州生活过,很多自由的思潮都在那里产生,非常有活力的地方。我也想请你跟大家分享一下,结合你自己在那边的生活经历,对比两边创新行业的相关发展,有什麽特别的感悟?

  高晓松:洛杉矶并不是一个特别创新的城市,它是美国商业文化的中心,它的电影有创新的地方,纽约、旧金山,他们特别看不起洛杉矶,好莱坞的电影是有非常非常严格的模式,创新在好莱坞是不被允许的,一定是在别的地方创新,证明以后,好莱坞会当做一个类型,会总结出不同的类型,有非常详细的分析,好莱坞并不是文化创新的地方,但是是美国制度创新的地方,它把很难量化的东西,这个导演是卖命的,如果这个导演明天傻了怎么办,大家看一下编剧工会的总合同特别有意思,连傻了都有五条可以怎么傻,它其实是非常非常庞大的,但是僵化的制度,他们用美国多中心的文化优势,很多有创新的人都在纽约,像李安他们都在纽约,他们是利用美国多文化的东西最后让好莱坞归拢,保险说必须工会才可以保,但是工会说只有保险才可以投,就是这么一个体制,好莱坞不以创新见长,因为到处都是创新,最终归拢到一个体系里面,说话的钱和人才都愿意往这里来,其实美国是在演义方面提供了几个大平台,一个是好莱坞,一个是百老汇,这些平台都有严格的规矩,最终因为整套平台设计的非常的稳定,全世界的钱会往这边流,好莱坞演员美国人很多,但是导演很多别的地方人,这几年好莱坞大电影都是英国导演拍的,但是他提供了一个稳定的平台,创新由其他人做,欧洲也可以做,他会去嘎纳,威尼斯找一些导演,纳入这个体系,好莱坞不是文化的创新,只是制度的创新,他们包括所有的钱和人来到这里是安全的,在这个意义上不是文化的创新,其实旧金山是西岸的中心,所有的设计、文化,左边的艺术家,爱创新的艺术家都集中在这里,好莱坞的电影信上帝,爱家庭,爱传统。

  ZivarlyCEO 徐境镁:刚才晓松说的这些西岸很多创新是在硅谷,邓锋在那边住了很长时间,其实王老师也在硅谷住很久。请你们聊聊在那边的感受和创新, 比如说商业模式的创新,产品的创新,设计的创新等等。

  王敏:大家都谈到中国创意的氛围和环境,我们到底有没有一个土壤可以产生有创意的东西,因为我是做教育的,所以我想在这里顺便说一下,大家都没有想到中国现在有多少人在学设计,有时候到国外做演讲,他们提到中国到底有多少人在学设计,我把这个数说出来,都不信,最少有100万, 在中国大学里面学设计的至少有100万,我也不相信这个数,但是我数了一下,我们有博士生专门做研究,把全国做了调查,现在全国有1558所大学层次的设计专业,09年我们招生招了28万,如果四年算下来最少100万,光有了这么多人,不见得我们就有这样的土壤产生好的设计师好的设计,但是起码我们有这么多人感兴趣,愿意学设计,更希望有人愿意“包养”设计。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